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02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温香古色的房间内,一女子躺在床上,似是一座肉山,双目紧闭,呼吸急促。

两手紧攥着床单,手背上青筋凸起,转眼间,额头上就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赵峻椼!"

蓦地睁开双眼,从床上惊坐而起,胸腔剧烈的上下起伏。

门适时"吱呀"一声打开,走进来一个长相明艳的女子。

"瞧你那点出息,才一日没见,做梦嘴里都喊着那小子。"

"姐姐?"

祝姚一怔,紧接着释然。

她已经死了,能见到姐姐也不足为奇,只是这黄泉路跟传言中的倒是大不一样,还有几分人间气息。

"幸好,黄泉路上没跟你走散。"

祝欢面上神情一僵,紧接着一脸"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的表情盯着自家妹妹。

"胡说什么呢你,我活的好好的,你要下黄泉,可别拉上姐姐我。"

祝姚脑海中撞钟似的嗡嗡作响,低头看到了自己的双手。

粗短的萝卜手指,手背关节处还有几个深深的窝。

这分明是她还没瘦下来那时候的手!

那时候还在太学府求学,被同窗笑话的紧了,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这才减肥瘦下去。

刹那间,心下掀起万丈狂澜,眼底喜色还未消逝,紧接着被浓浓的恨意所淹没。

谢依儿,赵峻椼,还记得那日我在地牢里说的最后一句话吗?

若有来世,定将你二人挫骨扬灰!

祝欢没察觉到她的异样,只没好气道,"谢依儿那小妮子在府门口等你一起去学府,你赶紧收拾一下带那小妮子走,我看着就晦气。"

"谢依儿?"

当初在太学府求学,谢依儿备受欺负,她实在看不下去,便帮了她一把,谁知那日起,谢依儿便黏上了她。

抱着她这条大腿,接下来的日子里,谢依儿可谓是顺风顺水。

谁能想到,她最后竟然恩将仇报……

"我没去找她,她倒是找上门来了。"

祝姚勾唇一笑,举步朝门外踏去。

才踏出一步,忽而转身,两条麒麟臂紧紧抱住祝欢。

"姐姐,我再也不跟你作对了,都听你的话。"

光是想想祝欢时遭受的一切,她痛的心尖都在淌血,不知不觉又红了眼眶。

虽然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但祝欢心中还是忍不住暖了一下,嘴上却骂道,"笨蛋,肉麻死了!赶紧带着那小妮子滚,我不想在府里看到她!"

祝姚松开她,吐了吐舌尖,"是!谨遵大小姐指令!"转身跑着走了。

祝欢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笑意逐渐敛起,多了几分探究。

祝姚平日里去学堂都是马车接送的,但是谢依儿告诉她,"太学府距离定国王府不是很远,这么近的距离还坐马车,怕是那些学子背地里会说你端郡主架子。"

由此,祝姚也想着顺便减肥,就很少坐了。

现在一想,哪儿是那些学子会说闲话,怕是她一个刑部尚书庶女没那个身份坐,所以拉着她一起步行去学堂。

而且大街上人来人往,她这体格跟谢依儿站在一起,完全是当了衬托谢依儿的绿叶。

今日去学府,特意吩咐了护院一声,让马车在门口候着。

想了想,她又补了一句道,"在后门等我。"

那护院有些不明所以,却也没多说什么。

二小姐吩咐,那听着便是。

穿过抄手回廊,来到正院,祝姚顿了顿脚,望着立在门口的那道身影。

她似是等的不耐烦了,一脚踢飞脚下一颗石子,脸色都有些阴沉。

这么明显的,前世她为何没有丝毫察觉?

还真是应了姐姐那句话了,她是个"笨蛋"。

不再理会她,绕道去了后院,上了马车,直奔太学府。

今日是李太傅授课。

李太傅是出了名的铁面,甭管你是皇子还是郡主,谁要是在他的课堂上出了岔子,定罚不误。

因为诅咒的原因,祝姚的体制非常吸猫,到了学堂门口被几只流浪猫缠住,无奈陪它们玩了一会儿。

眼看就要到授课时间,连忙挥散猫群朝学堂跑去。

转了个弯,一不留神迎头撞上一人,直接将人撞到了身后的红漆圆柱上。

"砰"的一声,动静不小。

听得那人闷哼一声,祝姚顾不上额头的痛,连连躬身道歉,一张脸臊得通红。

许久未曾等到那人说话,祝姚忐忑的撩起眼皮看了一眼。

只一眼,便倒吸了口凉气。

那人一身月牙白长袍,领口跟袖口处用银线绣着回形纹路,整整齐齐的交错束紧,满满的禁欲气息。

骨节分明的手轻拍了下衣裳褶皱,抬首看向祝姚,两条剑眉蹙起,眉心那一点嫣红印记越发鲜艳。

她好死不死,竟然撞了国师大弟子。

衿玉!

这人十分讨厌她,上一世,但凡远远地看到她就会绕道离开,好似与她呼吸同样的空气都会叫他万分不适。

祝姚有几次想问问原因,但人还没到跟前,衿玉就冷着一张脸扭头走了。

这下直接将人撞了,定然没有好果子吃。

看他如雪般的衣摆上沾了些许灰尘,祝姚下意识的上前要拍,那人却猛地往后撤了一步,如临大敌般盯着祝姚伸过来的手。

"别碰我!"

紧接着从怀中摸出一块雪色方帕,隔着一段距离抛到祝姚手上,"擦擦。"

再不等祝姚反应,直接绕开,贴着走廊扶手快步走了。

那模样,仿佛祝姚活脱脱一个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祝姚撇了撇嘴,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除了胖乎乎的,还是挺干净的啊……

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赶忙回了学堂坐好。

李太傅从门外走进,打眼一扫堂下,还空了一个位置,眉心当即拧起。

"谢依儿呢?为何还没来?祝姚,你可知原因?"

话音将落,众学子的视线便齐刷刷朝祝姚看来。

平日里她二人一起上学,现在祝姚到了,谢依儿没来,可不得找她吗?

祝姚早都准备好了说辞,站起身道,"回李太傅的话,我今日走得早,路上没遇着她,该不会……睡过头了吧?"

话说完,李太傅脸明显沉了沉,"行了,你坐吧。"

授课刚开始一刻钟,学堂外传来飞奔的脚步声。

谢依儿立在门口呼哧呼哧喘着气,发丝有些凌乱,乍眼一看,还真像是睡过头了。

"李、李太傅,我来迟了。"

李太傅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全然把她当成了空气,继续授课。

众学子嘲笑的视线投来,谢依儿顿觉脸上火辣辣的,眼底掠过一丝愤恨。

要不是等祝姚,她怎么会迟到?还偏偏是李太傅的课!

不过她心里也不是很慌,毕竟还有个祝姚给她垫背。

但抬眼一看,她等的人正四平八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听着李太傅讲课。

祝姚!她怎么会……

一堂课很快结束,李太傅收了书卷高声道,"今日元旦,晚上学府有宴会,希望大家准时到。"

他刻意咬重了"准时"两个字,两眼再次在谢依儿脸上剜过,"今日之事,我会通知谢尚书,若是你不想来太学府,日后大可不必再来!"哼了一声,踏出门去,独留一脸苍白的谢依儿。

祝姚两眼一眯,唇角意味不明的笑意一闪而逝。

元旦啊,那可是赵峻椼跟她关系更进一步的时候。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