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裤子脱了,躺那。"女医生鄙夷的看着眼前叫简洁的女孩,二十出头的年纪,身材纤弱,样貌清纯的很,可是怎么总是来医院做流产呢?

她这一年来已经给简洁做了三次流产前检查了。

简洁听话的脱了裤子,躺在冰冷的检查床上。

"腿分大一点……"女医生拿着器械在她纤细的腿间晃来晃去,不耐烦的说。

简瑶对女医生的轻视没什么反应,照着女医生的话,用力把腿分到最大,让自己的隐秘全部露出来。

--毕竟,比这更屈辱的事情,她也做过……

半晌,女医生把手套抽下来,扔到垃圾桶里,低头边写病例边说道:"这次我们不能给你做流产手术,你的子宫壁像纸一样薄,强行流产很可能引起并发症甚至摘除子宫,危及生命……"

简洁手握紧,自己的身子已经破败成这样子了?

不过,就算她不拿掉,祁夜墨也有的是办法将孩子流掉。

生生将眼泪憋在眼眶里,简洁淡然道:"您帮我安排一下流产吧,我已经写好了说明,一切意外我负责。"

"不行。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女医生拒绝的干脆,现在的年轻人,小小年纪滥交,什么姿势都熟练的很,最后身子给医院治,出了问题还找医院!

"可是……"简洁还想说什么,包里的手机却响起来。

看一眼,是凌姐,简洁只能接起来:"凌姐……"

"哟哟哟,谁是谁的姐啊?这都几点了还不来,墨少可等着你呢!"凌姐在那边呛的她说不出话。

"凌姐我可不可以请假……"简洁听到墨少这两个字,身子忍不住一颤。

"墨少说了,半小时不来,他今晚就玩你后面。"凌姐说完这句,懒得理她,挂了电话。

简洁听着话筒里冰冷的嘟嘟声,咬咬牙,拿起病例就跑。

"喂,你这胎也不太好,要保胎的,不能剧烈活动……"女医生的话,被简洁甩在身后。

……

等简洁到了绯色,时间也不多了。

她匆匆去化妆间,一路上小腹还隐隐作痛,只能捂着。

却没能躲过冷嘲热讽--

"洁洁,是不是墨少活太好,你这身子都直不起来了啊。"

"什么活太好,就是装可怜!不装可怜,墨少怎么会怜惜呢,虽然从来没有怜惜过,哈哈哈哈……"

简洁看着哄笑的人们,想去,凌姐扭着水蛇腰过来,"都干什么呢,该干嘛干嘛去!"

等几个小姐走了,凌姐凑过去:"小洁,今天墨少过来,将你这身寒酸的衣服换了,晚上好好伺候墨少。"

"凌姐,我今天……今天不太舒服,没办法接待,能不能......."简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凌姐打断了。

"真当你多么娇贵呢?从墨少将你带来的时候,你就只是墨少的一条狗,赶紧给我换衣服去包厢等着!"说完,凌姐就扭腰摆臀走了。

简洁只能换了衣服,去了VIP888。

这是他常年包下的包厢,也是他每次都来折磨和侮辱自己的包厢。

砰,门被踹开了,简洁心一紧,知道今晚又会很难捱。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