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宋灿只看了秦谦一眼,什么话都没跟他说,连骂都没有骂一句,骂才代表在乎。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住了脚步,转头,"现在你们已经光明正大了,麻烦从这个房间滚出去!明天请阿姨好好清扫干净!就算我不常回来住,我也希望自己的房间干干净净,现在的气味,让我觉得恶心。"

语落,她便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秦谦很快追了出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手心温度滚烫。一想到刚刚他的手摸过宋鸽,就忍不住嫌恶的甩开了他的手。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从你爬上宋鸽床那一刻开始,我们就结束了。"她低着头,没有看他,整栋别墅只是有宋灿的房间里亮着灯,黑乎乎的环境下,秦谦根本看不清楚宋灿脸上的表情。

她一说完,就转身要走,秦谦想碰到却被她屡屡躲开,没办法只得几步冲到前头,挡住了她的去路,急切的说道:"你听我说好吗?"

宋灿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她是想听听自己还能听到什么奇葩的言论。

"这是第一次!唯一的一次!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没控制住!我只是把她当成了你!我们现在的关系连碰都不能碰一下,我有多想你,你知道吗!我心里真的只有你一个人!"

她终于抬眸,静静的看着黑暗中他的脸。

他正在试图一点一点靠近她,满怀歉疚和真诚,道:"灿灿,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说过,我愿意等你的!我会一直等着你离婚,你我都很清楚,我表哥根本不喜欢你,也不会喜欢你。我相信你也不会对他存有想法,我们……"

在他试图伸手抱她的时候,宋灿伸出一根手指,戳住了他的胸口,并狠狠的用指甲抠了他一下,"别一副求打的样子,行吗?你已经用最果决的方式断送了我们的感情,我不打你不骂你,并不代表我不怪你。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在一个从今以后跟我的人生无关的人身上!至于我对韩溯有没有想法,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记住我们的身份,我是你表嫂,自重点。"

秦谦的脸色一冷,一手揪住了宋灿的手腕,用力一拽,将她抵在了墙上,"宋灿,是你一早打电话给我让我代替你陪你妹妹过生日!是你一直嘱咐我照顾你妹妹,是你给了宋鸽机会,你知道吗!"

"我让你陪我妹妹睡觉了吗?还是说,你认为我会跟我妹妹睡觉?所以你才睡的?哈哈,对,是我给你们机会在一起的,所以你谢谢我吧!"

秦谦一时无言以对,可那股怒气,半分未减,只努力克制,软了语气,"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你就真的忍心分手?"

"这种事,不可原谅。你今后站在我跟宋鸽之间,不会觉得尴尬吗?还是说,你会觉得很得意?"宋灿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不让他靠近,身上那股暧昧气息,让她想吐,可他却越压越近,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某一处,在不停的撞着自己,让她无法忍受。

"你放开我!别碰我!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很恶心!"宋灿没想到秦谦能那么无耻。

她挣扎了数下,秦谦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下颚,"你以为自己是有多干净!我就不信这三年你一次都没跟韩溯发生过关系!咱们彼此彼此,你又何必假惺惺,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洁!你和我表哥睡,我跟你妹妹睡,我都不怪你,你发什么脾气!"

宋灿无论如何想不到秦谦会说这样的话,她的三观好像被刷新了一遍,觉得很可笑,她冷笑,"那你就去睡个够吧!"

说完,她便猛地一抬脚,用力的蹬在了他的命根子上,秦谦吃痛迅速的松开了手,宋灿趁机狠狠推了他一把,一转头正好看到宋鸽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们。她没有多做停留,迅速的下楼,冲出别墅大门。

忽然觉得这外头的空气分外新鲜,只是胸口很闷,闷的喘不过气来。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她反反复复擦了很多遍,才终于把眼泪擦干。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