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祁夜墨将灯关了,一片漆黑中,轻车熟路、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简洁的身体,简洁疼的牙打颤,但还是不发出任何声音。

只是,祁夜墨不喜欢奸尸,要简洁叫。

简洁紧紧咬着牙关,叫会让他更兴奋,动作更剧烈,她如今的身子,承受不起。

而不叫,就是受点皮肉之苦罢了。

果然,随后祁夜墨离开自己的身体,听到了祁夜墨解开皮带的声音。

然后,祁夜墨拿着皮带,不带丝毫怜悯的鞭打着简洁。

皮带划过空气,落在简洁的身上,一下一下,没几下,简洁的后背火辣辣的疼。

"小双现在在哪里?"

"已经死了。"简洁虚弱开口,每次祁夜墨来折磨自己都会问同样的问题。

"妈的,贱人!"

祁夜墨怒吼,扔掉皮带,重新进入简洁的身体,简洁忍受着祁夜墨的撞。

今日的祁夜墨似乎格外粗鲁,每一下,都像要要了她的命。

祁夜墨感受到下身传来温热,伴杂着血腥气,"你来大姨妈了?来大姨妈还让我上你,你怎么那么贱?"

"我怀孕了,但是医生不肯给我做流产手术,你做的更干净,不是吗?"简瑶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热热的东西流出去……

"你这样低贱的身子,"运动"流产就好,做什么手术!"祁夜墨用力最后一击,舒爽的叫出来之后,冷漠抽身。

整理好自己,看着地上躺着的简洁,对着简洁的小腹就是一脚,"医院的技术,不如我的技术处理的干净!不过这还不够,小双死前受的屈辱,我会要你加倍还回来!"

说完,祁夜墨开门离开。

简洁捂着抽痛的肚子,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了,简洁知道,他不会弄死自己,他会将力度控制的刚好,等自己恢复好,他还会再来折磨自己。

祁夜墨想不通,像简洁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为什么在她身上永远都看不到委屈求全的样子。

简洁意识模糊,蜷缩在地上……

朦胧之中,她似乎回到了十五年前。

祁夜墨说她为了几十万,和歹徒一起害死了他的妹妹小双……

他不相信自己青春里的女孩是这样的存在。

但是简洁什么也不说,一直拒绝坦白案情。

最后只被判了一年。

一年后,简洁拿着背包出了监狱。

在门口,祁夜墨出现,像是恶魔,掐着简洁的脖子:"简洁你到底有多狠心,小双才十五岁,你怎么能忍心将小双交给歹徒!"

简洁闭上双眼,不去看祁夜墨的眼睛,"因为那样来钱很快,钱对我来说很重要。"

祁夜墨第一次听见简洁的声音,外人听起来一定很动听,但是祁夜墨听起来,就像是恶毒的巫婆,祁夜墨冷笑,将简洁塞上车:"所以你陪我,也一直是为了钱……你一直在骗我!"

祁夜墨将简洁带到了绯色,交代绯色的凌姐,"简洁是我带来的狗,不需要好生活,像条狗一样苟延残喘,供我快活就好。"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