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宋灿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韩溯站在床边,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东西。她只探头瞧了一眼,本来打算趁着他不注意,安安静静出去的,可这人好像脑瓜子后面长了眼睛一样,她刚转身,他就说话了,"你过来一下。"

"噢。"她拉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转身走到了他的身边,与他隔着安全距离,侧头盯着他的侧脸看。

只见他伸出一根手指,往床上指了一下,宋灿便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她全神贯注的看了半天,并没有看出什么猫腻来。

过了一会,只听到他颇为严肃的回答,"我……非常非常讨厌小碎花,你知道吗?"他的模样看起来很认真很真挚。

宋灿吸了口凉气,在心里大吼了一声,'老娘不知道!',冷静了两分钟,才转身坐在了床上,仰头用一种很天真很可爱的脸,看着他,笑道:"可是家里只有小碎花的床单,怎么办?要不然,你去睡沙发?"

他冷着一张脸,漆黑的眸子扫了她一眼,哼笑了一声,说:"就你那短的连我整个人都放不下的残疾沙发?脸那么大,你怎么不说让我睡地板?"

"好主意!"宋灿照旧笑笑,给他比了个大拇指,"你真聪明,我竟然没想到。"

"滚!"他青着一张脸,冲着她做了一个驱赶的手势。

看着他这种像是吃了一坨屎一样难受的脸,宋灿忽然觉得很高兴,心里很爽快,看来他是真的讨厌透了小碎花,她起身出去的时候,偷偷瞄了他一眼,紧着眉头,似乎是在想对策,估计是在想着要如何克服这万恶的小碎花。

走到门口的时候,宋灿还转身,说了一句,"晚安,祝福你做个美梦。"

"谢谢你的祝福,我会的。"他没有转身。

宋灿偷笑,默默出去了。

晚上,韩溯睡主卧,她安安心心的睡客厅的沙发。

深夜,整个屋子鸦雀无声,漆黑一片,主卧的房门忽然打开,韩溯从里头出来,动静闹的有点大。只不过并没有吵醒谁在沙发上的人,他现在走到厨房,到了杯水,给自己压压惊。真想不清楚,这女人怎么会喜欢小碎花,图案那么丑,还那么密集,还真是跑来找罪受的。

他喝完第二杯,就将杯子重重的砸在了琉璃台上,这是开放式厨房,他能够很清楚的看到睡在沙发上的那一坨。

那么大的动静,竟然还能不为所动?一定是装的。

他甩了手上的杯子,走过去,靠近她的时候,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直挺挺的站在旁边,只是等了好一会,这缩在沙发上的人一直没有动静,跟他玩欲擒故纵?

"装什么,我看到你睁开眼睛了。"他照旧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转过身面向她。

然而,这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听到她嘤咛的声音,像蚊子叫一样,紧接着便看到她的身子动了动,似是要翻身。韩溯反应很快,迅速的往边上一躲,然后便眼睁睁的看着她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噗通一声,甚至还听到她轻微的哎呦了一下。他就站在边上看着,不为所动。

韩溯本以为她这么一摔,总该醒过了吧,可是他低估了宋灿的能力!

只见她在地上趴了一会,才伸出一只手,拍在了沙发上,然后慢悠悠的爬了回去,动作非常丑,还漏了底裤,至于颜色,没看清。

随后,便听到她特小声的说了一句,"该死的韩溯……他大爷的!"整个人一动一动的,不停往沙发背上钻,不多久便不动了。

韩溯在旁边站了一会,轻笑了一下,觉得挺好笑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粗糙的女人,她究竟是怎么做到把自己变成这样的?

正当他想要转身走开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丝极轻的啜泣声,引得韩溯不由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宋灿的身上,她并没有动,整张脸都埋在沙发里。那声音只持续了一会,就没了。

周遭再次陷入了寂静,韩溯在原地站了好一会,便弯身坐在了单人沙发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一直没有移开,神色在这夜色之中显得越发深沉,让人捉摸不透。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