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宋灿愣了两三秒,手上的这条内裤犹如一块烫手山芋,迅速的将其扔在了地上,并退后了一小步,手掌不自觉的在身上蹭了几下。她长那么大,还从来没有洗过男人的内裤,就算是她老爸的,她也从来没有碰过!

手洗内裤!这得多么亲密的关系,才会心甘情愿做这件事!她宋灿跟韩溯的关系可还没有亲密到给他洗内裤的地步,她也就是个名义上的老婆,他竟然能这么轻易的将自己最私密的东西丢给了她,还嘱咐她手洗。

是把她当保姆了吧!

不多时,卫生间内的水声戛然而止,宋灿回神,弯身捡起了地上的内裤,去了阳台,胡乱的将内裤洗了洗,然后挂上。出去的时候,韩溯还没出来,她就在客厅的沙发上趟了一会,差一点就睡了过去。

一翻身差点滚下沙发,才猛地惊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韩溯正站在她的对面,弯身拿杯子。那件黑色的睡袍套在他的身上,正合适,而且从他的面部表情观察似乎可以接受。

黑色的布料,将他的肤色衬的更加白皙。许是刚从卫生间出来没多久,鬓发附近有细小的汗珠,两只耳朵微微发红,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种出水芙蓉的感觉。

宋灿一时没忍住,想了点别的,想完之后,脸就有一点热。她撇开了视线,却正好落在了他的某处,一想到他没穿内裤,脸就更热了,某个画面简直印象深刻,一下就跳到了她的脑海中。

宋灿再次挪开了视线,不自觉吞了口口水,忽的脸上传来了一丝凉意,左边脸颊贴上了一只玻璃杯。

她躲了一下,抬眸正好对上了韩溯满是戏谑的眼神,他腿长手长,就站在茶几对面,弯腰伸手,笑道:"看你脸这么红,帮你降降温,去去火。"

他眼里的笑意很浓,说话的口气有点暧昧,再看他的脸,怎么都觉得这'降降温,去去火'六个字充斥着一种颜色,那就是'黄'。

宋灿有点窘迫,也有点懊恼,似乎从她进门开始,她就成了一只小鸡仔,被韩溯各种玩耍和调戏。她一颦眉,不等她说话,贴在脸颊上的杯子就挪开了。

韩溯站直了身子,喝了口水,问:"睡衣买给谁的?连吊卡都没剪,不会是送不出去吧?不能吧,这牌子勉强还可以。噢,我忘了,你是个已婚妇女,还有案底,人家可能嫌弃的是你。"

宋灿脸色微沉,笑,"也许是因为你呢?人家是怕你不高兴,怎么说我都是你老婆。"

"噢……"他应了一声,点点头,一副了然的样子。

他那模样看着狡诈,宋灿知道自己说错话,笑了一下,用轻松的口吻说道:"开玩笑的,本来就是买给你的,想送给你做生日礼物,结果没机会,就一直放在衣橱里了。不然,你怎么可能穿着正合适呢,你这样好的身材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宋灿笑笑,又夸又捧,她自然不会告诉韩溯这睡袍其实是赠送品,是她陪她的铁姐妹苏梓买情人节礼物的时候,顺手搭来的,本来还有内裤,她没要,这睡袍也是苏梓强行塞给她的,因为她已经买了一件更好的。至于尺码,也是苏梓挑的。

忘记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是去年情人节,还是前年情人节,她已经有点模糊了。

韩溯侧目看了她一眼,笑了一下,没作声。

默了一会,宋灿看了一下时间,便正色道:"你来的突然我也没有准备,没安排客房,晚上你睡我的床。不早了,我先去洗澡。"

"嗯,去洗吧。今天我只睡你的床,至于你呢……"他稍稍顿了一下,与她面对而站,目光在她的脸上逡巡了片刻,才道:"下次吧。所以你今天不必准备的太充分,把自己身上的臭味洗掉就行了。"他不动声色的蹦出这句话,那神色还是正经的!然后就转身去了厨房。

宋灿愣了两秒,脑袋一热,一口气给堵在了胸口。片刻,才缓过来,吐了口浊气,脸颊上的热度一直退不下去,那句'下次吧',让她的心脏跳的都快受不了了,竟然下次!

究竟是她疯了,还是他疯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