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握着方向盘的手愣了愣,接着说,"倒不是。"

陆岩忽然没了声音,我赶紧转过脸去解释说,"陆先生,我以前不出台的,您是第一个。"

陆岩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冷哼地问,"那为什么跟我走?"

我双眼认真注视着前方的路,不假思索地说,"于姐说跟您走,一晚上两万块。我需要钱,你长得又好看。"

两万块一晚这事儿是我瞎编的,可能当时想钱想疯了吧,我随口胡诌了一句,说完我就后悔了,但陆岩没什么反应,靠在椅子上淡淡地"哦"了一声,再没有下文。

而夸他长得好看,是发自肺腑的。

嗯,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仿佛多看一眼就会醉。

可那么好看的男人,在床上却像个变态,像磕了药似的,叫人吃不消。

而且,他连嫖资都没给我,还叫我滚。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觉得自己真蠢,再怎么说也应该叫他付嫖资啊。

有钱人真坏。

陆岩那混蛋真的太狠了,平躺在床上我觉得腿心疼,疼得我睡不着觉。

我把他祖宗十八代统统问候了一遍这才有了点睡意,忽然想起来他今晚没带套,我赶紧从床上蹦起来,光脚跑到小寒房间里找了颗毓婷吃掉。

直到第二天下午五点,我才起床收拾了打车去会所上班。

路过吧台时于姐正在喝饮料,让我去她办公室一下。

到了办公室后,于姐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里看着我,关心地问,"陆岩他们那种有钱人特别能玩儿,若棠,你出什么事儿吧?"

我摇了摇头,脑海中划过昨晚陆岩折磨我的画面,小声说,"姐,我没事儿。"

于姐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了一个黄色的牛皮纸袋递给我,一面说,"下午陆岩叫人送来这个,说是给你的,我看了下,是两万块,提成就不用给我了,陆岩已经给过了。"

我捧着袋子,双腿打颤,没想到陆岩真的给我两万块!我以为他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的。

"若棠,"于姐见我恍恍惚惚的,喊了我一声,好半天才说,"你来会所也有一年多了,从你踏进来的第一天起,姐就觉得你跟我们不一样。陆岩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要是他能帮你谋个出路,总比在这里坐台强,你是聪明的丫头,得为自己打算,懂吗。"

闻言我怔了怔,怅然地看着于姐说,"出路?姐,我能有什么出路啊?我现在就寻思着多赚点钱,其他的,什么都不想。"

于姐还想说什么,忽然门被推开,莎莎顶着一头大波浪走进来,气呼呼地看着于姐说,"于姐,什么意思嘛!怎么把我安排去陈老板的包厢了?那个老色鬼------"

"说什么呢!"于姐一眼瞪着莎莎,打断了莎莎的抱怨,疾言厉色地说,"客人点你的台,你还能选?你要这么自由,到这儿来干嘛!"

"可我每周五都要去陆先生那边您又不是不知道!"莎莎双手抱在胸前气势汹汹地说,"我今晚没空的为什么要挂我的牌!"

莎莎跟于姐不和很久了,因为莎莎喜欢越过于姐去找经理,在经理面前风骚一把,睡一觉,省事儿又威风,所以于姐一直不待见她,她也不把于姐放在眼里。

于姐面无表情地说,"陆先生要求换人,以后你都不用去了。"

莎莎一听说换人了,那可不答应,当即跟于姐理论起来,"谁!哪个小贱人趁我不在使坏了!"

当时我站在一边,莎莎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瞪着我说,"若棠,是你?"

我连忙摆手解释说,"莎莎姐,我------"

没等我说完话,莎莎狠狠推了我一下,"说!是不是你!"

我腿心疼,没站稳,倒在身后的沙发上。

莎莎气的面孔扭曲,正想上前揍我时,于姐拍桌而起,"顾客想换谁就换谁,莎莎你别跟我无理取闹!说话注意点儿场合,别太张狂了!"

莎莎不依不饶,指着于姐就开骂,"我无理取闹?于青梅你算个毛线!说换就换,你以为你谁呢!成哥都------"

就在她骂得正欢的时候,于姐忽然一巴掌扇到她脸上去,拿手指戳她眉心不客气地说,"瞧你这嘚瑟样儿!我给你点染色你还开起染坊了!我告诉你,今晚你要么给我去陈老板的场子好好伺候,要么收拾铺盖滚蛋!这事儿是陆先生亲自要求的,别说你找成哥,就算你找老板都没法!滚!"

莎莎捂着脸狠狠剜了我和于姐一眼,哭哭啼啼地跑出去了。

"于姐,这怎么回事儿?"我问,"他要我------"

"下午来送钱的人说,以后陆岩的场子,你去。"于姐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又点燃了一根烟,"他晚上要来,你是聪明人,怎么做不需要姐教你。这些有钱的主会玩儿,但只要你听话,会审时度势见好就收,一定比在这里强。"

我握着牛皮纸袋,心里七上八下的,脑子里全是昨夜在酒店里陆岩疯狂的样子,于姐见我神思恍惚,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来,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若棠,不是谁都有这个运气的,你要抓紧,姐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回到化妆间,我把钱塞进柜子里锁好,这屁股还没坐稳呢,莎莎一杯冷水泼到我脸上,双手抱在胸前,盛气凌人地看着我说,"我才不在两天,你就滚到陆岩床上去,还让他一脚把我给踹了,若棠,来,你教教我,怎么做到的?我一直小瞧你了呵,哪天盯上陆岩的?这会所里这么多客人,你怎么就看上我的呢?我他妈跟你有仇啊!"

莎莎嗓门儿极大,跟平时哄客人时娇声娇气的模样判若两人,这会儿小姐们都聚集在化妆间化妆打扮,莎莎一嗓子把大家伙儿都吸引过来了。

我本想拿桌上的餐巾纸擦干水渍的,可莎莎抢先一步把餐巾纸丢到了脚下的垃圾桶里,顺便一脚把垃圾桶给踢翻了,我只好伸手抹掉脸上的水渍,狼狈地看着莎莎,"莎莎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给你解释------"

"姐?你他妈叫谁姐呢?我艹你妈的!"我话没说完,莎莎一巴掌扇到我脸蛋上,"啪"的一声可响亮了。

"小贱人,仗着自己年轻几岁你就不得了了是吧!瞧你这闷骚样儿,都当小姐了还装什么清纯?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我呸!我他妈就是请个假,你以为我不回来了是吧!"

我从小到大,最不能忍的就是别人打我脸。

其实我这人性格挺温和的,出来混这么久,清楚怎么夹着尾巴做人。说好听点是脾气好,说难听了,我就是个包子。

但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腾地站起身来,一巴掌对准了莎莎的脸蛋狠狠扇过去,"你有什么资格打我!都说了不是我要去的,你妈没给你长耳朵?"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