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跟陆岩出台那天,北城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要淋湿每一颗躁动的心。

城市怀揣着夏日的余温奔跑,焦躁似乎都集中到陆岩身上,一进房间他就等不及扯掉了我的衣裳,将我推进浴室,打开凉水喷在我身上,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洗干净,我嫌脏。"

这是我第一次出台,有点哆嗦,吓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该打开热水。我颤抖着手,用酒店特供的沐浴露把自己浑身洗了两三遍,这才拿浴巾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走出去。

陆岩手指尖夹着一根烟,躺在床上吞云吐雾,身上就穿了条内裤,我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着脑袋看底下,我赤裸的脚掌踩在深厚的地毯上,软绵绵的。

他沉着脸,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就连声音也是冰冷的,朝我吐了一口烟,冷冽道,"过来。"

我哆嗦着走到窗前,他忽然把我拉到床上,我重心不稳倒下去时,他已经覆盖到我身。

我下意识地抓着枕头,我挣扎了两下,他贴在我后背上,冷嘲热讽,"真贱。"

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我学了乖,后面再也不出声儿,可陆岩更是不爽了,他一把抓着我头发将我往他胸前一拽,疼得我眼泪花泛滥,没等我求饶,他先说,"叫不叫?刚才还在叫,现在怎么跟个死人似的?刚才不是叫的挺欢的么!这会儿跟我装什么矜持?"

他扯得我生疼,我皱着眉头,紧咬嘴唇,一个字都不说,倔强地和他对视着。我这般态度让陆岩窝火,他抓着我头发使劲儿往上提了提,我没忍住疼痛,叫了一声。

"疼......."我抓住他的手求饶说。

要是我再不服软,他今天非得把我头皮揭下来一块不可!

"我以为你哑巴了呢!"陆岩讥讽地笑了笑。

"陆先生,请您放手,疼。"当时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发丝被陆岩拽在手中,头皮已经麻了。

纵然我性格再倔,也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求饶。

"陆先生,求求您了,您松开吧。"我低声下气地说,"我真的很疼。"

"求我?你不是婊、子吗?你笑啊,笑好了我给你加钱!在包间里你不挺能说笑的吗?现在怎么不吱声儿了?"他忽然加大了音量说,"拿出点职业素养来!你们妈咪没调教你?这会儿你给我演什么自尊心?"

眼泪不自觉地划过滚烫的双颊,流进我耳朵里,陆岩见我流泪,并没有一分怜香惜玉的意思,反而将我的双手禁锢在两侧,一只手狠狠在我脸上扇着巴掌,像条疯狗一样,不停地叫着,"你他妈笑啊!我叫你笑!你听到没!"

那一瞬间,我几乎崩溃了。

说实话,出来混这么一年多,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贱,至少我出卖自己不是为了安逸的生活,不是为了我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逼不得已踏上风尘路,我也很难受。

可今天,我却觉得自己真的很贱,很贱。

我竟然对着拽着我头发威胁我鄙视我恶心我的陆岩挤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那种我对着镜子练了不下百遍的笑容。

而我的笑唤来陆岩的讽刺冷笑,"果然是婊、子,贱到骨头里了!"

说毕,他一把抓我的头发,拽着我脑袋往床头上摔,脑袋撞到床头上,"啪"的一声,疼得我眼泪花翻滚。

完事过后,他毫不客气地一脚把我踹下床,我赤裸着身子滚到地摊上,像一直匍匐的流浪狗,抓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挡住身体,迎接陆岩的冷嘲热讽。双腿不自觉地打颤。

而他,点燃了一根烟吞云吐雾。

"滚!"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