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06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见苏运莹气怒,苏定邦并不去理她,而是从怀中取出一颗光晕内敛、药香扑鼻的小鼎来。一边把玩着一边道:"废不废物,我说了不算。得看他能办什么事儿。今次为城主府选礼物这个重任奶奶就交给我了。为什么?怎么不交给你或者这个废物去办?就因为我本事!你知道这是什么嘛?"

不等众人回答,苏定邦便得意洋洋的道:"炼制丹药的灵器宝鼎!不仅大小随心,本身还带走五行之火,是炼丹师炼丹的不二之选。我听说新任城主大人酷爱丹道,这灵器宝鼎可谓投其所好!你说,他能不喜欢?!!!"

"这灵器宝鼎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从万宇商行买来的。一共花了我们苏家白银八千万两!不过似这种高级货色,若不是我和那万宇商行的老板交情深厚,你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得用灵石换!懂不?灵石!!!"

苏定邦此言一出,立刻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手上这只宝鼎上了。就连附近其他家族之人,也都纷纷侧目,因为这炼药的灵宝鼎确实不是他们这种三流家族可以买的起的东西!有了这只鼎,苏家这次在众多三流势力当中注定会被城主记住的!

"苍天啊,灵器宝鼎啊!我听说每一只都价值不菲!果然卖相不凡啊!"苏家亲戚纷纷感叹。

这种宝鼎可不是钱能够买的下来的,往往都需要以物易物,或者用灵石充当货币购买。但他们苏家可没有能够拿的出手的东西来换,更别说有市无价的灵石了。能够用白银来买?即便再花几千万两也是划算的!而且就跟白捡的一样便宜!

"还是定邦少爷你有面子,苏家这一代中,也就定邦少爷您有此等能力了,而有些人,恐怕这辈子拍马都赶不上呢。"

"是啊,是啊。运莹啊,同样都是老太太的子孙辈儿,你这孙女儿相比起来可就太差了一些。"

俗话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虽然苏定邦买这宝鼎花的是她们苏家的钱,但就凭他能用钱买到这宝鼎,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苏运莹被气的面红耳赤,连带着就连给她惹事儿的"导火索"韩信也恨上了。若不是这个混蛋,她也不会被苏定邦拦在这里当着全族和其它家族的面讥讽!现在她后悔了,自己干嘛要带这个家伙来啊!

韩信本不打算做什么,反正被耻笑他已经习惯了,但今天看着苏运莹因为他被当众羞辱,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却生出一股怒意。

他突然上前一步,伸手在这巴掌大的宝鼎之上弹了一指"当~"声音清脆。但韩信听了,却是眉头一皱。这个举动把苏定邦吓了一跳。

"韩信,滚远一点儿!要是被你这种废物污了我的灵宝,你赔的起吗!"

韩信却露出一丝微笑,道:"这炼药的宝鼎乃是一个炼药师炼丹成败的关键之一,所以但凡宝鼎都是价值连城的。就算是那万宇商行的掌柜失心疯也不会用银子卖的。我听你这宝鼎的脆响回音,虽然清脆,但其中却有波纹震荡之音色。也就是说,它的材质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么上乘。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样子货罢了。如果真有人用它炼药,恐怕爆炉的几率会很高……"

听他这么一说,苏定邦的脸色立刻便露出了惊慌之色。一看他这表情,苏运莹就知道韩信说对了!而且苏定邦知情!

"你……你胡说八道!像这种高级灵宝你这种货色怎么可能能够判断出它的材质!"苏定邦依然嘴硬,但头上已经冒出了虚汗。

"你……你……你说的真事儿一样!但其实你是羡慕嫉妒我,所以才百般诋毁我!"苏定邦色厉内荏的道。

见他这副模样,韩信却是笑了。道:"苏定邦,咱们苏家虽然是三流家族,但也不是一个万宇商行能够欺骗的。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找个鉴定师过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被他这么一说,苏运莹也反应了过来,道:"我明白了!苏定邦,你一定是原本就知道它有问题,却用千万两白银买下!实际上是与那万宇商行的老板做扣儿中饱私囊!我看这千万两白银大多数都已经落入了你的荷包了吧!"

被苏运莹戳破苏定邦的伎俩,周围的亲戚也都恍然大悟。不过却没有人说什么,因为苏定邦他可是苏家家主苏老太太的心头肉,嫡子长孙啊!就是要老太太的命,她都不皱眉,何况是买一只有问题的宝鼎。而且至少从卖相上看,这灵宝鼎价值不菲。

不过这事儿悬就悬在这宝鼎是送给城主大人的!万一被城主大人发现这鼎有问题,到时候可就真的彻底"记住"苏家了!所以苏定邦若真的故意在这件事上敛财,那还真是有点儿坑整个儿苏家的意思了。

"你们都在这儿闹什么呢?!"正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正是老太太来了。

"奶奶,苏定邦故意买有问题的灵宝敛财!这宝鼎特别容易炸炉!若是被城主发现,以后苏家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他这是要坑咱们苏家啊!"一见自己奶奶来了,苏运莹立刻告状。

这老太太是什么人,苏家现在实际上的掌舵人,不仅强势,心思也通透。所谓"人老精鬼老灵",她吃的盐比苏定邦吃的饭都多。她一看此时苏定邦眼神躲闪、面色惊慌,就知道苏运莹所言八九不离十。

不过老太太却并没有怒斥苏定邦,而是开口问苏运莹道:"这些话是谁说的?"

苏运莹一指旁边的韩信,道:"他……"

老太太转过头看向韩信,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你懂炼器?"

韩信立刻便语塞了,他总不能说:"这东西我们韩府有的是,见怪不怪。"现在说这话,岂不是失心疯?

于是便道:"偶尔听别人说的……"

老太太立刻冷哼一声儿道:"哼!道听途说喽?!你也敢胡说八道?!"

苏运莹一见奶奶不信,立刻便帮腔道:"奶奶,虽然韩信也是听说,但万一所言不虚呢?这可是献给城主大人的!不然我们请一名鉴定师来鉴定一下吧……"

"够了!"还不待她说完,老太太已经沉了脸,怒声儿呵斥了出来。

"运莹!你怎么也跟着韩信胡闹!这种事情,是当众随便乱说的吗?!!!"

言罢她转头对战战兢兢的苏定邦道:"把宝鼎给我……"

苏定邦虽然不太情愿,但奶奶的话他不敢不听,于是便将这宝鼎递了过去。不过老太太接过之后,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淡淡的道:"没错,这确实是灵器宝鼎……"

听闻此言,苏定邦立刻便大笑道:"怎么样!苏运莹,我说你不识货吧!竟然连废物的话你都信!果然和废物待在一起太久,连你都变成废物了……"

"够了……"苏定邦还待再次嘲讽,却被老太太打断。老太太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定邦,吓的他一缩脖子,然后才道:"运莹,以后要分清是非,不要偏听别人之言,伤了自家人的脸面。当着这么多其它家族的面呢!让外人笑话!你还嫌我们苏家的脸丢的不够吗!"

这话老太太说的是有些重了,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老太太这是揭了苏运莹的伤疤啊。

苏运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眼泪已经在眼圈之中打转了。韩信见状,心里没来由就是一痛,于是立刻上前道:"奶奶……"

"啪"他话还没出口,便被苏运莹甩了一巴掌。"闭嘴!还嫌我丢人丢的不够吗!"

老太太此时也是面无表情的道:"好了,好了。今天是城主府的大日子,你们就别闹了。韩信,去给定邦赔个不是,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定邦少爷,对不起了。"为了苏运莹,韩信硬着头皮道。

"没什么,少爷我大人大量,总不能跟一个废物一般见识。"苏定邦得意洋洋的道。

然后又凑近了韩信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韩信,你以为奶奶看不出这鼎有问题?你以为就你聪明?哼!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找我的麻烦?!告诉你,以后见到我,我打了你的左脸,你就乖乖的把右脸也伸过来,否则我让你这个废物连软饭都吃不上!"

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韩信的手攥成了拳头,不过慢慢的,又松开了。和自己的亲生父母、亲奶奶的所做所为相比,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仅仅只是再一次的证明了韩信的无能。不过冷静下来的苏运莹却想明白了,其实韩信的话是对的,那宝鼎确实有问题。只不过老太太并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承认!已经没有献给城主大人的贺礼的代替品了。如果不认,城主大人未必一定能够发现。可一旦认了,这件事立刻就会传到城主大人耳中,到时候苏家一样会被城主大人排斥、厌恶。

"抱歉,刚才是我太冲动了。我欠你一个巴掌。"苏运莹情绪低落。

"一个巴掌而已,再说也不疼……"韩信一如既往的逆来顺受。

"你难道就不能有一点儿尊严吗!"苏运莹恼怒的低声说道。

"难道你就一直这么窝囊的活下去?!算了,我也懒的管你了。反正我们迟早是要分开的。"

看着苏运莹离去的背影,韩信能够感觉到她身上所背负的压力。来自家族的压力,来自生活的压力,当然,更多的是来自自己的压力。

"你希望我改变吗?如果是你的愿望的话……"看着那单薄、凄美的背影,韩信的心中燃起一丝火苗。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