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28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周北冥匆匆走下飞机。

由于行程太过匆忙,那一身未换的迷彩装,脸上未曾擦洗的油彩,让他看起来,像及了来自劳务市场的农民工。

从衣着得体的人流中穿过,面对一双双诧异,且有些鄙夷的眼神,周北冥毫不在意。

在他手中,有一张合影照片,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妈妈,以及活泼可爱的女儿。

整整十二个小时的行程,周北冥的眼睛始终都在看着手中的照片。除了手中的照片,再无任何事可以触动他。

照片上的母女,正是周北冥阔别七年之久的妻子苏澜、素未谋面的女儿苏小鱼。

周北冥本是江南豪门周家子弟,却因双亲意外早亡,被大伯和三叔联手逐出了周家。

无奈投靠父亲生前手下,容城苏家族长苏明山,入赘苏家娶了苏明山的孙女苏澜。

由于苏明山随后过世,便没人知道周北冥身份,苏家上下,自然是无人待见这个毫无背景的软饭赘婿。

尤其是苏家老太太,更是公然说,如果周北冥不离开苏澜,就将苏澜一起逐出苏家。

事业无成,身份卑微的周北冥,为了能够给予苏澜更好的未来,最终选择离开苏澜,远赴海外。

这本是一段可以永远尘封的记忆,直到昨天,华夏江南周家,托人将一些事情告诉周北冥。

七年了!

苏澜没有如当初苏家所说那般,嫁入门当户对的豪门,反而是在周北冥离开时,苏澜怀孕生下女儿,独自照顾了女儿六年。

想到这些,周北冥的心就一阵作痛,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当初要离她而去!

机场出口,数辆豪车并排停在专用车道上,四下更是站着数个身着黑西装的保镖。

能有如此阵仗的,在整个江南区只有周家。

看到周北冥从出口走出,等候多时的周家族长周向荣,立刻招呼保镖围成人墙,遮挡众人视线。

周向荣三步并做两步迎上周北冥,亲切而激动的说:"北冥,你回来了,这些年大伯一直都很想你。"

周北冥眉头皱了下,淡声说:"哦,难得了。"

本来周向荣还想寒暄关切几句,可是却发现周北冥竟越过自己准备离开,连忙快步追了上去。

"北冥,你等等,大伯有事想请你帮忙。"

周北冥头也不回的说:"我一个被周家逐出家门的人,怎么能帮的上周家族长的忙,您找错人了。"

周向荣气喘吁吁的拦在周北冥面前,"周家现在生死存亡,如果拿不回被索马里海盗抢的货船,周家百年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七年前,生死看淡的周北冥远赴海外,加入了雇佣兵组织。如今他已经是中东北非地区,最大的雇佣兵组织首脑。

同时还是国际贸易公司,鲲鹏集团的董事长。

周家在索马里被海盗劫持的货船,对于周北冥来说,要夺回来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周向荣无意中得知周北冥身份,犹如抓到救命稻草般,厚着脸皮想找周北冥帮忙。

这会儿,周向荣见周北冥依旧无动于衷,更是苦苦哀求。

"北冥,血浓于水啊!大伯也不会让你白帮忙,你现在回来了,大伯可以把容城盛世集团送给你。"

盛世集团?

周北冥脸色微变。

盛世集团是容城第一集团公司,整个容城经济市场中的帝王级存在。

在容城,任何势力和家族,面对盛世集团,都是要毕恭毕敬,俯首称臣的!

盛世集团市值,保守估计五百亿!

可是周北冥却还是随意说:"我回来,不是来占你们周家便宜的。"

"北冥你……"

周向荣心急如焚,"再不管怎么说,我也托人告诉了你苏家的事情吧。"

周北冥双目寒芒尽露,"你告诉我,为什么过了七年才告诉我?你早干什么去了,不要说你一直都不知道,苏澜没有离婚,我还有个女儿!"

周向荣吓的倒退几步,"小瑞,确实是大伯一时糊涂。"

"现在我不想和你计较这些,我只想回家。"

"先回家也对,毕竟都七年了,我问过了,今天苏家人都在家族会馆举行家族聚会,我让人你过去……"

"不用,我坐公交车就行。"周北冥说着,便径直向对面的公交站台走去。

"那家族的事?"

"我现在没空,另外,我希望你不要向外人透露我的身份!"周北冥说着,人已经到了对面马路,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我肯定不会对任何人提及……"

看着周北冥离去,周向荣更是焦虑不安,这可如何是好。

……

雅苑会馆,是容城苏家的家族会馆。

正如周向荣所说,今天是苏家的季度聚会日。此时雅苑会馆外,车辆云集,沈家上下都在门口,等待当家人苏老太太的到来。

苏澜一袭素色西装,长发垂肩,虽不施粉黛,已为人母,在人群中却依旧光彩照人,不愧容城第一美女的称号。

或许是因为苏澜的美丽,让其他人心怀妒忌,苏家其他人,都有意无意的和她保持一定距离。

在会馆空地上,年幼的苏小鱼,正和苏家的几个孩子玩耍。

"臭小鱼,滚一边去,我们不和没爸爸的野孩子玩!"

一个胖胖的男孩,蛮不讲理的推开了小鱼。

小鱼虽然瘦小,却一点儿都不怕,生气的也推了男孩一下,"臭蟑螂,我有爸爸!"

男孩不小心摔倒,哭着就跑到人群中的一个男子面前,"爸爸,苏小鱼打我,还骂我是蟑螂。"

本来还满脸红光的男子,见儿子受了委屈,脸立刻阴沉下来,气势汹汹的走过来质问小鱼。

"你敢打小强,还骂人,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对小鱼兴师问罪的男子,正是苏澜的堂兄苏建。

"是小强先打的我,他还说我是没爸爸的野孩子!"小鱼一脸的不服气。

"哼~你本来就没有爸爸,小强说错了吗?给小强道歉!"

"我就不!"

小鱼怒视苏建,再次大声说:"我有爸爸!"

"小小年纪,就敢顶嘴,我看你是欠打!"苏建说着,就伸手要打小鱼,给自己儿子小强出气。

周北冥一直在远处看着孤零零的苏澜,以及活泼可爱的女儿苏小鱼,可是他却不知该如何面对妻女,以至于迟迟不敢上前。

直到看到女儿和男孩打架,苏建训斥女儿时,他才快步向女儿跑去。

苏建手刚抬起来,周北冥便已经站在了女儿面前。

"你想干什么?"周北冥冷目怒视苏建。

突然出现的周北冥,吓的苏建不由后退一步,好一会儿,他才有些惊讶的说:"你,你是周北冥?"

周北冥还没开口,就听到身边的小鱼,用疑惑的语气问,"爸爸?"

一声"爸爸",让周北冥激动不已,他连忙看向女儿。"小鱼,你认识爸爸?"

可爱的小鱼抬着头,水汪汪的眼睛中有喜悦更有委屈,"哇~爸爸,你怎么才回来?"

女儿的哭声,让周北冥心都快碎了,他连忙抱起女儿,"小鱼不哭,都是爸爸的错。"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