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什么!

沈老服了!

茶馆内数百号人,全都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堂堂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掌舵人沈君山,竟然被一个无名小辈说服了?

呼!

穆如雪顿时松了口气。

"我不服!"

却在这时,沈老边上的女青年怒视叶辰道:"虽无上真不是没有上真的意思,是即使没有上真的意思,你没读过语文,不懂这其中的含义吗?"

"沈小姐说的对,这小子肯定是个文盲。"很多人又将矛头指向叶辰。

刚松口气的穆如雪,小心脏再一次猛地提起。

苏辰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看向沈佳钰:"不服是吧?"

"对!不服!"

"好。"苏辰点了点头:"那我问你,西游记中的妖怪大多都出现在西牛贺洲,那么西牛贺洲者怎么就不贪不杀了?"

"这..."沈佳钰顿时语塞。

全场静如死寂。

所有人目瞪口呆。

唯有沈老苦笑连连。

他早看出这小子是个杠精,所以才说服的,没想到这丫头不服,结果又被这个杠精怼无语了。

碰上这种杠精,他哪怕是深城商界大佬,也只能自认倒霉。

"我墙都不服,就服这哥们,太特么能杠了!"

"这家伙真乃神人也!"

"没想到他竟然把沈老和沈大小姐都杠服了!我也是服了他了!"

呼!

听到满场服气的声音,穆如雪再次长舒了一口粗气,瞬间如释负重,满脸欣慰和感激的看着苏辰。

"尼玛!这这这..."林志飞此刻颇有一种日了野狗的感觉,刚才刘倩玲还说自己在沈老面前连个屁都不是,可苏辰却让沈老服了,这不意味着她比苏辰更废物?

可就在这时,一个娇喝似惊雷一般炸响:

"小子!你敢打我和我爷爷的脸!看我不打死你!"

只见沈佳钰香腮鼓起,俏脸涨红,圆睁的杏目中似有火焰跳动,小拳头更是猛地一握,如一头发狂的小狮子,快步跃下评书台,冲向几十米开外的苏辰。

"妈呀!"

见沈佳钰暴怒,刘倩玲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拽住林志飞,急道:"这是沈老的孙女沈佳钰,是个外劲武者,一拳能干死一只成年猪,咱们快走,要是让她知道苏辰这废物是你表妹的男友,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如雪快跑!"

林志飞闻言当即脸色大变,也不顾穆如雪的反对,与刘倩玲一同强拉着穆如雪往外跑。

"放开我,你俩放开我啊!"

穆如雪大惊失色,剧烈挣扎了起来。

但是,不管她怎么反抗都没用,林志飞是不会让她留在这跟叶辰玩火自焚的。

因为,他还要利用穆如雪赚钱呢。

由于他们所在位置比较靠后,离茶馆大门只有十几步之遥,很快三人就消失在了茶馆内。

"佳钰!不可!"

这时候沈老见沈佳钰要动手忍不住叫道,他深知这丫头脾气不好,又从小习武,真要一拳下去,还不得闹出人命。

可是沈佳钰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对爷爷的话是聪耳不闻。

"老爷子,就让小姐教训教训这可恶的家伙也好。"一旁的男子愤愤不平道。

沈老闻言,觉得这家伙确实有些可恶,教训一下也行。

见状,苏辰视若无睹般的坐回原位。

开玩笑,他可是金丹境修士,虽然没了道体,只能发挥出炼气境圆满的修为,但对付区区一个凡间女子,易如反掌。

"我先打哭你!"

就在这时,沈佳钰临近苏辰,一拳照着他的腹部打了过去。

"小姐这一拳,应该能给这小子打出尿来。"沈老边上的男子冷笑道。

"佳钰!不可闹出人命!"沈老连忙提醒,只要不闹出人命,他都能轻松摆平。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苏辰不紧不慢的打出一掌,迎向沈佳钰的拳头。

只看到虚空一震。

"啊!!!"

沈佳钰只觉自己被货车撞到一般,整个人倒飞向评书台。

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无不瞳孔猛地一缩。

"不好!"

沈老更是脸色大变,猛地一跺脚,一跃三米高,结结实实的接住倒飞回来的沈佳钰,但强大的撞击力,让他在接住沈佳钰后爆退十几步,直到撞在墙上才停了下来。

嘶!

沈老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内心惊骇无比,他没想到这个看似瘦弱的青年,竟有如此强大的内劲。

"找死!"

恰在此时,台上的男子面色一冷,下意识就将手摸向腰间,掏出一把沙鹰指向苏辰。

"赵锋!住手!"

见男子动枪,沈老扯着嗓子惊喊出来。

可是已经晚了,因为赵锋已然抠下扳机。

嘭!

一颗子弹头怦然射出。

见状,苏辰眯了眯眼,当即轻抬右手,从边上的茶杯里夹出一片泛黄的铁观音茶叶,凝聚真元,屈指一弹。

"嗖呼!"

一道黑影快若闪电般迎向极速射来的子弹。

下一秒,黑影与子弹头凌空一撞,从子弹头中间切了过去,然后打在赵锋的沙鹰上,又从枪膛切了过去,最后定在赵锋眼皮底下,入骨三分。

哐当!

沙鹰从赵锋手上脱落,掉在地上,赫然变成了两半,切口光滑如镜。

沈老身躯剧颤,连忙跑了过来,他想知道赵锋被什么暗器击中,可当看到赵锋眼皮底下定着一片泡烂的茶叶时,他整个人踉跄退了几步,差点摔下评书台。

"这..."

同样跑过来的沈佳钰,见是茶叶,当场石化。

数秒后,赵锋拔出眼皮底下的茶叶,用手轻轻一搓。

稀烂稀烂!

他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地,面色惨白如纸,眼中全是死灰。

"飞叶杀人!"

沈老一字一句道出,只感觉一股凉意从脚下升起,窜上天灵盖,整个人瞬间如坠冰窟,神色更是骇然欲死。

旋即,他猛地转身,却发现那个青年已经悄然离去,只剩一个空荡荡的位置。

"事了拂衣去,高人!这是个绝世高人!今后再遇到他,只能敬,万不可再得罪,切记!切记!"

......

"你俩放开我!苏辰身陷险境你们把我拉走这算什么?"

茶馆外,穆如雪都要急哭了,拼命的挣扎着。

"如雪,你要知道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在权势面前你就是一只蝼蚁,就算我不把你拉走,能将同样是蝼蚁的苏辰从大象脚下救出来吗?"林志飞强拉硬拽着穆如雪边走边说。

穆如雪挣扎无果,绝望而又悲愤的哭了起来。

"我已经没有爸爸妈妈了,我不能再失去苏辰,求你了表哥,放开我好不好?"

林志飞停住脚步,不过并没有松手,而是冲穆如雪恨铁不成钢的吼道:"你简直疯了!苏辰这个狗都不如的废物!值得你这样哭的死去活来吗?"

"我不许你这么说苏辰!"穆如雪抓狂道:"他软弱不错,但在我家出事,我最痛苦和无助时,始终陪伴在我身边的是他,而不是你们这些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亲戚!"

"那时我投靠你们,可你们呢?一个个怕被我殃及,认都不认我,只有他没说过一个怕字,风雨无阻的陪伴着我!"

"我之所以苟延残喘活到今天,不是为了谁,而是为了他,我不能丢下他,我要照顾他到足以在这个社会立足为止,那时我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去找我爸妈,所以请你不要剥夺我的权利,放开我!"

"疯了!你真的是疯了!"林志飞只觉得穆如雪太不可理喻,继续拽着她前行,心说:你想死,也得等我赚一笔钱再死。

却在这时,身后一个声音如九天之上传来。

"放开如雪!不然我打断你的狗爪!"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