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宋灿回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二点了,离开别墅之后,她开车去了酒吧。景珩给她打了电话,她没接,最后索性关掉了手机。

她是打车回来的,自己车子被她抛在路边了。进了门,胡乱踢掉鞋子,也不开灯,径直的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杯又一杯。

她显然没有发现今晚家里的一丝异样,屋子里的温度刚刚好,凉凉的,明显是开了空调。同样,她也没有发现,玄关处多了一双男式皮鞋。

走到客厅,将自己重重摔在了沙发上,身子一斜。脑袋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宋灿不免皱了皱眉,伸手拍了两下,往下伸的时候,手腕忽然被人扣住。

宋灿在顿了两秒之后,猛地惊醒了过来,用力一甩手,迅速往后退,顺手丢了个抱枕过去,她才刚收手,刚丢出去的抱枕便迎面扣在她的脸上,然后落在她的脚边。

她惊了,仔细看着黑暗中那一段轮廓,有点大舌头,"你……你是人……还是鬼?"语落,屋子里安静的可怕,只感觉客厅的窗纱忽然飘动了一下,还真有那么一点点诡异的气氛。

宋灿是喝了酒,胆子比较大,在沙发的这头静静坐了一分钟左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抬脚踹了过去,结果被其一把扣住,并用力一拽,她整个人一下子被拽了过去,随即他又忽的松手,用膝盖蹬了她的腰,只听到嘭的一声,她已经趴在了地上,摔的很狼狈。

幸好她学过几年跆拳道,摔一下不觉得什么,并且还有打不死的精神,一声不吭,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刚要出拳,对方便先她一步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猛地往他的身后一扯,宋灿没站稳,一下就摔在了对方的身上,扎扎实实的投入了一个属于男性的怀抱。

正要挣扎的时候,就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她的耳侧响起,这人凑的很近,她几乎能够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朵里,痒痒的,"别闹,你打不过我的。"

宋灿稍稍愣了一下,一时有些回不过神,只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好闻,被他环着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脖颈处,皮肤微凉,滑滑的,宋灿忍不住蹭了两下。声音在这夜色中,显得特别有磁性。

现在正是她内心最脆弱的时候,心里不自觉竟然生出了几分依恋,甚至于想要伸手抱住对方的脖子,哭一哭也好。

然而下一秒的疼痛,又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她被用力推开,扣着她手腕的手,忽然加重了力道,将她的手用力一拧,整个人一转,紧接着只觉膝盖处一疼,便单脚跪在了地上,脑袋重重的撞在了茶几上,疼的她差点掉眼泪。

她多少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心酸的,受了那么大的刺激没人安慰就算了,还要被人打。这种感觉比吃了苦瓜还要苦,可往往越是脆弱的时候,她反而显得越发坚强。

脑袋撞了一下还是有好处的,一下给她撞清醒的。正当她打算回头看看这人究竟是谁的时候,他忽然松开了手,

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又在这夜色中幽幽响起,"好久不见,我的韩太太。"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