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好了,候车在外等吧。"

留下一句话,萧淡尘下车,就这么,出现在了风雅酒店的门口。

出了车子,带着满腔思绪、期待,就这么,大踏步的走向了风雅酒店。

今日,是陈家小姐陈银夏的生日,纵使陈家被吞,但落土鸡窝的凤凰,始终是凤凰,生日会,还是得举办的。

且,更是周辰为了羞辱陈银夏,特意举办的。

白玉的消息,没有读完,但后面的事情,萧淡尘都已知晓。

这些年,周辰始终因为当年陈银夏选择萧淡尘而怀恨在心。

整走萧淡尘之后,费尽心机取得陈银夏信任,又夺了陈家家业。

近些年,做的风生水起的同时,从没有忘过报复陈银夏!

本来,这个报复的对象,应该是萧淡尘。

但,萧淡尘消失了,谁也找不见他。

周辰一腔怨愤,只得报复在陈银夏身上。

也可以说,这些年陈银夏受的苦,多数是帮萧淡尘受的。

陈家本就已家道中落,陈银夏的生日,在这种地方举办,却能来那么多江东名流。

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是周辰,为了提醒陈银夏,故而每年,都亲自帮她主持生日会。

陈银夏,没有办法,她家中,还有一个弟弟。

就算是为了自己,为了弟弟,她也只能忍受着。

……

思绪回归,想到这些,萧淡尘一阵黯然。

这些年,他四处征战,平各地领袖,忙的不可开交。

一来,他是想用忙,来遮掩自己心中对陈银夏的思念。

二来,他也想尽力崛起。

可没曾想,他的消失,让陈银夏承受了这么多。

"银夏,萧淡尘,回来了!"

……

萧淡尘整整出神之时,后方忽然开来一辆车。

车子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生俊逸,西装革履;女生漂亮,长裙细细。

然而,这般华丽装束,却被他们口中吐出的话,弄得仿若乞丐装。

"这什么破地方啊?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

赵安雅一副嫌弃的脸,鄙视着这里,鄙视着周围的一切。

她这种身份,为何要来这里?

薛志亦撇嘴道:"没办法,谁让今天是陈家小姐陈银夏的生日呢。"

"哼,又是那个陈银夏!这都多少年了,周少还不放过她吗?"

赵安雅无语的说:

"不过那个陈银夏也真够可怜的,都落魄到这种地步,在这种破地方办生日会了,遥想当年,陈家何等昌盛,可惜啊。"

"可惜个毛线?还不是她陈银夏自己作的?活该呗!不讨好周少,还惹他生气,现在好,每年周少都要在这破地方宴请江东名流给她过生日,咱们也跟着遭罪。"

薛志亦是无语的说道。

"算了算了,咱们赶紧进去吧。"

赵安雅无奈的伶起裙摆,走向酒店门口,薛志在一旁跟上。

而当他们来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一身着洁白西装,剑眉星目之男子拦住。

"你谁啊?没见本小姐在这?还不快让开?"

赵安雅本就心情不好,开口就是一声骂。

萧淡尘,没有让,这个世上,还没人敢让他让!

"将方才对陈银夏的辱骂收回,并于这里,磕三个响头,今日,本将放过你们。"

他平淡的说出这句话,可散发出的,却是一种不怒自威的威势!

那股气势,直接令赵安雅和薛志一愣。

那一刻,他们感觉到的,是如坠冰窖般的冰冷。

好像面前这个一身白色西装的男子,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

当然,这种感觉,也只是转瞬即逝。

赵安雅大小姐脾气大,这话一出,直接令她爆火:

"你谁啊?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跟本小姐说这样的话,活腻歪了吧!"

薛志亦是上前,指着萧淡尘道:

"兄弟,没开眼吧?知道这里什么地方吧?知道周少为何帮陈银夏举办生日会吧?你在这里维护陈银夏?不怕周少砍了你?"

砍了我?

萧淡尘忍不住嗤笑。

睆省七大人物不敢说砍他萧淡尘,周辰?他也配!

"在本尊面前,无人可辱陈银夏!周辰也无需你费心,日后,本将定会亲手杀了他。"

萧淡尘的话音,仍旧平淡,且,他不愿废话!

身子一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赵安雅身前!

抬手,挥掌!

"啪!"

"啪!"

"啪!"

三个响亮的耳光,在整个风雅酒店门口响起。

今日受邀周辰,来者,皆是江东名流。

见此状况,顿时愣住。

赵家小姐赵安雅,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在这样小小的酒店门口,当着众人的面被掌锢!

赵安雅的脸上,留着通红的巴掌印,她本人,亦没有回过神来。

薛志见了,一双眼都已经红了。

"你找死!"

他气愤,挥动拳头,冲向萧淡尘。

可,萧淡尘是何人?岂会被区区纨绔的拳头伤到?

就见他,快速的抬起一只腿,冲着薛志的膝盖,狠狠一脚!

"咔!"只听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

"啊!"再接着,便是薛志的惨叫。

嘶--

附近,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薛家薛志,赵家赵安雅,在陈银夏的生日酒店门口,被人打了!

且那个人,还是个陌生男子!

从方才出手看来,他的手法,无比刁钻,应当不是普通人,可从未听过,江东有这号人物啊。

所有人都在愣神的时候,萧淡尘已然扬长而去,只留给赵安雅和薛志一句话:

"后日清晨,若本尊见不到你们家长上门道歉,你二家,也就没有在江东存在的必要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望着萧淡尘的背影,愣在原地。

……

言语侮辱陈银夏的,不在少数。

萧淡尘听不见的,可以不管。

但只要是他听见了,便必须要那人致歉,如若不然,他定要诛其九族!

这,是他萧淡尘的坚持,亦是他萧淡尘的实力!

此时的他,已经走进了风雅酒店。

小小酒店大堂,各界名流汇聚,看上去,倒真给人一种极致的反差。

萧淡尘的来到,亦是引起诸位注目。

见他之时,诸多唏嘘,在诸位心中诞生:

"此人是谁?好强的气势。"

"为何从未在江东见过此人?这般年轻,应当很有名。"

萧淡尘,并未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征战十年,斩杀各地领袖无数,平复动乱无数,他萧淡尘的气势,谁人可比?谁认可料?

此时,却是忽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萧……萧淡尘?真的是你!"

……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