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65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叫周七,打小在北方一个偏僻的农村长大。

由于那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人们的思想都比较封建,加上我爷爷是风水先生,我从小接触的各种迷信事件特别多,就拿我自己来说,身上也有个至今无法解开的谜。

听我三叔说,我五岁那年在河边玩耍时不小心掉进河里,全村人寻了我整整一天都没有任何线索。

我妈崩溃大哭,说我肯定被淹死了,但我爷爷摇摇头,说我明天一早准回来。

当天晚上,他在河边设法摆阵,还把我的被褥和枕头放在河边,被褥的旁边放了个碗,碗里面是我最爱吃的煮鸡蛋。

准备妥当后他便回了家,次日一大早让我爸妈去河边接我。

当他们到那时,我居然老老实实的躺在被褥里熟睡,看起来安然无恙,这件事我爷爷让家人严格保密,对外说我是被河工给救下送了回来。

不过,我人虽然回来了,可打那之后我就变得体弱多病,身子总是凉如冰,面色惨白,白天乏力瞌睡怕太阳晒,夜晚却精神头十足,还总能看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每当我指着那些奇怪的东西给爸妈看时,他们总是掩面哭泣。

后来上了学,同学们也总排挤我,对我指指点点,说我是怪胎,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气不过跟同学打架,但身子瘦弱的我哪是别人的对手啊,经常被打的鼻青脸肿。

由此我也变得不爱去学校,不爱和人交流,性格变得孤僻怪异,经常对我爸妈大吼大叫,后来身子也越来越糟糕,有一次病重去医院,医生都给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妈不忍看我这样下去,她哭着跪着求了我爷爷好久,让我爷爷救救我。

我清楚的记得,她求爷爷时,我爸多次阻止她,而且对她破口大骂,甚至还生平第一次动手打了我妈。

这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但最终的结果,爷爷自然是愿意救我。

具体是怎么救我的我不清楚,因为我爷爷摆坛设法之后我就昏迷了三天,醒来后我体弱多病的毛病就没有了,奇奇怪怪的东西再也看不到了。

只是我爷爷的身子,却突然急转直下,一天不如一天了。

也是从那时开始,他开始教我学风水,教我练武学内功,让我未来走他这条路,说来我的天赋还是很高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学会了基础的风水,卦术,符咒,炼药等等。

只是在我十五岁这年,爷爷突然去世了,临死前,他把我叫到屋子,给了我一本名为《十七风水秘术》的古籍,然后给我留下三条训诫:

其一,十八周岁之前不能给人算命。

其二,找老婆不能找"杨"姓。

其三,他给我的这本古籍一共有十七个秘术,但最后两个秘术用牛皮纸封了起来,六十岁之前绝对不允许我打开。

让我再三发誓保证之后,爷爷才闭上了眼。

他下葬那天,我爸哭的最伤心,不知道为什么,打那天之后,他看我的眼神里总是充满着恨,我们父子两的关系也慢慢的有了间隙,那感觉就像是我害死了爷爷一样。

这让我又委屈,又很难理解。

爷爷去世后,我全家搬到县城,爸妈开始做起了服装批发的生意,日子越来越好,而我的生活也步入正轨,和同龄人没什么两样了。

直到十八岁那年,离着我生日还有一个月时,我没忍住破了爷爷给我留下的规矩,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麻烦,还差点丢了小命,且听我慢慢说来……

十八岁那年高考落榜后,我怀着一腔热血去省城打拼。

刚去那就被高楼大厦和很多新鲜事物吸引,尤其是省城的女孩子们,她们长得漂亮打扮洋气,跟她们一比我简直就是个土包子。

后来我在一所大学里找了份超市服务员的工作,青春懵懂的我,很快喜欢上一个叫唐芊芊的女生。

她是这所大学的校花,长得很有女明星的气质,身材也是那种又高又苗条的,可能是家境好吃的好,她发育也比同龄人要快得多,我总是看着她发呆,胡思乱想,并且感慨:

怎么会有女生能漂亮到这种程度呢?

可惜的是,我这种出身的人,和她这种富家千金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想我们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交集,哪怕说上一句话吧?

然而,幸运总是悄悄来临。

有一次唐芊芊的班里举行爬山郊游,需要我们超市提供很多物品,老板让我负责帮他们运送到山上。

当我忙活完,坐在他们旁边休息时,有几个人突然聊起关于风水的话题,并产生了激烈的讨论。

有个叫张世峰的男的,说风水师算命先生等等都是大骗子,国家就该把这类人全抓到监狱去。

这人我认识,他并不是学生,是个社会青年,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家里好像是开矿的特别有钱,是个典型的富二代,经常开着一辆悍马来学校把妹。

他最近一直在追唐芊芊,前两天还在我们超市买了很多装饰蜡烛,用来给唐芊芊表白,不过被拒绝了。

今天他死皮赖脸跟着来郊游,仍旧是为了追唐芊芊。

话说回来,张世峰说风水师都是骗子后,唐芊芊还反驳他:"我觉得大部分是骗子,但也有些风水先生是有真本事的吧?我爷爷曾经给我说过一个风水先生,很厉害的。"

"有个屁,全都是骗钱的,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这个啊,不然你给我找个风水师,你看我怎么当面打他脸!"张世峰满脸不屑。

本来我就看他不爽,而且他又侮辱风水师这个职业,我忍不住反驳他:"之所以你觉得风水师是骗子,主要是市面上太多风水师都是假的骗钱的,他们只在书里面看了一点点的风水知识,就装自己是大师,其实只了解了风水里面的'形',很少涉及'气',正真的风水师,是形气皆通,算的还是很准的,也是有真本事的。"

"你懂风水嘛?"唐芊芊略微激动的看着我,眼神有一丝丝的小崇拜,显然她对风水这一类是比较感兴趣的。

而旁边的张世峰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大概是怪我反驳他让他没面子,同时抢了他风头吧。

"嗯,懂一些。"我按耐住激动的心情说道,唐芊芊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

"那你帮我看看手相吧,哈哈!"唐芊芊伸出玉手过来。

我这下更激动了,可以说脸红心跳,都不敢去跟她对视,看着她那纤细白嫩的手,我自然也想给她看看手相。

不过想起爷爷对我的训诫,我只能遗憾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答应过我爷爷,十八周岁之前不能给人算命,在过一个月就是我生日了,你到时候可以去超市找我,我会一直在那上班的。"

"哈哈!"一旁的张世峰看着我大声嗤笑:"真他妈要笑死我了,咱能别这么搞笑好么?你说你一个超市服务员,好好的搬你的水就是了,还想用这种小伎俩泡妞是吗?"

"我确实会算。"我再次说道。

"哟,非让我打你脸是不?来,你有种就给我看看,就我这面相,你能看出个什么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张世峰从石头上坐起来,往我这走了两步。

"我说了,十八周岁之前不能给人……"

"快拉倒吧你,别在那装了,想用这个法子钓妹子?你也想太多了吧,哥告诉你,这年头有钱才是王道,明白不?"说着,他还掏出他的悍马车钥匙晃了晃。

他旁边有不少势利眼,这时全巴结起他来了,说我一看就是乡下小地方来的,比较迷信,别跟我一般见识。

我不服气,跟他们争吵起来,这一吵起来就急眼不理智了,居然给他们说我不但会算命,还会驱邪驱鬼捉妖,帮人改命。

虽然这都是实情,但这节骨眼说这个,他们自然更不可能信了!

果然,就连唐芊芊也失望的看着我,显然认为我是在这瞎吹牛。

这下我坐不住了,我觉得我必须要证明自己,爷爷的训诫也抛到脑后去了。

随后,我仔细打量起张世峰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

他天庭饱满,耳垂肥厚,乍一看确实有大富大贵之相。

可仔细一看,鼻梁低陷,人中浅窄且有弯曲,眼珠也外凸超过眉骨范围,近鼻梁处的眼白还很多,这面相可以说是"凶中之凶"。

最要命的是,他的左眼角下方长着一颗黑痣,这乃短命之相,一般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

而他的太阳穴旁边长了一个痘痘,颜色暗褐且痘痘已经成熟,跟其他的凶相叠加在一起,这就说明他大限已到,再加上他叫张世峰,名字里有个"峰"字,峰乃山,现在我们就正在山上郊游,很可能这里就是他的最终归宿啊!

这也就是说,今天可能就是他的死期!

看到这,我淡定不下来了。

虽然我很讨厌张世峰,刚刚也跟他争吵了半天,被他嘲讽了半天,可这毕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爷爷生前也一再叮嘱我,以后一定要心存善念,帮人消灾解难,让我眼睁睁看着他出事,我有点于心不忍。

我走到他跟前:"你这面相大凶啊,快让我仔细看看你的手相,能帮你化解就化解了,不然你今天可能就要……"

"去你妈的!你才面相大凶呢,在这咒我呢是不?你他妈是不是想死?"张世峰一把推开我,若不是被旁边几个女学生拦着,他肯定要暴揍我一顿。

我知道跟他来硬的没用,我必须用其他的方式证明我懂风水,先让他信任我,我才能帮他化解。

可是,该怎么证明呢?

抬头看了看天,此时晴空万里,一片云都没有。

但是东南方向有棵树的树梢正没有规律的乱摆着,这说明起了乱风,东南方起乱风,这是要下雨的节奏。

接着,我又根据其他的观测推断出结论,半小时内要下雨,雨还会很大,持续时间十分钟左右。

"大家都不信我是吧,我今天就证明给你们看!"我指了指天:"你们看看这天,会不会下雨?"

周围的人瞬间哄笑起来,都说太阳这么大,怎么可能下雨呢。

"半小时内准下雨,持续时间十分钟左右!"我说道。

张世峰笑得脸都要变形了:"要是一会能下雨,我给你叫爷爷都行。"

而一旁的唐芊芊,抬头看了一眼天后又看了看我:"这种天,怎么可能下雨呢,唉!"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