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宋灿愣了愣,干笑了两声,摸了摸自己的手背,扬唇一笑,道:"紧张那是自然的,你看,你来的那么突然,我还没有穿最好看的衣服,没做头发,连妆都来不及补,还喝过酒,不是最佳状态,会觉得紧张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你好难得来一次,总得想点办法吸引你的注意,好让你以后多来几次不是。"

韩溯不声不响的盯着她瞧,自上而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原本搁置在茶几上的脚收了回来,改而翘起了二郎腿,一只脚轻微的晃啊晃。宋灿这时候才注意到他的脚上竟然套着她的拖鞋,粉色款,上面还有一个米奇的头像,卡在他的脚上,看着有一股娘炮的味道。

宋灿一时没忍住,抿唇笑了一下,不自觉就垂了眼帘,稍稍低头,加之她现在脸颊跟红苹果似得,这一笑一低头,看在韩溯眼里,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一种娇羞状态。

他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领子,"放心,今天绝对印象深刻。"

宋灿止了笑,抬眼看他,双目中带着一丝疑惑。

"你身上那股惊世骇俗的臭味,我毕生难忘。"他斜了一眼,就将视线挪开了,脸上的那抹笑容,好像是在取笑她自作多情似得。

宋灿干笑,等回过神来,才恍然发现,说了那么半天,他似乎还没说到正题上,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十二点半了,等她洗完澡上床,该一点多了,明天还要不要好好上班了!

她正色,继续挂上灿烂的笑容,恭恭敬敬的说:"想来韩先生应该还有约会,那我就不多留韩先生在这儿坐了。"

韩溯继续晃腿,很显然一副没打算要走的样子,他的身子微微倾斜,一只手拖着玻璃杯杯底,另一只手仅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杯口。眉心微蹙,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他才转头,忽的一笑,说:"我今天打算睡在这里,我知道你会很开心。"

宋灿被这句话给炸懵了,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喝酒过渡,禁受不住打击出现幻觉了!她眨巴了两下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这短短的一句话,她消化了许久,并暗中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才终于确定是真的。

所以,韩溯是良心发现来临幸她了?亲自来滋润她这朵快要干枯的花朵了?这'惊喜'来的太突然,让她一下子有点适应不过来。

宋灿忍不住暗暗瞄了他一眼,依旧淡定自若。他要睡,她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还会热烈欢迎,只是他的这个睡,是哪个睡呢?

宋灿沉默的时间有点长,韩溯看着她出神的样子,继续晃腿,腿长的好处,就是幅度大一点,正好可以提到她的小腿,"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她回神,看向他,道:"在想家里有没有你的换洗衣服。"

"噢,那就要看你这个韩太太对自己的丈夫有多上心咯。当然,我穿衣服有要求,不是什么衣服都能上身的。"他摸了摸唇,一副我很精贵的模样,于是他终于不再晃腿,坐起了身子,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茶几上,站了起来,"我去洗澡,刚刚你扑倒我怀里来,到现在身上还有你的恶臭,太难闻了。那麻烦你在我洗完之前,把我的换洗衣服送进来,谢谢。"

被他这么一说,宋灿忍不住用力的嗅了嗅,却什么都没闻到,刚一抬头,就感到一只手掌压了下来,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拍了两下,指尖微凉。他低眸看着她,说:"我想你应该不会故意想看我的裸体,对吧?"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