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谁说没有人,给我放开她!

嫁给鲍雯两个月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开口说话,加上我积压的愤怒,我整个人的声音都低沉沙哑了起来,听着应该也挺特别的。

而我之所以一上来就气势汹汹,倒不是我真的戴了面具就胆肥了,我这是兵行险招,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我只有一上来就用气势压住他,让他愣住了,这样我才有机会,其实我当时紧张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果然,黄三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扭头看向我,都忘了说话了,只是嘴巴微张。

而我则抓住这机会,猛的抓住了桌上的红酒瓶子,毫不犹豫的就砸向了黄三的后脑勺。

伴随着砰的一声闷响,酒瓶子都被我砸碎了,而黄三则痛苦的哼了一声,然后就倒在了地上,死死的捂着脑袋,鲜血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彻底傻眼了,鲜血刺痛了我的眼睛,让我充满了恐惧,黄三不会被我打死了吧?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刻过去抱住了浑浑噩噩的鲍雯,将她背在了身上,然后就往楼下冲。

很快我就来到了楼下,好在楼上的动静并没引起大家的注意,于是我一口气就跑出了酒吧。

冲出酒吧后,我依旧一路狂奔,也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反正就是跑跑跑。

直到我一口气跑了好几里路,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我才渐渐的有点体力不支,感觉两腿发软,快站不住了。

这时,鲍雯突然在我后背上扭了一下身体,还嘤咛着问我:"是你救了我,你是谁?"

我出于本能的就闭着嘴,但转念一想,她又不知道我是谁,我沉默反而会引起她的疑心,因为我之前已经说过话了。

于是我直接就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是谁不重要,你没事就行了。"

听了我的话,鲍雯明显就身体一怔,我听到她吞咽口水的声音,应该是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刚好这时走到了一处公园,而我也精疲力尽了,于是就找了个长椅将她放了下来。

我见鲍雯已经恢复差不多了,于是直接就转身离开。

刚走了两步,鲍雯突然喊住了我,她说:"你等一下,我鲍雯从来不欠别人人情,你救了我,你想要我如何报答你?"

我当时真想揭掉面具,让她真正的做我老婆。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一旦我摘了面具,我将不再神秘,等待我的将是一顿怒骂和毒打。

我没有说话,继续离开,而这一切在她看来,可能觉得我很高冷吧。

我又走了两步,不曾想她再次喊住了我,说:"看来你不需要我回报,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真挺感激你的,想记住你的名字。"

鲍雯是一个同性恋,此时却对一个男人说了好几句话,还想知道对方的名字,很明显,我今天救她这一次,真的触动到了她的内心。不过这也正常,在那种无助的时刻,差点被禽兽玷污了,却出现了一个类似白马王子的英雄救了她,还戴着面具,充满神秘感,就算她是同性恋,也会产生心理波动的。

我这才停了下来,扭头看向鲍雯,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的缘故,鲍雯面色潮红,看起来很有味道。

我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指了指自己的脸,用沙哑的声音说了两个字:"小丑。"

说完,我彻底不再理会她,快步离开了。

离开之后,我立刻就拦了辆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还将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和面具藏了起来。

然后我就躺在了地铺上,可怎么也睡不着,心一直扑通乱跳,脑子里更是胡思乱想,要是黄三被打死了或者重伤了,会查到我吗?

而鲍雯一直没回来,这让我也有点担心,她不会又出事了吧?

好在夜里三点多的时候,她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苏若水。

鲍雯显然是完全没想到救她的人是我,她对我的态度更恶劣了,直接就用脚像踢狗一样将我踢醒了,让我滚楼底下去打地铺。

我乖乖的下楼了,但等了一会又悄悄上楼了,我想听听现在是什么情况,黄三怎么样了,我想她们应该会谈到的。

刚将耳朵贴在门上,我就听到鲍雯生气的开口说:"这黄三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拿你来骗我,敢对我做这样的事,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好在你没事,我还以为你真被她绑了呢。现在黄三的嘴脸已经暴露了,你不能再去他那上班了,剩下的事交给我来解决。"

小水嗯了一声,然后开口问鲍雯:"雯雯,那是谁救你的呢?"

鲍雯沉默了会,说:"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他戴着面具,看起来很神秘。"

小水继续问道:"会不会是哪个爱慕你的人?你一点看不出来他是谁吗?"

鲍雯用有点惋惜的口吻说:"应该不是的,可能只是刚好被他碰到吧,他对我一点兴趣没有,连名字都不肯告诉我。"

突然,小水用有点吃醋的口气说:"雯雯,你从来不会多聊几句男人,你不会是对这个救你的男人有什么想法了吧?"

鲍雯立刻轻哼一声,说:"小水,你瞎说啥呢,我只是感激他,我心里只有你。"

说完,鲍雯又补了一句:"不过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确实不太一样,我并不会像对别的男人那样讨厌他,我挺喜欢他身上的味道,感觉就像是我的……"

小水忙问鲍雯,像她的什么。

鲍雯沉默了会,才继续说道:"就像我的爸爸,虽然我从没见过他,但是会有安全感。"

听到这,我就是一愣。我寻思我是你老公啊,可不是你爸爸!不过听鲍雯这口气,她好像从小就是单亲家庭长大的,难怪性取向都有点扭曲,性格也很古怪。

接下来她两就没再谈这话题了,像是要睡觉了,我也就没再逗留,直接就下楼去了。

这一夜我直到凌晨四点多才睡着,而醒过来则已经中午了,鲍雯和小水已经走了。

我随便吃了个午饭,就老实窝在家里,哪也不敢去,脑子里则一直想着黄三的事。

黄三现在怎么样了?他住院了吗?有没有报警?

一个个问号在我心头升起,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而每当我听到窗外传来警笛的声音时,我心就会提到嗓子眼上,生怕是来抓我的。

就这样,我痛苦的熬了一下午,晚上的时候我实在坐不住了,就换了身衣服,悄悄去了本色club。

我装作是顾客一样进了酒吧,点了两瓶最便宜的啤酒,即使这样也花了好几十块钱,然后我就坐在了一楼的角落里。

我暗中观察了好一会,发现并没有人提黄三被打的事情,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渐渐的我就松了口气,我寻思黄三这可能要吃哑巴亏了,这种不利酒吧名声的事,他不敢搞大。而且鲍雯可能也找人和黄三谈过了,这件事可能就此别过了。

这下我心情就好多了,将两瓶啤酒喝完后,我就准备离开。

不过刚要离开,我却发现吧台那有招聘广告,酒吧里在招人,清洁工、服务员、公关啥的,都在招。

我灵机一动,寻思反正一直在找工作,要是能在这找一个也不错,毕竟对于我这种农村屌丝,夜场这种地方,是可以很快让我融入社会,发展人脉的。

由于鲍雯她们也可能来这里,为了避免麻烦,我还是装作聋哑人应聘的,这给我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在面试的时候,他们一看我不会说话,就让我走。

不过最后有个类似经理的少妇,她说我除了聋哑,各方面还挺优秀的,就把我留了下来,主要是负责卫生方面,就是打扫打扫,收拾残局啥的。当然,工资也很低,一个月才一千五,不过加上鲍雯给我的钱,一个月也有差不多五千了,我还是很满足的了。

顺利进入本色酒吧工作后,我的生活一下就充实多了。每晚要忙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而且由于我'残疾',他们也不怎么待见我,有几个服务员还挺爱欺负我,经常让我帮他们干活,但我都无所谓,能忍的都忍了。

至于鲍雯,她只是有一次看到我很晚回来,随便问了我一下,问我干嘛去了。我说我找了个工作,夜班,每天得很晚才回家,她也没多问,应该是乐得清静。

通过在本色上班,我也得知黄三并无大碍,这件事他也没追究,而且苏若水也没在这驻唱了,我寻思这都是鲍雯的能力,她应该是把整件事摆平了,不得不说,我这个老婆还真挺有能力的。

而令我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我进入本色club工作,发生了一件彻底改变我和陈雅、鲍雯这对母女关系的事。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