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6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林毅跑过来时,诺大的院子里还没有几个人。十几根火把把这里照得通亮。

正中摆着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个满脸胡子的军将,四十岁左右的样子,没戴帽子,头发挽着,一身牛皮甲衣。

旁边站着一位,头顶牛皮盔,身穿牛皮甲,扎着板带,跨着腰刀,足蹬牛皮战靴。

林毅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他们的总旗长王建。

看到林毅首先跑过来,王建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惊愕,目光落到他不合体的衣服上,又恢复了平静。

16名边兵很快到齐了,最后来的一个就是那个张华,他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嘴里还吐出了一只鸡骨头。

这些边兵看到林毅有些诧异,特别是张华向林毅投来了不解的目光。

林毅什么也没说,他这身不合体的衣服,他感到别扭。因为张华水蛇腰是个大个子,足足有一米八。而张华不足1米75,身材精瘦,两个人差半个脑袋,因此林毅穿张华的甲衣跟唱大戏差不多。

"但愿别出事儿。"林毅又想起睡觉之前河边洗澡未遂的事,心中默默道。

但卫所兵到齐却很难。在这18名边兵未到之前,这个所总共是112名的军事编制,但是现在逃兵越来越多,整个百户所里现在只剩下69人。

之所以有卫所兵和边兵的区分,这是因为明朝的军事制度造成的。大明实行卫所制,卫所的长官一般都是世袭的,他们只负责在卫所屯兵,而不负责统兵带队去打仗。

遇到战事朝廷指派总兵和副总兵参将游击等等带兵打仗的将军,到卫所点兵。打完仗之后,把兵再还给卫所。

这次集合前后足足用了十几分钟,拖拖拉拉,有的提着裤子慢慢腾腾,没有一点军人的雷厉风行本色,他这十几名边兵,装束还算整齐,但是那几十名未卫所兵甲仗不整,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不禁令林毅大跌眼镜,如此懒散的队伍,反应这么慢,哪来的战斗力?鞑子要杀进来,不全军覆没才怪。

这就是朝廷的正规军?就是那些占山为王的土喽罗,估计也比他们强吧。难怪明军会打败仗,不但打不赢鞑子,连李自成张献忠之流的农民军泥腿子也打不赢。

但是这两个当官的好像早就习惯了,见怪不怪了。

现在边兵和卫所兵合到一块儿了,只是形式上的。

总共80多个人站成了三排。

"这么晚了,什么事儿?"一个当兵的揉揉眼睛不耐烦道。

"谁知道呢?"另一个打了个哈欠。

总旗点完名之后,让百户长训话。

这时有一名百户长的亲兵跑过来了,手里提着一件甲衣,放在了百户长身边。

林毅一眼就认出了那件甲衣,就是他丢在河边的那件,坏了,今天晚上要犯事儿!

林毅的心一下子缩紧了,肯定是那个少女向她百户长的爹爹告状了,林毅现在也推测出来了,她就是张百户的独生女。因为附近十里内没有村落,更没有女孩子临天黑时会一个人到这里洗澡。所里就一个女孩子,就是她张小颖。

她肯定说有人偷窥她洗澡,非礼她,现在林毅也知道了,这是300多年前的封建年代,这事要说严重也很严重的,偷窥顶头上司的女儿洗澡,估计得军法从事,看来今天晚上自己要惨了。

林毅的心七上八下的敲起鼓来。

"妈了个巴子的,这是谁的甲衣?"

百夫长名叫张成,山东口音,嘴里不干不净的,指着地上甲衣,说着提着皮鞭就站起来了,眼睛瞪得像包子,看着这群当兵的。

最后目光全都落到了林毅的身上,林毅吓得不敢抬头,目光也盯着自己这身不合体的打扮。

现场静得可怕,林毅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

"没人承认是吧?老子三令五申,下面的河是吃水河,不让下河洗澡,今晚谁他娘的去洗澡了,给老子站出来,老子要抽他300鞭子!"

林毅心里咯噔了一下子,闹了半天,不是偷窥之事?真是虚惊一场。这么说那个张小颖没有告状?也许他当时没看清是谁,小姑娘受了惊吓,还没来得及吧?谢天谢地……

什么,吃水河,不让下河洗澡,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可能是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养病,不知道这里的规矩,按说是不能下河洗澡,不过河水是流动的,洗了又有何妨?但是她张小颖……林毅不敢往下想这事了。

不过此时林毅心里轻松了不少,就算自己背个黑锅的承认了自己下河洗澡又能如何?为这点事还不至于杀头吧?

"林毅,出来!"

林毅正胡思乱想着被点了名字,只好硬着头皮站出来了,这一下全所的一百多只眼睛,一下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别以为不承认,本百户就不知道了,这件甲衣就是你的,上面有名字,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说的?"张百户用手中的鞭子指着他,吼道。

林毅这下彻底蔫了,心中暗骂这副躯体的原主人混蛋,为什么要在甲衣上注上名字,想辩解都不可能了,那还有什么说的,只好承认。

"好他妈小子,老子世代在这个所呆着,这么多年了,还没人敢破坏所里的规矩,你也是第一个,仗着自己是边兵是吧,老子非抽你300鞭不可!"

张百户怒不可遏,提着马鞭迈大步向林毅过来了。

林毅本可以找理由为自己减刑的,比方说自己不知道,或者说自己是初犯,下不为例,求百户大人高抬贵手,等等。

但是林毅面色坚毅如铁,目光如炬,一语不发,他知道兵者纪律面前没有例外,更无理由,这是他穿越前铁的军使然。

全所的将士都这么看着,有的无所谓,要有的怒目而视,是那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有的幸灾乐祸,窃窃私语。

"百户大人且慢!"谁也没想到此时张华喊了一声,就连林毅也是一怔。

就见张华好像做了很大的努力一样,"小的有下情回禀,林毅这段时间一直在养病,小的这段时间负责伺候他,所里的规矩小的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

林毅心理生出了一种感激之情,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一个有良心的,此时,只有他敢于向自己求情,有点侠义心肠,看来自己当初没有杀他就对了。

"既然如此,免去你的连带责任,老子今天只抽他一个人二百鞭子,没你的事了。"

"多谢大人开恩。"张华的小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原来这货是怕负连带责任,还认为他有侠肝义胆呢,但不管怎么说,减了自己一百鞭,照样感激他。

张百户把鞭子又高高举起来了,总旗王建一皱眉道:"大人鞭下留情。"

张百户扭头一看,有些不耐烦了,"妈了个巴子的,你想护犊子?"

王建赶紧抱拳施礼,"大人,卑职不敢。林毅违反所规罪有应得,但是他伤还没康复,这200鞭子下去,他不死即残。他负伤前杀死了两个鞑子,立有军功,被鞑子一箭穿心不死,捡了一条命,看在这些的份上还请大人高抬贵手,饶过他这一次。"

张百户迟疑了一下,看了看王建,又瞅了瞅林毅,"这……好吧,既然如此,这200鞭也免了,但是这件事不能算完,罚他挑水十天,全所的用水由他一个人包了,从明天就开始。另外我看这小子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又是去河里洗澡,刚才跑的又贼快,从明天开始让他们俩滚回营房。"

这就等于说病号的特殊待遇取消了。

"谢大人开恩。"王建说着瞪林毅一眼,那意思你还不谢恩?

"谢百户大人,谢总旗长。"

然后宣布解散,各自回去睡觉。

这场风波总算过去了,林毅回屋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哎呀,兄弟,你怎么想起来跑河里去洗澡了呀……"张华好一阵的埋怨,搬回营房,就意味着要干好多杂活,再也没有这么清闲自由了。

不过林毅心中高兴,偷窥之事总算没有败漏,挑几天水算什么呢。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林毅才知道自己想的有些简单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