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此时,酒店第十八层,一个装饰豪华的宴会厅内歌舞升平。

一身紫罗兰齐肩晚礼服的穆如雪,在林志飞的陪伴下,漫步在酒会现场,入耳皆是各种各样的攀谈声。

"郑少,你刚换的那辆限量版法拉利有一千万吧?"

"李小姐,听说你跟吴少分手,他给你两千万分手费,有没有这回事?"

"朱少,这位就是你打赏一千多万泡到手的女主播?"

听着这些攀谈声,林志飞只觉自己与这个圈子中的富二代差距太大,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所以,他更加坚定要快点把穆如雪引荐进顶级豪门,才能拉近他与这些高级富二代的距离,免得穆如雪哪天被苏辰那个废物给祸害掉,到时就没那么值钱了。

"哈喽,志飞。"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青年,端着个红酒杯,朝林志飞招了招手。

"周少!"林志飞顿时眼前一亮,满脸堆笑迎上前去,握着周洋的手轻声道:"我把我表妹带来了。"

周洋给了林志飞一个满意的眼神,于是他走向穆如雪,指着周洋介绍道:"如雪,这位是恒泰集团的少东家周洋,家里资产高达三十多亿,你称呼他周少就行。"

接着,他又意思性的对周洋道:"周少,她我表妹穆如雪。"

"你好,穆小姐。"周洋迫不及待伸出友谊之手,自从几天前,他在酒吧看了穆如雪的商演后,就产生要泡她的念头了,所以就找到了林志飞,才有了这幅场面。

"你好。"穆如雪微微一笑,意思性的与周洋握了下手。

结果这一握,她纤细修长的小手就被周洋牢牢抓住,并且还用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搓揉了起来。

穆如雪一惊,连忙抽手,但发现根本抽不出来,当即急道:"周少,你...抓疼我了。"

不料周洋一步上前,搂住她的香肩,凑到她耳旁轻声道:"做我女朋友怎样,我送你一辆保时捷,外加一百万现金。"

他周洋征服女人向来霸道,从不儿女情长,直接用钱砸,可谓是屡次不爽,就没有搞不定的女人。

却不曾想,穆如雪猛地从他怀里挣脱,努力克制心中的愤怒,说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请周少自重。"

闻言,周洋的脸色瞬间塌了下来。

林志飞见势不妙,指着穆如雪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周少不仅家境好,人还长得帅,一年玩股票能赚几千万,可苏辰呢?他只是你捡回家的一条狗而已,靠你养着才能活,可你竟然把他当男朋友,你爸妈要是在世都得被你气死!"

"赶快给周少道歉,然后同意做他女朋友!"

"我不!"穆如雪红着眼眶道:"林志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我是人不是商品,不允许你将我买卖给他人!"

说罢,她抹了一把幸酸和绝望的泪水大步离去。

她想爸爸妈妈了,如果他俩还在,绝对不会买卖她,也不会嫌弃苏辰。

"妈的!"

周洋顿时怒火中烧,大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穆如雪的胳膊将她转了个身,不等她反映过来,他就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推倒在桌上。

"你要...干嘛?"她神色慌张,由于脖子被死死掐住,她憋红脸艰难吐出几个字,挥着双手挣扎,但在一个野蛮男人的魔爪之下,弱小的她就像蝼蚁一样,根本无法挣脱。

"臭表子,为了个废物敢拒绝我,看我不整死你!"

周洋恶狠狠的道,残暴的捏开穆如雪的嘴,抓起一杯红酒就往她嘴里灌了下去。

咕噜咕噜!

穆如雪喉咙剧烈滚动,红酒一半顺着她的食道流下去,一半涌了出来。

很快,一杯灌完,因红酒跑进气管,她猛烈咳嗽起来,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心中冷若寒冰,绝望到了极点。

因为余光中,她的表哥林志飞,正冷眼旁观。

同样,一群男女青年也冷笑看着,他们不是认识周洋就是知道周洋,所以没人会同情穆如雪,更不会有人去帮她。

"如雪,你就从了周少吧,只要你对他真心,他一定会很宠爱你的。"林志飞走到一旁劝说道。

"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了这畜生!"穆如雪愤恨的咆哮。

周洋闻言,眼角猛地一抽,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那我就灌死你这个臭表子!"

话落,他再次发力捏开穆如雪的嘴,随手抓起一整瓶的红酒,就要塞进穆如雪的嘴里。

恰在此时,一声暴喝突兀响起。

"放开她!不然我杀了你!"

周洋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松开穆如雪。

在场的人也是一惊,然后寻声看去,就看到一个留着短发,身材中等,穿着很普通的青年,一脸怒色跑进酒会现场,直奔蹲在地上狂咳的穆如雪。

"这小子是谁啊,竟然敢扬言杀周少?"

"看样子好像是个穷酸,该不会是酒店下班的服务员,想英雄救美吧?"

"你们看,他好像直奔那个女孩,该不会是那个女孩的男友吧?"

伴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酒会现场顿时满是疑问声。

"这个废物怎么来了?"林志飞眉头猛地一皱。

一旁的周洋问道:"他就是你表妹的男友?"

"我表妹捡的一条狗,养了五年了,有点特殊感情,但并非男女之情,只是我表妹在学校追她的人比较多,所以拿这条狗当挡箭牌而已。"林志飞一脸赔笑的解释。

周洋点了点头,面露不屑之色:"既然是条流浪狗,那我就有千万种方法弄死。"

这个时候,苏辰已经在穆如雪身旁蹲下,急忙轻拍她的后背询问道:"如雪,你还好吧?"

穆如雪闻言,娇躯猛地一颤,惊悚的看着苏辰,慌张道:"苏辰,你怎么来了?我没事,你快走。"

她连忙将苏辰拉起,推着赶他走,唯恐苏辰又为她拼命。

只是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推不动一直以来弱不经风的苏辰了。

"如雪,我的病好了,以前你为我遮风挡雨,从今天开始,我要为你扛起一片天。"他抽了几张纸巾,一边擦拭着穆如雪脸上和脖子上的酒水,一边坚定说道。

穆如雪闻言,只觉琼鼻一酸,突然有一种特别想哭的冲动。

可林志飞却笑了:"你一个废物,就算病好了也改变不了你是废物的现实,你拿什么去替如雪撑起一片天?"

"如果你真想为如雪好,就离开她,不要再去耽误她的青春了,你知不知道为了养你、照顾你这个废物,如雪拒绝了多少富家公子的追求?"

"正如周少。"他指向一旁的周洋:"人帅又多金,开的是八百万的兰博基尼,住的是两千万的豪华公寓,一身的穿戴超过两百万。反观你,穿的跟乞丐一样,一分钱赚不着也就算了,每个月买药还得花如雪一两万,你说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好意思说替如雪扛起一片天?"

"实在是贻笑大方!"

这番话一出口,顿时满堂嘲笑。

"这种废物怎么好意思活在世上啊。"

"我要是他,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太他妈丢人了,简直浪费国家的粮食。"

"这个女的也真是胸大无脑,养这么一个废物,还不如养条哈巴狗呢,省的让人笑话。"

周洋更是苦笑连连,指着窗户对苏辰说道:"跳下去,我给你找块好的墓地葬了,早点去投胎,说不定下辈子也能像我一样出生在富裕家庭。"

"苏辰,我们走!"穆如雪敢怒不敢言,怕祸及苏辰,所以只想带他离开这。

"谁让你走?"周洋冷声喝道:"想走可以,先把那瓶红酒喝完再走!"

"你..."穆如雪恨的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苏辰开口了:"本来我不想吓着如雪,打算抽空找你算账,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死,我成全你。"

话落,他一步踏了出去。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