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这个何家荣废物是废物了一些,但是好在人老实,又是自己亲手养大的,所以李素琴对他也有些感情。

虽然跟他结婚有些委屈女儿,但现在木已成舟,她只希望女儿和他能赶快生个孩子,自己和老伴好抱孙子。

"妈,这个回头再说。"江颜低着头冷声道。

"还回头说,女儿,你们结婚都快两年了啊。"李素琴有些着急道。

江颜没再接话,换好鞋转身进了卧室。

卫生间里的林羽一边刷鞋一边擦着鼻血,想想江颜精致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他难免有些心潮澎湃。

恐怕任何男人在这种极品面前都把持不住吧,所以他陷入了纠结,睡,还是不睡?

睡吧,她毕竟是别人的老婆,不睡吧,现在名义上自己又是她的老公,而且自己要是不出手相助,她和何家荣可能这辈子都要不了孩子了。

想想自己生前也是清海市见义勇为的杰出青年,所以最终他决心,助人为乐!

忙完后他好好的洗刷了一番,怀着忐忑的心情进了卧室。

江颜已经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地上则打好了一个地铺。

林羽微微一怔,抬头看了眼专心玩手机的江颜,见她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禁不住苦笑了起来,怪不得结婚快两年了都没孩子,原来何家荣一直都睡在地上啊。

难怪今天自己握江颜手的时候,她有些不自在,可能他俩平日里连手都很少牵。

这个何家荣真是太不争气了!

林羽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没法助人为乐了,只好走过去躺到了地铺上。

"关灯了。"江颜冷冷道。

"关吧。"

林羽竟然有种回到了大学寝室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林羽一边去探望母亲,一边通过对何家荣身边的人旁敲侧击,终于将这个家伙的信息了解了个差不多。

原来何家荣是个孤儿,三岁的时候被李素琴领养了回来,后来长大了就跟江颜结婚了,至于江颜为什么会答应,这点不得而知。

通过翻查这个何家荣的手机,林羽发现他的交际网很简单,除了与两个贩卖色情光碟的来往密切之外,几乎没什么朋友。

他昏迷了两个月,连这两个贩卖光碟的都没了联系,不过林羽觉得人际关系简单也好,省去了自己很多麻烦。

可能血缘关系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吧,林羽母亲在见到披着何家荣皮囊的林羽后,感觉特别的亲切,也打消了轻生的念头,认他做了干儿子。

见母亲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林羽也放心了不少,接下来要想办法还黄毛那笔钱了,但一时间要想筹到那么多钱,着实有点难度。

下午林羽从母亲那回来后,江颜已经回来了,正对着镜子补妆。

老丈人和丈母娘也都在家,而且都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

"你怎么才回来,赶紧去换衣服,今天你舅舅家新女婿升职,请我们去吃饭。"丈母娘催促道。

林羽进屋后江颜已经收拾好了,一身黑色蕾丝露肩长裙,乌黑的头发斜披在肩头一侧,显得性感魅惑,同时又不失大气稳重。

林羽看的有些呆住了,绝世尤物,大概说的就是她吧。

"你要想不去的话,可以留在家里。"江颜冷声道。

"怎么,怕我去了给你丢脸吗?"林羽自嘲的笑了下。

"不是。"江颜脸色微微一变,快步走了出去。

林羽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既然江颜不想自己去,他就决定留在家里,但李素琴不同意,怕江颜舅舅那边挑理。

林羽只好跟着一起去了,不过能看出来江颜不怎么高兴。

风华楼是清海市比较有特色的高档餐馆,能在这种地方请客,足见江颜舅舅家这个女婿确实有点能力。

林羽他们到了后就被引到了楼上双圆桌的大包间,一众亲戚基本上都到齐了,江颜叫什么,林羽就赶紧跟着叫什么,俨然一副妻管严的模样。

一帮亲戚都露出了讥讽的神情,对林羽爱答不理。

自己这桌坐在主位的就是江颜的舅舅和舅妈,两边坐的就是他的女婿和女儿,这个新女婿叫张巡,长得十分白净,国字脸,厚嘴唇,戴着一副眼镜,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一看就是体制内的人。

"感谢各位亲戚长辈、兄弟姐妹赏脸莅临,我先干为敬!"

见人到齐了,张巡端起酒杯客套了几句,一饮而尽。

"小张,客气了,以后我这个表哥还得多仰仗你这个卫生局科长照顾呢。"一个高个男子也站起来跟着干了一杯。

"这么年轻就坐到了副科,小张真是年轻有为啊。"

"升的这么快,以后当个领导也是早晚的事啊。"

"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这些穷亲戚啊。"

众人一边哄笑,一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各位伯伯婶婶、姑姑姑父言重了,我张巡不管混到什么程度,永远都是你们的晚辈,有什么事吩咐一句,我绝不带推辞的。"

张巡拿出在体质内的那一套,把话说得很场面,一众亲戚很是满意,点头夸奖了他几句。

"家荣,既然病好了,以后就跟你姐夫多学着点,上进些,别成天不务正业。"

这时一个长辈突然把话引到了林羽身上。

江颜脸色微微一变,愈发冰冷,李素琴和江敬仁脸上顿时也有些挂不住,青一阵红一阵的。

同样都是女婿,自己女婿跟人家女婿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是啊,家荣,现在还没工作吧,要不让你姐夫帮你在卫生局找点打杂的工作吧。"

江颜舅妈态度略显傲慢的说道,对于她这个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她打心眼里不待见,谁让她那老公公生前更加偏爱江颜。

"妈,我恐怕没这个能力,我们卫生局就算打杂的,也不是谁都能进的,起码也要大专以上学历。"张巡笑了笑,"对不起啊,家荣,我实在帮不上。"

林羽点头笑了下,心想真不愧是体制内的人,杀人不见血啊。

"那也不能在家闲着啊,总不能老是让自己老婆养吧,正好,我认识一个包工头,工地上缺搬砖的,一天一百八呢,回头我帮你联系联系。"

"嗯,我们厂也有个看大门的工作,工作很轻松,就是钱少点。"

"没学历,没技术,只能干这种活了,别挑挑拣拣的。"

一帮亲戚七嘴八舌的说道,表面上是关心,本质上是在讥讽。

江颜面色冰冷,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愤怒,每一句话,都好似在打她的耳光,这个废物,把她的脸都丢尽了。

"吃饭,吃饭,先吃饭!"

见李素琴夫妇面色越来越难看,江颜舅舅赶紧解围,招呼大家吃饭。

这些话虽然刺耳,但是林羽倒是无所谓,该吃吃,该喝喝,反正他们说的是何家荣,又不是自己。

"窝囊废就是窝囊废,就知道吃。"

"该不会是上次摔傻了吧。"

"还叫家荣,我看叫家衰更合适。"

"哈哈哈哈……"

几个同辈的表兄表妹也看着林羽低声讥笑。

林羽有些生气,长辈讽刺几句也就罢了,你们几个同辈跟着装什么。

"老李你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个大包间我定了吗?!"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十分不悦的声音。

"哎呦,刘队,真对不起,是我的疏忽,要不,我给您换一间?"

"换?怎么换,其他包间有这个好吗?知道今天来吃饭的都是什么人吗?你赶紧跟里面的人说说,让他们换个地方。"

"这……刘队,不瞒您说,里面是卫生局的一个管事的,我不好得罪啊。"

老板口中的管事的指的就是张巡,虽然官阶不大,但是自己这饭店受人家管辖,人家稍微使点手段,自己就很难受。

张巡听到老板这话顿时来了底气,站起来冲门外呵斥道:"什么人,敢打扰我吃饭!"

他这一喊,屋里的一众亲戚也不自觉的有些自豪,不由的挺了挺胸膛。

"我,刑警队大队长,刘长明。"

话音一落,推门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扫了众人一眼,说道:"不好意思诸位,这个包厢本来是我定的,结果服务员弄错了,我这边有几个贵客马上就到,希望大家行个方便,换个包厢吃饭。"

"凭什么,我们饭都吃到一半了,让我们换地方?"

"就是,刑警队长了不起啊?"

"你有什么权利让我们这么做啊?"

江颜的几个表兄表妹立马不干了,毕竟年轻气盛,压根不把这个刑警队队长放在眼里。

本来听到刑警队长的称呼张巡还有些犯怵,打算退让的,结果被这几句话说的有些下不来台,只好装出强硬的态度说:"是啊,刘队长,我们这正吃着饭呢,你就赶我们离开,不合适吧?"

"不好意思兄弟,行个方便。"刘长明也自知有些理亏。

"对不起,方便不了,你们非要用这个包间,那就等我们吃完吧。"

反正没商量的余地,张巡干脆直接撕破了脸,他刑警队长再厉害,也管不到自己卫生局去。

"对,想用这个包间就等我们吃完吧。"

张巡说完后其他表兄妹也都其声附和,看向张巡的眼神也更加崇拜了。

"老刘,怎么回事,让你换个包间怎么这么半天,你们领导一会儿就到了。"

外面又传来一个声音,随后邓成斌竟然迈步走了进来。

"邓局,你来的正好,这不我想让人家帮忙换个包间,结果你们卫生局的大干部不给换,让咱在这等着他们吃完。"刘长明瞥了张巡一眼,冷声道。

"邓……邓局?!"

张巡吓得脸都白了,哗啦一声站起来,连带着碗筷都摔了。

"你是卫生局的?哪个科的?"

邓成斌显然不认识张巡,冷冷扫了他一眼,十分不悦道。

"局,局长,我是疾病控……控制科的张巡。"张巡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冒,得罪了领导,自己还往上爬个屁啊。

"今晚上我要宴请卫局,能请你通融通融,把这个包间给我腾出来吗?"邓成斌神色威严道。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张巡连连点头,接着跟周围的亲戚使眼色,让他们拿着碗筷,换一个包间。

一帮亲戚一听是张巡的领导,也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的收拾起碗筷要往外走。

"邓局,您这有点强人所难了吧。"

这时林羽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