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44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乔司南同时也低着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

白皙的双颊泛着红晕,眼眸氤氲着雾气,很明显喝醉了。

余家二小姐余澄澄,他乔司南的未婚妻,此刻就这样随随便便倒在一个男人怀里。

乔司南脸上滑过一丝讥讽。

传闻余家二小姐是个骄纵蛮横,刻薄自私的人,婚约也是从自己的姐姐手里抢来的。

他并不在意和自己结婚的是谁,反正他的婚姻注定是商业联姻,娶谁都无所谓,只是既然当了他乔司南的未婚妻,就应该检点自己的行为。

听到下面的人说余澄澄叫了二十个少爷时,乔司南细眯起了眼眸。

难不成脑子真的坏掉了?

"今晚的消息封锁住,不能透露出去半点!"

乔司南一手扶住怀里的女人,一手掏出手机拨通了酒吧经理的电话。

只有一杯酒量的余澄澄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双手凭借本能地攀住了眼前男人的脖子,嘻嘻一笑趴在人家怀里,嘴里喃喃着:

"搞...定!嘿嘿!"

乔司南脸色倏地一冷,搞定?指的是那二十个少爷?

他像甩烫手山芋一般一把推开怀里的人,心里不由得升起一阵厌恶感。

没想到余澄澄被推开之后,反而反弹回来,像块口香糖一样黏在了他身上,任由他用多大力气都扯不下来。

乔司南脸色更加阴沉,助理乔屿这时走近。

"乔总,打听好了,于小姐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人,今天是店庆,门口有记者守着,今天...可能不太方便送于小姐回去!"

乔屿说完,顿足立在一旁,悄悄观察着自家老板的脸色。

乔司南眼眸一转,沉吟片刻说道:"把顶楼的房间打开!"

"是!"

乔屿敛去眼里的诧异,顶楼的房间,老板可是从来不会让旁人住进去的。

乔屿提前将门打开,电梯里,余澄澄整个人瘫软在乔司南怀里,皱着眉头十分痛苦的模样。

进了套房,乔司南直接将人扔在沙发上,而后嫌弃地脱下外套丢在地毯上。

如果不是为了两家的声誉,余澄澄就算醉在大街上,也不关他乔司南的事.

这个该死的女人!

乔司南烦躁地灌下一大口冰水,站在窗前沉思片刻后,又捡起地上的外套准备离开,他今晚并不打算留在这里。

"唔...不要,不要嫁给乔司南,要活着...呜呜呜..."

乔司南一手握着门把,踏出的半个步子收了回来,回头看着趴在沙发上的女人,深深地蹙起了眉。

刚打开的门又"啪"地一声合上,男人的皮鞋停在余澄澄身旁。

"呜呜呜...抱抱~"

余澄澄进入撒酒疯模式,一只手摸着周围可以抱的东西,十分自然地抱住了男人的一只大腿。

"呜呜呜...乔司南,呜呜呜,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不想...不想当炮灰...唔..."

乔司南从来没有这么困惑过,如若她脑子已经坏到了这种程度,那这个婚约或许可以考虑停止。

正当他在考虑悔婚的利弊时,衣摆却忽然被一只手抓住。

"唔...要吃糖!"

乔司南的双眸逐渐放大,温热的触感让他心里酥酥麻麻的。

他一低头,余澄澄黑色吊带裙的肩带已经滑落到了手肘处,白皙的肩膀、深邃的锁骨无一不是诱惑,再加上她穿的是开叉裙,裙摆已经露到了大腿根处。

这样的状态下,她居然还迷蒙着眼睛看她!

要死!

乔司南心中的怒火,莫名变成了邪火,这股邪火还在慢慢升腾,使他全身的血液都升温了。

脑袋昏沉的余澄澄感觉自己身子一轻,腰被托着也舒适多了。

她贪恋地蹭蹭柔软的羽被,正想舒服地睡过去时,身子却忽然被一阵剧痛唤醒。

"啊...唔...."

尖叫声被一张柔软的唇吞噬了,那阵剧痛使她恢复了一丝意识,她莫名其妙哭出声。

男人的动作温柔了几分,不断地亲吻安慰着....

翌日,余澄澄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醒来,眼睛还未睁开,就感觉头疼欲裂。

不只头,还有浑身,也像被碾压过一般痛。

她伸出手揉揉太阳穴,勉强地睁开眼,一睁眼,入目却是一张放大的男人的脸。

瞳孔放大又收缩,她整个身子僵在被子里不敢移动分毫。

光滑的触感告诉她,自己现在是光着身子的。

她逐渐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不会吧!她真的和少爷睡了!余澄澄欲哭无泪!

她大概是史上最搞的穿越者了,穿越第五天就失了身。

眼前的男人睫毛颤了颤,余澄澄的神经再度绷紧,下一秒,她决定先跑为妙!

她悄咪咪地掀开被子,以光的速度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再到客厅捡起自己的包,像贼一样溜出了这间套房。

临走时,她将包里所有的现金都拿了出来,一共两千八百块,放在床头柜上!心里暗自祈祷不要被这个少爷纠缠上。

出租车内,余澄澄将知道的脏话都骂了个遍。

脸上默默流下两行清泪,恨不能掩面痛哭,虽然那个少爷长得还不错,可她是第一次啊!

手机在包里拼命地震动,余澄澄暂停悲伤,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电话是老爷子打来的。

"澄澄啊,你一大早上哪去了啊,晚上有个宴会,司南也会去,你赶紧回来做造型啊!"

"乔司南会去?"听见乔司南,余澄澄立即绷紧了脊背,注意力全被吸引过去。

"是啊,你可要把握机会啊!"余老爷子想到自己孙女要死要活的样子,语重心长地劝道。

"你放心,爷爷,我一定会把握机会的!"

比起活下去,失身好像也就没那么重要了,毕竟是她自己作死喝了一杯假饮料。

余澄澄化悲伤为动力,心里燃起了无数希望。

与此同时,顶楼的套房里,床上的男人幽幽睁开眼,眼眸清亮。乔司南在身旁女人微微伸了一下腿时就醒了,一直假寐着。

他能清楚地听到那个女人醒来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以及换衣服时故意压低的声音。

他缓缓起身,当视线触及到床头柜上那一叠钞票时,幽深的眼眸晃荡了一下,随即脸上出现了一丝玩味。

这个余二小姐,似乎有点意思。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