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06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盛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苏家的座位自然是被按排在广场的中后位置。但就是这么个位置,也足够苏家众人兴奋的了。这还要多亏了那只宝鼎。

在最前排的位置,城主大人正与风云城几大老牌世家推杯换盏。在坐的都是老狐狸。城主想要在风云城站稳脚跟,必须要仰仗这些在风云城根深蒂固的老牌势力。

而与自己的父母官打好关系,也是这些势力的目的,两者可谓一拍即合,所以这话便谈的分外投机。

只是正说着话,城主府管事突然跑来在城主耳边低语了几句。城主闻言眉头一皱,道:"你说的可是真的?那宝鼎竟然只是个样子货?!!!"

"不会有错,我们府中的鉴定师亲自验过了。材质确实不好!"管事低头道。

"岂有此理!竟然糊弄到我头上来了!简直不知死!!!"城主大人冷哼一声。

"城主大人何事动怒?我等是否可以为城主大人分忧啊?"天家家主天君问道。

"唉~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一个想要玩儿心机的三流小家族罢了。你去,将他们轰出去!等过了今天,我再慢慢跟他们算这笔账!"城主大人道。

正此时,城主府大总管突然一脸惊慌的跑过来在城主耳边低语了几句。城主大人闻言之后脸色大变。

"圣京……韩府?侯爷府?"城主大人确认道。

"是的,就是圣京侯爷府,韩府!"大管家急忙点头。

"各位,我有些急事儿,失陪一下……"城主大人都没等几位家主的回话,火急火燎的便跑向了后院,只留下一脸疑惑的众人。

管事虽然不知道城主大人到底有什么急事儿。但既然城主大人已经交代了自己的任务,那么他便要执行。于是他便大摇大摆的来到了苏家的所在。

"苏老太太……"管事来到苏家家主老太太面前。

"管事大人万安。您找老身有何贵干啊?"老太太一脸献媚的笑容问。

"贵干谈不上,我奉了城主之命,请苏家帮个忙,不知道老太太能不能办啊?"管事阴阳怪气的道。

而老太太一听城主府要苏家帮忙,立刻兴奋的道:"城主大人有命,老身便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管事大人有事尽管吩咐!"

"肝脑涂地不用,你们家还不够资格!城主大人让你们悄悄的滚出城主府!最好不要惊扰了其它客人!听清楚了吗?!!!"管事冷笑着道。

"啊?让我们滚?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老太太彻底蒙了。如果被城主当众赶出去,以后苏家在风云城就彻底的站不住脚了!也许会因此而衰落下去,直至消亡!!!

"为什么?你送了个什么货色给城主大人,自己心里没数吗?!你真当我们城主府都是傻子?全都是没见过世面的白痴吗?!"管事冷冷的道。

"这……"老太太一下子明白了,宝鼎的事情露馅了。

"管事大人,您听我解释……"苏家老太太急忙想要解释,但却被管事伸手阻住。

"老太太,跟我解释没用。现在是城主大人让你滚!你想要解释?等城主大人心情好,你再解释吧。不过前题是苏家能够活到那时候……"管事冷笑道。

"管事大人……求……"老太太还想再求,突然便感觉一股强大威压从门外袭来。一名身穿黑色华服的中年人凭空出现在了大厅之中。

"云岚境高手!!!"

感觉到这股威压,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颤!那些世家大族也都纷纷收了声儿看向这人。

云岚境是什么?那可是威能感知天地的存在,踏入了云岚境界,便是上接云岚下同地脉,可初步借用天地灵气战斗了。在这小小的风云城中,谁家有踏入云岚境的武者,谁家便是一流势力!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但即便如此,城主府是何地啊?!城主可是代表着朝廷!大周王朝的命官!挑战朝廷威严?!不要命了?!

不过令人疑惑的是,城主大人见此情景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看样子应该是早就知道。

"各位叨扰了。武某今日前来,乃是奉家主之命送聘礼来的。你便是苏家家主吧!"洪亮的声音响起,这名武者看着苏家老太太道。

"正是老身。不知道阁下的家主是何方神圣?"老太太一脸的蒙。

"这个武某人无可奉告。您只要安心接着聘礼便好!"说着话,这位武者腰间光华流动,一件件礼物从他腰间的乾坤袋中飞了出来。

"灵宝凤翅金叉一只……朱玉霞帔一件……流光凤冠一顶……云身仙草一对儿……紫云灵芝一枚……万年灵参一只……玄级灵丹武境丹一枚……"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礼物被满满的摆了一桌子。不过看那先拿出来的凤冠霞帔和金钗……这还真就是聘礼!

看着这一桌子珠光宝气,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各大家族都目瞪口呆。就凭这聘礼,可不是哪个普通家族能够拿的出来的,即便是风云城中最顶级的势力天家都不会为娶媳妇儿花这么多钱。

倒不是拿不出这么多好东西,而是作为聘礼来说,太丰厚了!

"敢问这位先生,您是哪个家族的?看中的是我们苏家哪位姑娘?"苏老太太的脸上都乐开了花儿。这明显是某个巨族世家的公子看上苏家的姑娘了,这些聘礼还是其次,若能够攀上这门"高枝儿",她们苏家从此在这风云城中便无人敢惹了,包括城主在内!

不过这位武先生却并未回答,而是道:"武某只是负责下聘,其余的家主没有交代,武某不敢擅权!还请老太太见谅。告辞……"话音未落,这位武先生已经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人刚一走,整个儿城主府便炸开了锅,众人议论纷纷。

"奶奶!这肯定是给我的聘礼!"一名年纪只有十几岁的花季少女惊喜的喊叫着跑了过来,翻看着这些宝物。

这女孩儿叫苏紫衫,是苏家公认的排行第二的美女,也是如今这风云城中最美的未婚女子。她说这话,还真没有几人能够反驳。

"苏紫衫!你别自作多情!我们几个也未出嫁呢!怎么就不能是聘我们的呢?!"另外几个苏家女孩儿立刻反驳。

"你们?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性!以为人家世家公子是瞎的吗?选你们不选我?"说到这里,苏紫衫面色有些难看,但却又有些复杂的看了苏运莹一眼。

"咱们苏家,也就苏运莹还能与我的美貌比肩,不过可惜了,她已经嫁做人妇,失去了攀上枝头变凤凰的资格。这么说的话……韩信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啊……呵呵呵呵……"

她这是在报复苏运莹。就因为苏运莹在,她永远都是这风云城美女榜上的第二名!哪怕苏运莹已经嫁了人,也没有改变。这种怨恨可是已经累积到她恨不得杀了苏运莹的地步。

听了她的话,苏运莹虽然心中也有些不舒服,但毕竟已经嫁做人妇,不该有的念头她还是不会乱想的。不过有个人却不一样。

蒋云,苏运莹的母亲。她本来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儿,嫁入苏家本以为是跃上枝头变凤凰,却没想到嫁了个窝囊废,结果在家族中没有丝毫地位。

不过苍天开眼,让她生了个漂亮女儿,可以让她"待价而沽",来个母凭女贵,将苏运莹嫁入豪门,对于这一点,她从来不曾怀疑。却没想到被苏家老爷子一句话全毁了。

看着眼前这满眼的华丽和四逸的灵气,再想想当初苏运莹大婚时韩信连个屁都没送,她这心里就更恨了,看着韩信的眼神中凶光毕露,恨不得杀了他。

而韩信此时也是面色难看。倒不是被蒋云那恶毒的眼神瞧的,而是他知道这聘礼是谁送的。

那名武先生分明就是他韩家的亲卫,母亲施华身边的侍卫。

"韩家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意欲何为?而这些聘礼又是什么意思?!!!"想到此处,韩信便悄悄起身,跟了出去。

武先生并未走远,停在门外不远一角落貌,似在等韩信。见韩信走来,便道:"二少爷,夫人想要见你。"

"见我?呵呵,她竟然还记得有我这么个儿子?!"韩信不置可否。

"小少爷,侯爷病重,大少爷被奸人陷害身陷囹圄,现在侯府只有您能代替韩家!请您回盛京主持大局。侯府不可一日无主!"武先生道。

"一日无主?怎么会,不是还有奶奶在吗。侯府大小事宜向来都由她一人作主,韩家有没有男人当家都无所谓,更何况是我这个被流放了的弃儿?!一个风云城中三流世家中不成器的赘婿罢了。回去不是更丢她的脸面?!"韩信撇了撇嘴。

"二少爷!此次便是老太君亲命我们接您回去的!"

此言一出,韩信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就因为她要确保大哥在侯府的绝对继承人地位,她便将我如垃圾一般扔到这偏远之地不闻不问,任由我自生自灭!她可曾想过我也是韩家之子!我从来没有作错什么,却处处被针对,即便是一条狗,养了那么多年也该有些感情了吧!现在她说让我来便来,让我回便回?!还真当我是韩家的一条忠犬不成!"

仿佛是倾泻完了所有怒火,韩信再一次恢复了那副懒散模样,转身道:"我已经习惯了现在这种没有压力的生活,窝囊废的日子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难过。"

说完话,韩信一步三摇的回到了宴席。看着他的背影,武先生不由得暗叹了一声儿。若他也经历韩信所经历过的一切,恐怕也会像他如今这样甘于平凡,或者可以说是自甘堕落吧。

而广场之中,苏家老太太此刻已经是乐的合不拢嘴了。不论这聘礼是给谁家姑娘的,总而言之都是给她苏家的。只要和这家神秘的豪门搭上关系,她们苏家在这风云城中便可以高枕无忧无人敢惹了!

没看人家一名普通送礼的下人都是云岚境高手吗?在这风云城中,还没有谁家有这么大的手笔。即便最强的天家都不行!此时,她已经完全把城主府要"请"她们出去的事情忘记了。城主府也选择性的忘记了这回事儿。

"好了好了,都别争了。既然人家没说明是给谁的,就暂时放在我这里保管着。估计过些日子这位神秘的公子就会现身了。到时候你们几家的姑娘都矜持着点儿,别丢了我们苏家的脸。"

既然老太太发了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敢有什么非议。就这样,这场城主府的盛宴竟然以这么一种方式结束了。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蒋云这顿饭吃的是味同嚼蜡,连带着她的夫君,苏家排行老二的苏广耀也是吃的小心翼翼,生怕触了老婆大人的眉头,回家拿自己撒气。

苏广耀虽然在苏家排行第二,但不论是城府还是心机都比不上其他兄弟姐妹,在苏家只能做个管事,那些油水丰厚的差事轮都轮不到他。这也导致了他们家不论是地位还是财力都比不过其他亲戚。

"走!"盛宴一结束,蒋云便黑着脸率先离开,连韩信都没等,三人坐上马车便离开了苏府。

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韩信脸上泛起一丝苦笑。看来这位既势利又小心眼儿的丈母娘又把气撒到自己头上了。

回到家,苏运莹将自己关进了房间。蒋云抬手便砸了一只廉价的花瓶,指着苏广耀便骂。

"都是你没用!不然爹怎么会将那个韩信直接塞到咱们家!也不知道他抽了什么疯!我好好的一个女儿,一生的幸福就毁在你们手上!我不管,既然老爷子已经不在了,让运莹休夫!休了那个韩信!"

"不行啊夫人!"苏广耀一脸的恐惧。

"我爹在世时特意嘱咐我要善待韩信,而且不论如何不能让他脱离苏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老爷子的话犹在耳边。

"再说咱们苏家从来没有过休夫的前例,三年前那场婚礼已经是全城的笑柄了,如果再让运莹休夫,苏家的脸就都丢光了!我母亲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她不允许?那就由着咱们家自己承担这么个废物吗?!三年了,老太太就连个苏家最小的管事都没给他一个!让咱们白白养了他三年!现在她嫌丢人了?!不行,今天必须休了那个韩信!正好今天他污蔑人家苏定邦,就借着这个借口休了他,老太太也不会说什么的!"

蒋云和苏广耀大吵可是一点儿都没背着别人,下人、仆从都听着呢,韩信刚一进家门,便听到了蒋云的话。他没有进屋,而是坐在了门外的台阶上望天。

"休夫吗?也许这对运莹也算是一种解脱吧。"韩信心中苦涩的想道。

"我是不会休夫的。"苏运莹推开房门走了出来。虽然面容憔悴,但表情和语气却很决然。

"为什么?!那个废物有什么好?!好女儿,你听我的。妈是过来人,你不要为了没用的面子放弃了后半生的荣华和幸福。妈都替你想好了。以你的姿容,即便是休了夫的,这风云城中的男人也会排着队来家里提亲。虽然做不了正房,但做一门宠妾绝对没问题!"

"而且今天这架势你也看到了。那位看上苏紫衫的公子绝对是世家大族的公子。以你的容貌,轻易便能迷倒他!只要他娶了你,即便是妾氏,咱们家后半生也衣食无忧了。你若是争气再为那公子生个儿子,估计就连老太太以后见了咱们,也得和颜悦色的说话呢!"一想到自己扬眉吐气的样子,蒋云的心便更加的火热了。

"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告诉你,我是不会休掉韩信的。虽然他窝囊、无能!但我们俩是明媒正娶的夫妻。这三年来,他默默承受着所有的非议,从来没有半句怨言。就算一条狗,养三年也该有些感情了吧!"

听了苏运莹的话,韩信在心中苦笑,但同时更多的是开心。他听出来了,苏运莹对他有感情!

"看来恨极了,真的会产生爱啊……"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