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凌姐,我真的不行,我去了怕会扰了张总的兴致。"简洁拽着凌姐的衣角哀求。

她服侍祁夜墨可以,但是要自己去服侍别人,绝对不行,而且也不能接受,和其他人一样,服侍陌生的男人,简洁想起来就恶心。

凌姐将简洁的手打开,拍了拍灰尘,仿佛简洁就是一个病菌,"要你去就去,姑娘们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这个年纪,张总能看上你也是你的福分。"说完,凌姐就扭着臀走了。

简洁跌坐在地上,回想着凌姐的话.

"是啊,我都已经二十八了……"简洁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做这一行,都是十四五岁就下海了,因为不论多老的男人,都喜欢新鲜的,幼嫩的,年纪越小的女孩子越受欢迎。

二十多的姑娘就要上岸了,这个年纪的她,已经比不上水灵儿的小姑娘,能有人点自己出台,也算是幸运。

况且自己一身疤痕,谁看了,都不会有兴趣的吧。

简洁幻想过如果祁夜墨不报复自己,但是自己出了监狱肯定也找不到体面的工作,比起现在也好不了哪里。

她没有文化,还有过前科,名字还是在监狱的时候狱警大姐教给她的,但是总有人说她的身上有着和身份不一样的气质,清新脱俗,在人群中很扎眼,可经过这几年的沧桑,气质也被消磨殆尽了。

思绪飘回到一切都还没发生的时候。

失明的小祁夜墨总要小简洁拉着手才能睡觉,小简洁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祁夜墨家里,拉着祁夜墨去吃饭,祁夜墨也总是在床上乖乖的等着小简洁的到来。

那几年,所有人都说祁夜墨变了,变得开朗活泼,称赞小简洁是个小天使,照亮了祁夜墨心底的黑色。

甚至,下人们偷偷议论,祁夜墨长大之后会娶小简洁,小简洁听到,兴奋不已,天真的以为这辈子自己一定会和祁夜墨一直在一起。

为了心底的那份美好,她也一定要守住那个威胁到祁夜墨的秘密。

祁夜墨,你怎么折磨我都可以,希望你可以一直做我心里的祁夜墨。

包间里充满烟草和酒精的味道,简洁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场合,很不适应,自动的走到了角落,降低存在感。

"张总,我给你敬酒。"打扮妖艳,穿着暴露的女人时不时的挑逗张总的敏感地带,简洁看着一直犯恶心。

"哈哈,你叫什么名字?"张总看着钻进怀抱的女人兴奋不已,将女人放在自己的腿上。

"哎呀,张总,别急嘛,我叫田田。"田田一脸娇羞,嘴上说着不要,腰却一点都不老实。

几杯酒下来,田田看着张总已经上头了,"张总还没见过我们的才女洁洁吧?"

"才女?有什么才艺?"张总手不安分的在女人身上游走。

"洁洁可是我们这边最神秘的女人呢,凌姐将洁洁给我们这边最好的金主,姐妹们都说凌姐偏心呢。"说着,田田又给张总灌了一杯。

简洁看到张总的眼光飘向自己,下意识的低头。

"长得很不错,看起来不小了吧,这个年纪拥有的才艺,就是狐媚子功夫吧?"张总色眯眯的看着田田,"是哪位金主的美人啊,我张某今天可真是幸运啊。"

"是咱们s市的墨少呢,墨少每次来,只叫洁洁一个人呢。"田田看了一眼缩在角落的简洁,凭什么墨少只叫你,我哪里比不过你,不知道那你被这臭名远扬的张总上了,墨少还会不会叫你。

"祁家那个瞎子啊,我听说小时候他爹和他出车祸,结果呢,他爹死了,他瞎了,瞎了以后还天天练写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当盲人书法家。"张总笑的很张狂,说话也很大声。

简洁听到了张总侮辱祁夜墨的话,攥紧了拳头,"希望张总不要胡说,祁夜墨不是那样的人!"

张总踉跄着身子站起来,"被那个小瞎子驯的真服帖啊,你是不是不知道祁夜墨家里多混乱?"张总将田田推开,胳膊搭在简洁身上,田田翘起腿看戏。

简洁这个女人,一直在夜总会里那么高冷,还霸着墨少,早想看看她在别的男人山下辗转骚浪的样子……

简洁惶恐的被张总拉住,不知所措。

张总勾了一下简洁的下巴,猥琐的说:"他爸死的早,外面的小情人带着私生女找上门,听说和你的主人同吃同住呢,他妈也不阻止,也不知道晚上的时候是他的妹妹技术好,还是凌姐技术好或者......你技术好。"

听完这句话,简洁手在抖,手伸向桌子上的酒瓶。

田田娇笑道:"这就对了嘛,陪张总喝个酒……"

简洁愤怒,将桌上的酒拿过来,却是一下子砸在了张总的头上!

谁都没预料到简洁有这个胆子,更加没有时间阻止,张总捂着头,倒在沙发上。

血顺着张总的头留下来,简洁看着心里第一次没有害怕,她绝对不允许有人诋毁祁夜墨。

她愿意,用自己的所有,来守护祈夜墨。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来人,将这个臭婊子给我扒光了!"张总话落,门外的保镖全部涌进包厢。

简洁找准时机想要逃跑,但是一个女人抵不过几个男人的束缚,败下阵来。

简洁挣扎,男人们撕扯简洁的衣服,最后简洁绝望了,闭上双眼,如果有下辈子,自己一定要和祁夜墨表明心意。

简洁感觉身上的衣服马上要被撕扯干净了,流下了眼泪,睁开双眼想要做最后的抵抗,挣扎中冲破了窗户,简洁感觉身上一轻,心里也轻松了。

身体坠落的那一刻,简洁闭上眼睛,马上要解脱了……

绯色是什么样的地方,见证了无数鲜活的生命香消云陨,但依然盛开如花。

简洁从霓虹灯一般的高空坠落,砸地的一刹那,祈夜墨的影像划过眼前。

一定是,幻觉吧……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