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这年的晋城冬天特别冷。

尽管天气很冷,这年的晋城却非常热闹。

先是晋城首富潘家三小姐潘玉良跟保卫局陈局长的独子陈立远大张旗鼓的订婚宴。

后来又是潘三小姐与陈家少爷轰轰烈烈的闹退婚。

陈局长家里砸了一屋子的茶杯,潘府里也踢了数把椅子。

潘三小姐开枪把陈局长的独子陈立远给废了,陈局长家里人心惶惶,潘府上下也是鸡飞狗跳。

陈家送来口信要把定在潘三小姐十八岁时的婚礼提前至年关,明显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陈家少爷既然废了,他潘家女儿也得去陈家守活寡。

潘老爷在家唉声叹气,潘夫人哭哭啼啼。

潘三小姐横眉竖眼,一会要去寻死一会要出家当姑子去。

"陈立远光恶心都能把我给恶心死,要我嫁给他,做他的春秋大梦去!"

潘三小姐拔枪也是事出有因,陈家少爷跟潘三小姐订婚后居然还在城西的宅子里养了个女人,对方居然还是曾经教过潘三小姐的一个女教员。

这事儿还被潘三小姐给当场撞见,潘三小姐气得拔了枪,陈立即当场就吓得软了尿了那女老师一身。

那枪是潘三小姐的大姐夫沈晏均送给她的十六岁生辰礼物。

这不,一出事,潘家大女儿潘如芸跟大女婿便从司令府里赶了过来。

潘三小姐攀在二楼房间外的窗台上,整个身子站在窗台外,她就穿了件小袄子,冻得直打哆嗦,但气节还是很高。

"我不嫁,我死也不嫁,谁要逼我嫁过去我就死给谁看!"

潘夫人心跳如鼓,看着潘玉良站在窗台外跳脚两眼一黑晕了过去,潘如芸赶紧扶着她躺到床上。

潘老爷急得直拍大腿,"不嫁不嫁咱不嫁,你先下来。"

潘三小姐指着潘老爷,"你说话不算数,我都听着了,你要把我嫁过去!"

潘老爷直呼冤枉。

沈晏均越过潘老爷上前两步,沉着脸看着潘玉良。

"良儿,下来!"

潘玉良心里一抖,沈晏均虽然平时也是极宠她,但他板起脸来的样子还是十分吓人。

潘玉良攀着花柱的双手冻得通红,整个人开始发抖,有点支撑不住。

沈晏均又上前两步,潘玉良连忙大喊,"你站住,站住,我不要嫁给那浪荡子。"

沈晏均道:"没有人要你嫁给他。"

潘玉良不信,"那你们商议要我嫁给谁?我都听见了,别想骗我。"

沈晏均又说:"我们商议不是让你嫁给陈立远。"

潘玉良都要冻木了,但还是嚷嚷着,"你给我保证,给我保证!"

沈晏均耐着性子说,"我保证!"又道:"姐夫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连姐夫的话也不信了吗?"

潘玉良有些犹豫,沈晏均的话她自然是信的,但是……她分明听着了他们要把她嫁给谁的话。

"那你们商议着把我嫁给谁?"

沈晏均看着潘玉良摇摇欲坠的身子,认真地说:"陈家下了决心要迎你过门,唯今之计,要么你嫁到陈家去给那陈少爷守活寡,要么……你嫁到司令府,给我做小。"

潘玉良心里一惊,双目圆瞪,眼睛里全是惊恐,接着手一抖,就这么摔了下去。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