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那天晚上十一点多,我刚打扫了一个包间,经理雪姨突然把我们好几个男服务员都召集了起来。

雪姨就是那天将我留下来的经理,我挺感激她的,所以对她很有好感。不过她好像不是管我们酒吧这一块的,在三楼四楼还有私人vip专区,那里有ktv,反正很豪华,只有富豪才会在那消费,雪姨就是那里的经理。

将我们几个男服务员召集起来后,雪姨跟我们说,楼上vip区的男公关不够用了,而今天刚好来了个喜欢摆场面的大客户,需要大量男公关供其挑选,所以让我们临时顶一下。

而且这大客户挑公关的方式比较特别,不是看脸,而是看身材看气质,甚至说有点看运气,她喜欢那种未知的感觉,所以喜欢让很多男公关戴着面具,不露脸供其挑选,最后陪玩的时候才会揭下面具。

对于男公关,我在这种环境下工作,自然是听过的,不仅陪唱陪玩,甚至要陪客户睡……

我不能接受这种事,所以就单独摇头表示拒绝,不过雪姨说我们这批服务员主要就是凑个人数,撑撑场子,最后还是让那些专业的公关服务。

于是我就跟着大家一起去了楼上的vip区,我们先是和几个专业男公关汇合了一下,组成了一个约莫二十人的队伍,最后我们各自戴上了面具。当时我真佩服会所的想象力,这面具竟然是动物模样的面具,我选择的是一只狗面具,因为我寻思客人怎么可能选择狗呢,我肯定是安全的,不会被挑中。

然后我们就去了客人的包厢,而当我看到包厢里的客人时,我彻底就懵了。

当时我吓得差点转身就跑,因为一共两个客人,其中一个竟然是陈雅!

但我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没整出动静,心中同时暗暗庆幸,得亏我戴了面具。

然后我就打量起了她们,陈雅今天穿的不再是旗袍,而是紫色的镂空长裙,很修身,将饱满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展露无疑,让她看起来更年轻了,不了解她的人肯定会以为她就是个三十岁的轻熟女。

而和陈雅一起的同样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保养的也很好,不过她没陈雅漂亮,但是也不差,给人一种挺有风韵的感觉。

我们站在那里,就像是货架上的物品一样,任由她两挑选。

陈雅看起来还有点生疏,目光只是在我们身上简单游离了一下,好像不怎么好意思观察。而另外那个女人就很放得开了,她一个一个的打量着我们。

我心里一直在那念叨,千万别选我,千万别选我,吓得一动不敢动,生怕引起她们的注意。

而那个女人很快就笑着对陈雅说:"雅姐,你别不好意思啊,来这里玩就得放得开。来,我们一人挑一个,最后看看谁选的男人帅,怎样?"

陈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芸妹,你先选吧,我随便挑个就行了。"

很快这芸妹就选了一个,真的是一个专业的公关,看来我们服务员和公关的气质不太一样,很难选中我们,我这才松了口气。

不曾想,就在这时,陈雅突然指着我说:"我就要这只狗吧。"

她就要这只狗!

听了陈雅的话,芸妹扑哧一声就笑了,说陈雅真会挑人,还给我起了个狗的外号。陈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她没那意思,她说狗指的是面具。

而我则彻底懵逼了,我寻思这也太他娘的巧了吧?老天爷这简直是在捉弄我啊!

我下意识的就准备转身跑,而领我们过来的雪姨这才开口说道:"这位妹妹,不好意思啊,你这眼光也真是厉害,一下子就挑中了我们公关里最特别的一个,我们这位公关虽然各方面都很优秀,但他却是个聋哑人,所以,妹妹你确定要选他,不换一个吗?"

当雪姨提到聋哑人,我的心就咯噔一跳,寻思我这怕是要暴露了。

不曾想陈雅却抬头看了我一眼,最后竟然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急死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要是就这样跑了,更容易出事,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走了,我和另外那个公关则留了下来。

雪姨也在我身边,她用手机给我打了一行字,她说今天我就应付一下,报酬远超我的想象,而如果我不答应,黄老板不会放过我。

最终我一咬牙,寻思就先应付下来吧,反正不用说话,也戴着面具,等会再借机行事。

然后我们就一起唱歌了,当然是他们唱了,我只能看着。

我始终安静的坐在陈雅的身边,感觉特别的尴尬,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我整个人都快晕了,这可是鲍雯的妈妈啊,我们怎么会走到这样的尴尬境地?

好在陈雅像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她很放不开,也没对我动手动脚,只是偶尔会抬头看看我。

突然,芸妹开口对陈雅说:"雅姐,你别不好意思啊,反正你单身,也不用有心理压力,放开来玩啊。要不我们现在就让他们摘了面具,看看咱俩谁的帅?"

陈雅点了点头,吓得我就准备跑,但我觉得今天要是跑了,这工作肯定是丢了,这么些天就白干了,所以我很犹豫。

而另外那个公关很快就把面具摘了,他真挺帅的,不过那张脸显然是整过的。

然后就轮到我摘面具了,但我装作听不见的样子,没摘,陈雅指着我的脸,示意我把面具拿下来。

我心一狠,直接就摇了摇头。

这下那个芸妹就不高兴了,她立刻指着我不爽的说道:"你这公关怎么服务的啊,偏要戴着这狗面具,难不成真的长了个狗脸啊,面具都不敢摘。"

说完她才想到我听不见,然后竟然主动过来要帮我摘面具。

我刚要反抗,陈雅却突然开口说:"芸妹,算了,他不愿意就不为难他了。我也觉得不摘的好,这样我还好受点,看不到他的长相,我也没那么大压力,毕竟这是我第一次。"

芸妹这才放过了我,而我则突然对陈雅升起了很大的好感,这女人在家里虽然强势,但现在看来还挺善解人意的。

然后陈雅就喝起了酒,而我好歹是个公关,忙配合她喝了起来。

很快我们竟解决了半瓶洋酒,而这时芸妹就带着那个公关去了包厢内的一个房间,那其实就是一个干那事的地方。

隔音效果虽然不错,但我隐约间还是能够听到那喊声,这让我和陈雅都非常尴尬,于是我们只得不停的喝酒。

我以前很少喝酒,所以很快就有点晕乎了,而陈雅显然也有点上头,脸蛋红扑扑的。

她突然慢慢朝我伸出了手,她将手搭在了我的腰上,我整个人跟触电了一样,身体僵硬的坐在了那里。

最终,我不得不硬着头皮,也慢慢将手移到了陈雅的腰上,还慢慢下移,放在了她的臀部。

当时我心里的感觉特别的异样,恐惧、享受、抵触却又期待……种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我心头交织着,加上酒精的作用,让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突然,陈雅搂着我的腰站了起来。

她将我带到了另外一个小房间里。

暧昧的灯光,舒服的大床,我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跑却又不想离开。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床边上,我坐了下来,而陈雅则轻轻坐在了我的腿上,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我有点意乱情迷,那完全是酒精的作用。

她将手放在了我的胸上,我想要伸手推开她,却又不敢。

最终我心一狠,心说反正戴着面具,而她也没要求我摘面具,实在不行我就配合她来一次吧!

虽然心中有很深的罪恶感,但我觉得只要我瞒着,这可能是我永远的秘密。

于是我也壮着胆子将手放在了陈雅的胸前,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人都窒息了,前所未有的激动,我整个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陈雅却突然抬起了手,一把扯掉了我的面具……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