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宋灿愣了一下,不等她说话,这人就走开了,一路过去,一路解着皮带,真随意!但不知怎么,宋灿竟然有一种老夫老妻的错觉。她知道她今天一定是被刺激的傻了,想法才莫名其妙。

宋灿抬手抓了抓脑门子,被他这么碰了一下,莫名有点痒痒的。这时,房间内传来一声关门声,韩溯进了卫生间,那么问题来了,大晚上要她去哪儿找一套男人的衣服出来给他换,并且还得符合他的要求。

至于他什么要求,鬼知道。韩溯是个很挑剔的人,并且还是不管怎样都绝对不会妥协的那种。

宋灿在沙发上只坐了一分钟,就立马站了起来,进了衣帽间,开始翻箱倒柜。她也就试着找找,万一有一件大码的,又看不出男女装的衣服呢!虽然,这种可能性小之又小。

为了找衣服她也是蛮拼的,不到五分钟,原本整整齐齐的衣帽间,变得乱七八糟。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让她在衣橱的最角落,找出了一件男士睡袍!黑色带点花纹的!

她都来不及想她的衣橱里怎么会有一件男士睡袍,就从衣橱里爬出来,手里拿着睡袍,气定神闲的站在卫生间门口,抬手敲了敲门,"我这有睡袍,不介意吧?"

"噢,别忘记还有内裤,一块拿给我。"韩溯在里头回答,片刻又补充一句,"要干净的,生病你负责。"

宋灿恶狠狠的将手里的睡袍往紧闭的门上砸过去,丝质的睡袍无声无息的滑落在了地上,"行的,你在里头好好等着!"

"我还需要毛巾,你的毛巾看起来好脏。"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嫌恶的样子。

宋灿深吸一口气,继续好声好气,"好!那你千万别碰它,别脏了你的手!"

"嗯,这不需要你提醒。"他说的理所当然。

宋灿翻了一顿白眼,我还嫌弃你脏呢,外头野花那么多。

男士内裤她是绝对拿不出来的,没办法,她只能出门,所幸这儿附近有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她也没买过男人的内裤,不知道哪种好,哪种穿着舒服,就直接挑了店里最贵的,把该买的都买了,连剃须刀和须后水都帮他预备上了,这回应该周到了。

大晚上,她跑上又跑下,仅花了十分钟。回到家她先喝了口水,才整理好毛巾内裤和睡袍,稳定了气息才敲门,"给你。"

宋灿没有想到他会把门开的那么大!正常不该是只漏出一个小缝么!他怎么一下子就把门给打开了!打开就算了,他为什么不用毛巾遮一点重点部位!噢!他没有毛巾!

宋灿站在门口,整个人都僵住了。嗯……身材挺好的嘿,第一次看到他光溜溜站在面前嘿,真他妈惊艳四射啊!

她举着手里的衣服,一动不动,显然韩溯也有点不适,已经不动声色的把身体掩在了门后,伸手将她手里的东西拿走,看了两眼之后,忽的把内裤丢了出来,还听到他嫌恶的声音,"你什么品位,我最讨厌浅灰色,还是三角的。"

那灰不溜秋的东西,差一点丢在了宋灿的门面上,好在她及时回过神来,迅速的后腿了一步。

可她的脚步还没站稳,右手就被一只湿漉漉的手抓住,稍一用力,就让有些愣神的宋灿不由的往前走了两步。这给宋灿吓的,她还没准备好呢!

"干……干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呀,这是我刚刚去便利店买的,最贵的,要五十一条呢。"她结结巴巴的说,心砰砰跳的厉害,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嘴里蹦跶出来一样,被他揪着的手,往回缩了缩。

然而,韩溯并没有更进一步,仅仅只是拉着她的手,也不知道要干嘛。片刻,宋灿只感觉到自己手心里多了样东西,韩溯握了一下她的手,似是让她握紧那东西。

旋即,只听得韩溯嗤笑了一声,松了手,说:"请你,务必好好的用手将它洗干净,虽然它很便宜,只要一百五,但我不想明天没有内裤穿,谢谢。"

语落,卫生间的门就关上了。

宋灿低头,张开手,一条深蓝色的内裤,韩溯换下来的!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