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79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文泰初年,八月十五。

    正值月圆之际,天空却阴沉沉的,乌云下压笼罩了整个亦王府,雕梁画栋的宅院在暗云笼罩下显得晦暗阴森,秋风带着透骨的凉意席卷而来。

    老旧的寝殿内,破损的窗棂在寒风中摇曳着发出令人胆寒的吱嘎声,四处落满灰尘透着破败。

沈清瑶跪在冰冷的青砖上,带着倒刺的藤鞭一下又一下抽打在她的身上,每一鞭下去都是血肉模糊。

很痛!可身体上的痛楚却抵不过心尖上的刺痛……

白色的纱衣,早已残破不堪,渗出殷红的血迹,唯独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仍旧被完好的护着。

 她面容惨白,眉间掩着沉沉戾气,一双本该清亮的眼如死水般无澜,形如枯槁泪又带着深不见底的恨意。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带着孽种嫁进亦王府!还妄想将这个孽种给生下来么?"郝心莲讥诮的笑着,天生的媚眼中带着狠厉之色,甩着鞭子重重的抽打在沈清瑶身上,瞧见她护肚子的动作,郝心莲更像是发了疯一样狠狠的朝着她的肚子打了过去。

沈清瑶沉默的蜷缩着,视线落在静坐在一旁的亦王身上。

她一心向着亦王,却在洞房花烛夜将她送到了别的男人床上让她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一次次任由郝心莲欺辱她,如今更是想要了她的命……

沈清瑶心口疼的厉害,当初得知要嫁的人是亦王时,那欣喜与激动的心情,现在想来是那么的讽刺!

大婚当日,两台花轿同时进了亦王府,便注定了她此生的悲剧……

蔺子亦抿着薄唇笑意寒凉,他拍了拍明黄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站到了沈清瑶的面前,凉飕飕的道:"看在你和沈家成功帮本王上位的份上,本王赐你全尸。"

沈清瑶僵硬的仰起头,看着这个丰神俊朗高高在上的男人,明黄的真龙朝服加身,从此他便是名正言顺的天子,他的江山却容不下她。

"为何偏偏是我?你当真从未曾爱过我吗?"沈清瑶艰难的问着。

她脸色惨白一身鲜血的瘫倒在冰冷的地上,唇角不断有血迹滴落,剧烈的疼痛将她包裹,整个腰腹像是被锯子狠狠拉扯一般,似要将她整个人撕裂成两半她即将要生了。

这个男人却恩赐留她全尸!

死亡的笼罩让她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她要的也只剩一个答案……

"爱?就你也配与本王谈情爱?"蔺子亦嫌恶的撇了眼沈清瑶,绣着祥云的朝靴狠狠踩上了沈清瑶的手指。

他求娶沈清瑶本就只图她的身份,若不是她背后的沈家还有点用处,他又怎会将她迎娶进门?

一颗棋子还敢来跟他谈情爱?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亦王就不怕相府追究么?"沈清瑶紧咬着牙根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肚子,眼底逐渐透出了深深的恨意,她恨这个男人!

恨他无情无义人面兽心!

"相府追究?呵呵呵呵……你以为进了天牢的人还有谁能够出来?丞相府早就是一片火海了,沈清瑶你醒醒吧!"蔺子亦悠闲的踱着步子,突的又在沈清瑶面前站定,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她的肚子上。

沈清瑶的肚子里是那个人的孽种,她高高隆起的肚子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他的脑门上顶着一片青青草原!

他为了权势利益,将自己新娶的王妃亲手送到了那人的床上。他得到了想要的,换来的却是无休止的耻辱!

沈清瑶活着一日,这耻辱便跟着他一日!

"相府怎么了?我父亲呢?兄长呢?"沈清瑶死死的拽住了亦王的衣摆,眼底满是不甘,下身汩汩的鲜血流出,裙摆早已染红一片。

"相府……不过是王爷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你以为王爷为何会迎娶你?棋子利用完了自然是要毁灭了!"郝心莲呵呵的笑着倨傲的撇向了沈清瑶,这个愚蠢的女人可从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呢!

"噗!"沈清瑶一口鲜血喷溅在了蔺子亦脚边,全身的力气顷刻间丧失,她不甘心可黑暗逐渐袭来,她身上的温度也在逐渐的流逝:"蔺子亦……你不得好死!就算是化成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

"王爷她应该死了吧?"郝心莲娇滴滴朝着亦王依偎过去,踢了踢倒在地上的沈清瑶,眼底带着浓浓的厌恶,掏出帕子紧紧的捂住了鼻子这里的味道令她作呕……

"晦气,将这院子给本王烧了!"蔺子亦眼底闪耀着压制不住的厌弃,用力一脚将沈清瑶给踹开,揽住郝心莲宽大的手掌在她纤细的腰身周围游移着,又冷哼道:"将她肚里的孩子弄出来送去八王府,让八王爷好好瞧瞧他未出生的孩子!"

沈清瑶眼底最后一抹光泽逐渐消散,陷入无尽黑暗的那一刻,她无声叹息原来孩子是八王爷的……

静谧的夜被火光照亮,院里的泥土还混着暗色的血迹,沈清瑶被粗鲁的扔在了屋内,早已失了生机,她所有的滔天恨意,在这一场大火中化为了灰烬……

黑暗中一个脸上盖着半块烫金面具的男人,静静的看着那熊熊烈火,此人周身气势严寒,冷若冰霜的眼神,透着无声的杀戮……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