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萧淡尘皱着眉,回过头,看向身后,那名一身白裙,化了淡淡妆容的女子。

十年前的记忆中,一位扎着马尾,笑起来梨涡浅浅的少女,与面前的女子重合。

"金紫晴?"

金紫晴,江东金家小女,曾经跟萧淡尘的关系,还不错。

故而此刻,认出后者来时,萧淡尘身上的威势松懈了些。

没想到,十年后回来,第一个碰上的熟人,竟然会是她。

"真的是你?!"

金紫晴玉手轻掩唇边,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萧淡尘:

"得有十年,没有在江东见过你了吧!"

边感叹,金紫晴边后退两步,上下打量萧淡尘。

越看,越觉得心惊。

作为金家小女,没少跟随父亲出席各种场面,什么人什么气,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可面前,这个十年前的穷小子萧淡尘,给她的感觉,竟是云里雾里,且贵气逼人!

就好像,那是一块帝王绿翡翠,只不过被萧淡尘可以用石皮掩藏住了。

可纵使如此,逼人的翡翠绿光依旧迸射而出。

这十年,萧淡尘究竟经历了什么?

他,怎么会变得这般令人捉摸不透?

"好久不见。"

萧淡尘罕见的露出一丝儒雅的笑,冲金紫晴点了点头。

金紫晴一愣,旋即回神,并立马拉过萧淡尘,小声说:

"萧淡尘,你不应该来这里的,今天周辰和陈银夏都在!"

"周辰可是今非昔比,整个江东,都没人敢得罪他,你还是快走吧,要是他见到你,你就完了。"

她,这是为萧淡尘好。

故而,萧淡尘没有对她发火,只是抬手,将她的手挪开,除了陈银夏之外,他不喜欢任何一个女人靠近他。

十年来,不知有多少女人欲要爬上他的床榻,那,已经是习惯性的动作了。

"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萧淡尘淡淡说道。

萧淡尘无心的抬手,却令金紫晴心头一颤,多年前,萧淡尘与陈银夏相恋之时,对她的好意,也是这个动作。

怔怔看看萧淡尘,金紫晴只得叹息一声:

"既然如此,那你自己小心吧。"

"对了,那边还有些朋友,你要不要去见见?"

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桌。

那些人,对萧淡尘而言,既陌生,又熟悉。

熟悉的是,他们都是高中同学。

陌生的是,他们的脸上,尽皆是成熟,没了曾经的青涩。

"也好。"

萧淡尘笑笑,跟着金紫晴,向着那一桌走去。

他其实,不想见这些同学,可是有一人,他必须要见。

……

"喂喂,今天我碰见了一个咱们大家都好久没见过的人!"

金紫晴过去,客套的拍拍手。

正在热聊的同学们,紧接着就将目光,投向金紫晴身后,从容走来的萧淡尘。

一时间,都愣住了。

"萧淡尘!"

"怎么是他?"

"他怎么敢来陈银夏的生日会?"

"他不怕周辰对付他吗?"

便是这群昔日同学,都私下议论了起来。

"萧淡尘!你也有脸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萧淡尘对面,一男子猛地站了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萧淡尘:

"我们家有今天,我姐有今天,都是你害得,你也有脸来!"

陈见秋,陈银夏的弟弟,活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他一发火,当场将一桌同学镇住,转眼看过去。

萧淡尘轻描淡写的拉了张凳子,拿了两张纸擦了擦,并坐在了金紫晴身边。

直面陈见秋,开口说道:

"今日,我便是来帮你们陈家讨回公道的,且,你还没资格这样与我说话。"

若不是看在陈见秋是陈银夏的弟弟,他以为他凭什么可以站在这里跟萧淡尘这样说话?

方才赵安雅和薛志的下场,已经可以管中窥豹了!

"呵,你?帮我们家讨回公道?你凭什么?你知道现在周辰有多厉害么?"

陈见秋不服,气愤吼道。

萧淡尘不慌不乱,一双淡漠的眸子,直面陈见秋:

"这,就是你臣服他的理由吗?"

"你……"

陈见秋语塞,被憋得脸色涨红,冷哼一声:

"你不要嘴硬,我倒要看看待会儿周辰来了,见到他,你会是什么反应!"

"我姐也是瞎了眼,当年竟然看上你这么一个不是东西的东西,害的自己落得这般地步,我们家也都是拜你所赐!"

"你……你干什么?"

话说一半,众人忽然发现,萧淡尘站了起来,走向了陈见秋。

萧淡尘,要干什么?

萧淡尘站在陈见秋身前,那单薄的身子,却给人极度的压迫。

"你们家家道中落,你,又做了什么?"

"我的情报告诉我,你陈见秋,吃喝嫖赌没有一样不沾!怪陈银夏?你也配?"

"还有,别告诉我周辰侵吞陈家,你没出力!"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言说陈银夏的不是,但你陈见秋不行!"

说完此话,抬起巴掌,对准陈见秋的脸。

"啪!"

狠狠一巴掌。

叠加此刻,萧淡尘身上,那征战十年的气势。

一时间,不论陈见秋,还是其余人,都愣住了。

此刻他们眼中的萧淡尘,不再是当年那个只爱傻笑的傻小子,而像是一头前来复仇的虎豹豺狼!

他简直,太恐怖了!

同时带给众人震惊的,是萧淡尘的话。

周辰侵吞陈家,陈见秋竟然也在其中出力了!

那可是他自己家的产业啊!他竟然帮着外人侵吞自家家业?

类似这样的事情,他们可从未听说过!

这热闹,可是大了!

关键现在,陈见秋竟还冠冕堂皇的指责别人!

"你……你放屁!我什么时候帮过周辰侵吞陈家?"

陈见秋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说话,都有些底气不足。

萧淡尘嗤笑:"本将既然敢说,就一定有证据,只是你,还不配见到证据!"

"待得本将将陈家家业尽数收回,杀了周辰之后,最后,才是你!"

"好自为之!"

……

这边的动静,并未引起多大波澜。

陈见秋不是个好玩意,却很要面子,自己被打,断不会让旁人知晓。

只是桌上原本火热的动静,变得安静了下来。

打完人的萧淡尘,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坐回了金紫晴身边。

不顾任何人的看法。

就连金紫晴,也是怔怔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萧淡尘。

你说,这十年,萧淡尘经历了什么?

为何,他整个人身上的气势,比自己曾经见过地位最高的人都要强势?

"哼,我倒要看看,待会儿周辰来了,你还敢不敢嚣张!"

陈见秋捂着脸,阴冷的想。

哪怕是屈服周辰,今日他也要弄死萧淡尘!

……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