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39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寒风凛冽,草木萧疏。

金陵城。

东山陵园。

一袭黑衣的陈孝之,身形巍峨,不动如山,他静静地站在一座孤零零的墓碑前方,心若寒冰。

而它,仿佛一座无人问津的荒坟,斑驳的墓石,长满青苔,残破荒凉,十分凄冷。

冰冷的墓碑上有一张黑白遗像,是一位面带微笑的青年男子,硬挺的五官和陈孝之竟有七分相像,八分神似!"大哥......孝之来晚了......"

铿锵之语,带着悲怆之意。

陈孝之本就拥有一张刀削斧凿的俊逸容颜。

但此时,他略显苍白的脸色,满含激愤的语气,却令气氛压抑肃杀,令人心头颤抖!他踏过尸海血水,以无上王者之姿,从西方黑暗世界归来!但此时,却跪在坟前,静默无声!今日,他非血剑领袖,非封疆大吏,非护国神君!他只有一个普通的身份--陈子平的亲弟弟!他踏入金陵,携风带雨,只为悼念大哥!八年前,陈孝之孤身参军,只为一腔热血,毅然决然远赴边塞,镇守大疆。

那时,陈氏集团处于鼎盛时期,是整座金陵城的辉煌象征!而大哥陈子平,也被誉为第一商业奇才,意气风发,无人敢与其争锋!一时间,无数联姻豪门,开始趋之如骛涌现,想要攀上陈家这棵诱人的摇钱树。

但大哥终究选择了那个女人。

让他爱的至死不渝,却也让他白白妄送了性命的女人!"王熙虞,你联合楚家、云家,背地搞垮陈氏,逼死我大哥!"

"你当真以为,大哥一死,你们便能安心居于上位,高枕无忧?"

寒风吹拂,亦如陈孝之冷却的心脏,不夹杂一丝感情色彩。

"疆主,大哥他死于非命,证据确凿,只要您一声令下,焱兵便亲至盛宴会场,让她们血债血偿!"

身旁,那一袭戎装铁汉,面无表情说道。

他是徐焱兵,同为封疆大吏,陈孝之最忠心耿耿的副手。

人送外号:天芒!此时,他手中撑着一把幽幽黑伞,为疆主挡住雨水的侵袭。

同时。

他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护国神君,封疆大吏。

承载无数荣耀的疆主,回国以后,却要面对大哥惨死一幕!这群人,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他们趁我离开金陵这八年,欺我陈家无人,血债一笔一划,也必须由我亲自处理。"

陈孝之面如冰霜,拒绝了徐焱兵的提议。

"是,疆主!"

陈孝之的话,在徐焱兵耳中,便是军令!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喝叱!"喂,你们两个,是这座破坟的家属?"

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而来,看着面前二人,言语不耐至极。

徐焱兵眸光一寒,眉间涌起一股煞气,便要挡住此人来路。

陈孝之轻轻伸手阻止了他,目光看向来者,问道:"有事吗?"

"这座孤坟是一个老头拿钱修建的,但现在合同已经到期,如果不续交尾款,我们就要把它拆了。"

中年男子一本正经道,眼底却深藏着一丝促狭。

"这是我大哥之墓,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可拆。"

然而,换来的却是陈孝之一句冷冰冰的回答。

"哼,不可拆?你算什么东西,你说不能拆就不能拆?"

"我告诉你,有人拿钱托我办事,我不仅要把它拆个一干二净,还要将这个陈子平挫骨扬灰!哦,我忘了,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哈哈哈!"

中年男子扬声大笑,眼底尽是轻蔑之色。

哼,乡巴佬。

怪,就怪在金陵城内,竟敢有人得罪王家!这座坟的毛头小子真是有眼无珠,死了也是活该!"疆主?"

徐焱兵冷漠如常,没有轻举妄动,依旧在询问陈孝之的意思。

"不必动怒,你打电话叫他们来一趟。"

陈孝之只是静静地说了一句。

徐焱兵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简单地说了四个字:疆主有令。

随后,他便放下手机,不再理会中年男子,静静地站在陈孝之身后。

"喂,你们两个是聋子还是哑巴,听不见我说话吗?给我让开!"

那中年男子怒了,竟然上前一步,伸手硬拽陈孝之的衣领。

徐焱兵目光一寒,随手一挥,便是抡圆手臂甩了一个巴掌过去。

啪!中年男子顿然被扇飞十米之外,躺在地上不停地哀嚎。

"你特么!"

他疼得龇牙咧嘴,狠狠抹了把嘴角血迹,怒吼一声!"怎么回事!"

这一吼,吸引了不少前来上坟祭拜的人。

同时也惊动了东山陵园的副园长。

副园长急匆匆赶来,发现手下被打得如此凄惨,怒不可遏道:"你们干什么?"

陈孝之徐徐起身,目光如利剑般直视着他。

副园长突然不敢吭声了。

只觉得眼前这人,无论容貌和气质,皆是非凡卓绝。

尤其是这冷冰冰的眼神,更是如一把尖刀穿透了他的心脏。

"你,你们再怎么说,也,也不能打人啊!"

不少旁观的目光,让副园长终于鼓起了勇气。

然而。

陈孝之却沉默不语,目光绕过所有人,看向了来路。

遥遥可见,东山陵园下方的土道上,出现一辆辆浩荡而来的漆黑色吉普。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便整齐地停在空旷的场地上。

三十名身穿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冷酷男子,走下车来。

每人手里都提着一个黑色箱子,渐渐向他们逼近。

他们身上散发肃杀之气,宛若淬火的钢刀,令人心惊肉跳。

"我的天,他们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嘘,别说了,小心惹祸上身!"

周遭看客议论纷纷,驻足在远处眺望。

副园长也是眼神惊恐地看向来者。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惹了不该惹的大人物!"疆主,副疆主!"

不多时,三十名黑衣人神色冷峻,恭敬地站在陈孝之身前。

"打开吧。"

陈孝之道。

"是!"

十名黑衣人上前,将十个漆黑的手提箱一一打开,里面的东西竟然是!美金!十个箱子里,整整齐齐地堆满了绿油油的美金现钞。

数量惊人,令人不敢逼视!"这,这......"

副园长呆若木鸡,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陈孝之转头看向他,低沉的嗓音,犹若判罚一般:"重建陈子平之墓,我要你动用东山陵园最好的资源,你,听懂了吗?"

"这......好好好,大人您放心,您放心!"

副园长唇角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