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宋灿看着黑夜里的人影,脑袋有片刻的空白,眼前飘过了韩溯那张生人勿进的面瘫型脸孔,笑起来那嘴角抽搐的样子,十分带感。她实在很难相信,眼前这人是韩溯。

这三年里,韩溯进这个房子的次数,宋灿仅用十根手指手就能够数清楚。想想最近一次,他过来好像是一年前了,他特意过来,与她讨论离婚的事。大约只谈了十分钟左右,他给了一个极好的离婚条件,宋灿还挺心动的。

但她拒绝了,毕竟她待在韩家并非为了钱那么简单。韩溯当即冷了脸,连水都没喝一口就走了,走的时候,还指着宋灿的鼻子,说:"你可以不离婚,但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一点证据。"

所以这一年,宋灿生活的小心翼翼,跟所有男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

她在SC集团的公关部做事,跟一些媒体记者关系还行,这边有什么消息也能防一防。宋灿这人对谁都显得十分谦卑,丝毫没有架子,嘴巴甜,做事也周到。她足足花了三年,才勉强刷新了一些人对她的看法。

只是她的身份太闪亮,容易遭人嫉妒,所以对于她身上的黑点,自是有人津津乐道,铭记于心。韩溯根本用找人看着她,自会有无数双眼睛替他盯着。

宋灿的头有点疼,脑仁里好像有人拿着小钉子在不停的敲。他的忽然出现,让她有点措手不及,不过两人平常的相处还算和谐,毕竟待在一块的时间不长。

两人顿时相顾无言,沉默了好一会,宋灿才揉了揉额头,问,"韩先生,今天这么空闲,没有约会?"

"是啊,我也没想到韩太太今晚有约,那么晚才回家"

宋灿没有说话,因为脑袋还在短路中。耳边总有挥之不去的啪啪声,让她分神。

默了一会,他略带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当然,我只是刚好路过,就上来看看,听说前几天父亲升你做了部门经理,怎么说都是夫妻,肯定要上来恭喜你。看不出来,你倒是比我这个儿子,还能讨我父亲欢心的。"

他这话里多半带着讽刺,宋灿顿了顿,终于反应过来,说:"谢谢,孝敬长辈是应该的。"说完,就站了起来,兀自去开了灯。

刹那间,整个屋子都亮了。她也总算是看清楚坐在沙发上的人了,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深蓝色的西装随意方便一侧,衬衣前四颗扣子是解开的,锁骨隐约可见,袖子挽至臂弯,一只手搭在沙发背上,曲着手臂,抵着后脑勺,双腿交叠搁置在茶几上,唇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

这一副姿态,真不知道是想勾引谁。好在这三年,宋灿已经一点一点免疫了他这张破脸,不至于乱动什么闲心,不相处,自然不会动心。

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随性,还带着点懒散。那泰然自若的样子,让宋灿捉摸不透他今天忽然来访的意图,她有点懒得去想,就去厨房给他倒了杯水,刚放在茶几上,就看到他伸出了手,手指动了两下,示意她递到手里。

宋灿顿了一下,这才又拿起杯子,递到了他的手中,他的手指触及她指尖的时候,宋灿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收回了手,怎么感觉像是被电了一下,竟然觉得麻麻的。韩溯察觉到她的异样,抬眸看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

宋灿的手在身上蹭了几下,便退后几步,坐在了单人沙发上,低垂眼帘。

"其实你有事,可以先给我打个电话,这样就不会耽误你的时间,让你在这里等那么久。今天休息,我出去跟朋友聚会,喝了点酒,所以回来晚了。"在他的目光下撒谎,宋灿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左手不觉紧紧握着右手手腕。

韩溯喝了一口水,侧目扫了她两眼,只见她两颊微红,额头因为刚刚那一下,也变得通红,低垂着眼帘,看着很乖巧很淡然的样子,模样确实是长辈喜欢的类型。

目光往下一扫,见着她的手,唇角勾了勾,"你的左手快要掐死你的右手了。"

宋灿顿了一下,迅速的松开了手,显得很惊慌。

"你看到我,好像很紧张。"韩溯仅用余光将她所有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