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23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她这话一出,大厅里顿时没有里声音。

不管是唐松仁,还是刘丽丽脸上的神情都是变换了多次。

他们谁都没料到平日对他们言听计从的唐蓓蓓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今天给她开生日会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给她这个外甥女过生日的,为了让大家见证她亲口说出她要放弃继承权的事。

所以她请来的人都是唐氏董事会的人。

唐蓓蓓的话一出,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他们这才想起来原来唐蓓蓓才是唐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这么多年来,自唐家夫妇死后,公司一直是唐松仁出面。他一直是以董事长的姿态来处理唐氏所有的事,在人前人后也都是一副对唐蓓蓓施恩者的姿态。多年下来,他们已经忘记了唐蓓蓓才是继承人。

刘丽丽在呆滞过后,看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和低声的议论后,陡然反应过来,沉声对唐蓓蓓说道:"蓓蓓,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不是答应过,你下来是说要把公司给你舅舅的吗?我们养育你这么多年,你把公司给他难道不是应该的吗?难道你要我们白养你?"

她这话是走近了唐蓓蓓,压低了声音说的。

到此时,唐松仁也反应过来了,也走到了唐蓓蓓身边,言辞凌厉的指责道:"唐蓓蓓,如果不是我们,你可能已经饿死在外头了!我供你读书,供你吃喝,你做过那么多不要脸的丑事,我们一桩桩一件件的帮你遮掩,你现在倒打一耙,要赶我们走吗?"

唐蓓蓓听到他的话,静静看着他,并没有马上开口。

这一家人,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无耻,颠倒黑白!

唐松仁对上唐蓓蓓那双漆黑孤寂的眸子,心头一震,心底生出了一抹不详的预感。

刘丽丽看唐蓓蓓不说话,以为她是怕了,急声催促道:"你还不快说你要放弃继承的事!和大家说清楚。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你难道不应该报答我们吗?不应该把公司给你舅舅吗?"她说的理所当然。

好似唐蓓蓓的一切就是应该要给他们一家的。

唐蓓蓓朝她冷冷一笑:"舅舅舅妈,唐氏企业是我父母的心血,他们只有我这个女儿,这么大的公司,我怎么能放弃呢?如果放弃了,我就是死了也没脸见我爸妈啊!"

说着她转身走到了大厅中央的话筒前,她沉着的开口:"唐氏的各位董事们,你们当初是跟着我爸妈一起打下唐氏的人。我爸妈当年是为了去谈合作才会发生空难。他们死的时候我才十二岁,十二岁的我什么都不懂,如今我已经长大了,我不想让爸妈的心血白费,我知道那个让我失去了爸妈的项目没有完成,我将带着我父母的期望去谈成这个项目回来接手公司!"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眶中带着泪光,目光坚定而倔强,掷地有声,让人动容。

因为当初唐氏夫妇去世的时候正是公司发展最好的时候,后来,他们去世之后,唐松仁接手之后,他偏听偏信,公司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市值一年不如一年。

作为董事,他们自然是希望公司越来越好,而不是走下坡路。

唐松仁和刘丽丽听着唐蓓蓓的话,气的全身发抖。

原本他们运筹在握,只等唐蓓蓓签下股权让渡书,唐氏就是他们的了。

"唐蓓蓓,您到底在胡说什么!什么你的公司!公司是我爸的!你就是我们家养的一个贱种,你什么都不懂,你有什么资格继承公司!"唐婷婷听到唐蓓蓓的话最先开口,朝着台上的唐蓓蓓喊道。

唐蓓蓓轻蔑的朝她笑了笑,再次举起话筒说道:"公司不是哪一个人的,公司是大家的!"

唐蓓蓓这话底下大部分的股东不住的点头。

可点头过后,有些人又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唐蓓蓓了。

话是说的很好听,可她才十八岁,她能管好一个公司吗?

唐蓓蓓知道众人在想什么,她和众人强调了一句:"我会带着城北那块地回公司的。"

城北那块地就是当年她父母没有谈下来的那个项目。

当初他们就是为了拿下那块地,飞国外才发生的空难。

唐氏这六年来一直争取这个项目,但始终拿不下来。

她这话一出,底下的董事无不露出不屑。

就连唐松仁原本紧张的神情,听到唐蓓蓓这话,神情也冷笑了起来。

不知所谓!

他们六年都谈不下来的项目,她有什么本事能谈下来!

既然她想要丢脸,那他就帮她一把!

他嘲弄的看着唐蓓蓓,慢慢走上台,走到她身边:"既然蓓蓓有信心拿下这块地,那我这个做舅舅的拭目以待!不过,舅舅有言在先,如果你拿不下拿快地,舅舅可不敢把公司交还给你!公司如果在你手里没了,舅舅死了可没脸面对你父母。"

唐蓓蓓沉声应了句:"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谢谢舅舅了!"

唐松仁的更嘲讽了:"那舅舅就等你的好消息!"

唐蓓蓓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朝众人说道:"既然如此大家就散了,我今天还有一些私事想要和舅舅谈,今天谢谢大家的光临!"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根本睁眼都没有去看唐松仁和刘丽丽一眼。

唐松仁此时面色已经难看至极。

刘丽丽也是如此,看着唐蓓蓓的目光恨不得要把她吞了。

她哪来的胆子,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居然敢让他们这么下不了台。

众人听到这话,朝唐松仁和刘丽丽看去,看到他们维持不住的神情,都识趣的告辞走了。

……

等人走后,大厅里就剩唐蓓蓓,唐松仁,还有刘丽丽和唐婷婷四人了。

唐松仁再也忍不住怒气了,拿起大厅里的花瓶砸在地上:"唐蓓蓓,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你差点把你爸爸的公司都给毁了!你一个女孩子家懂什么?你知道怎么管理公司吗?不是我霸占着唐氏不愿意给你,我只是不想好好的公司最后被你败光了。"

唐蓓蓓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根本没有以前的唯唯诺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一家。

刘丽丽也搭腔指着唐蓓蓓骂道:"死丫头!都说狗养熟了还会报恩,你怎么连条狗都不如。"

这么多年,刘丽丽经常对她非打即骂,话越说越难听,她的心早就已经麻木了。

前世,她是瞎了眼,舅舅舅妈这样欺负她,她还以为他们是对她好,想要她成才。

但现在,她是个死过一次的人,她不会再上当了。

唐蓓蓓等他们说完,幽幽开口说道:"舅舅,别墅是我的名字,麻烦你们一家今天搬出去!"

说着起身,她又指了指刚刚唐松仁砸在地上的花瓶,一字字的说道:"这个花瓶是我妈最喜欢的,我会找人来折价的,舅舅到时候别忘了赔钱!还有……你们走的时候,我希望你们不要带走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因为这些东西都是我的!"

她说完,朝楼上走去。

唐松仁和刘丽丽还有唐婷婷听到这话,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不可置信的看着唐蓓蓓的背影。

一直到唐蓓蓓走到楼梯口,唐松仁才回过神来,朝着她的背影怒吼道:"唐蓓蓓,你说什么!"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