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小水说门口有人,我吓得就身体僵硬在了半空。下意识的我就准备跑,但我忍住了,我必须镇定,就算她们真发现了我,我也得装作刚好上楼的样子。倘若我跑了,那不仅人要暴露,就连我的听觉可能都要暴露。

而鲍雯却一点也不慌,她不屑的说:"那窝囊废估计都呼呼大睡了,就算真上来了又怎样。反正他听不见,就算在门口也无所谓,反正我不会给他开门的。"

小水轻笑了一声,说'老公'真威武。

听着她们的动静,我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刺激,反而陷入了无边的空虚,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丑,连狗都不如。一只狗只要摇尾乞怜都能得到主人的赏赐,而我呢?

我心有不甘,狠狠的握着拳头,却始终没有勇气撞门而入。

但我躲在门口却听到了她两的另外一段谈话,也让我对这个小水有了更多的了解。

小水好像是哪个酒吧的驻唱,现在被经纪公司看上了,但是酒吧老板不让她走,她还让鲍雯帮她想想办法呢。

鲍雯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她说会帮小水解决的。而这也让我一下子怂了,我寻思要是一时冲动得罪了鲍雯,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最终我只得落寞的下了楼,直到夜里三点多我才睡着,那晚我做了一夜的恶梦,梦里全是嘲笑我的嘴脸。

第二天一早鲍雯和小水就出门了,到中午时分,我刚做好午饭,鲍雯和小水突然又回来了。她们没跟我打招呼,径直就上了楼。

很快她们就下楼了,我以为她们是回来拿什么东西的,不曾想鲍雯却突然走到了我身边,抬手就在我脸上扇了一巴掌。

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脸火辣辣的疼,愤怒的看向鲍雯,但怒气转瞬即逝。

我让自己强制冷静了下来,然后脑子只是转了一圈,隐隐间就明白鲍雯为何打我耳光了。难道她在房间里装了监控,察觉到我了?

想到这,我顿时就尴尬的低下了头。

而鲍雯很快却用手机打字给我看:小偷,把东西交出来。

这下我就彻底傻眼了,鲍雯说我是小偷?我偷什么东西了?

看到我一脸迷茫的样子,鲍雯更来气了,直接就伸手拧着我耳朵,骂我:"就知道你这穷酸样,总有一天会不老实,没想到这才没几天呢,就原形毕露了,连我的东西都敢偷。"

我一个劲的摇头,冲鲍雯摆手,示意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而鲍雯则直接在手机上打了字给我看:快把我朋友的项链交出来,要不然我可报警了。

原来是小水项链丢了,看到报警两个字我吓了一跳,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项链不项链的。

我打字告诉她,她弄错了,我都没见过什么项链。

而鲍雯根本不相信,她打字告诉我,东西交出来,她可以不计较。她还说我肯定是穷疯了,见到值钱的东西就顺走了。

边说话,鲍雯那高耸的胸部就一抖一抖的,都快从胸口蹦出来了。

这时小水走了过来,她挺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不过小水没有鲍雯那么凶,她只是对鲍雯说:"雯雯,算了,看他样子也怪可怜的,你不是说他有个生病的妹妹嘛,估计也是急用钱吧。而且他天天面对你这样的大美女,又没法碰,肯定早就痒死了,也可能需要钱去找小姐呢。我们给她个机会,让他一个人的时候把项链放回去就好了。"

鲍雯说我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就得给点教训,不过她说听小水的,也就没再动手打我了,她只是用手机打字告诉我:看在你第一次偷东西的份上,这次就不教训你了,你找机会把项链放回原处。

边把这句话给我看,鲍雯边说着:"人真是越穷越不检点,这种黑心钱就算偷了拿去治病,也治不好。"

妹妹是我唯一的亲人,鲍雯这句话真是把我刺激到了,我整张脸都气的瘪红了。

最终我没忍住,一把就将鲍雯给推开了,愤怒的冲了出去,由于我比较冲,一把还将小水给撞倒了,气的鲍雯都忘了我听不见了,气呼呼的就在身后骂我:"好你个废物,还反了你,给我站住。"

我没有理会她,一口气就跑出了很远。

鲍雯最终也没追我,而渐渐的我就冷静了下来。虽然依旧生气,但我也懊恼了起来,我觉得我不该就这样跑了,这么多天都忍下来了,怎么能在这事上就忍不下来呢。

可是我真不知道什么项链啊,突然我冷不丁就打了个哆嗦,鲍雯不会真的报警吧?我现在跑了,不是真的就畏罪潜逃了吗?

越想我越害怕,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我觉得必须把这事给弄清楚了,解决掉。

可回去之后我发现鲍雯和小水已经不见了,我寻思鲍雯和小水完全没必要拿我偷东西来侮辱我,应该不是骗我的,于是我就打算去房间找找看。因为她两昨晚整那么大动静,谁知道会不会是太激动了,玩的太嗨了,把项链扯掉了啥的呢。

不过我在床上找了一圈,还在床底下找了一遍,确实没看到什么项链。可就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我看到床头柜的缝隙里有个闪闪发光的东西,用手电筒一照,果然是个水晶项链。

我顿时就是心底一喜,忙给鲍雯发了条短信,我说我去房间找了,找到这项链了,叫她回来拿。

很快鲍雯就回我短信了,她说:把项链放我床头柜上吧,今天算你懂事,这次我就不追究了,要是以后再敢偷我家里的东西,就不会这么轻易收场了!

看完鲍雯的短信,我脑袋轰的一下就炸了。鲍雯居然还一口咬定是我偷了项链,她完全就不听我的解释,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目中无人?我真的就连狗都不如吗?

越想我就越气愤,我感觉'小偷'这个名头,鲍雯已经死死的钉在我头上了,我根本连洗白的机会都没有了。

愤怒、屈辱、委屈、自卑,种种情绪在我心头升起,最终我决定'反抗'。

我觉得我可以怂,可以在鲍雯面前装孙子,这一切都是为了生活,为了钱。但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废物,我可以动动脑子,让鲍雯付出点代价。

于是我就用一个微信小号,加上了丈母娘的微信,她的微信号就是她的名字,陈雅。

然后我把那天晚上录的鲍雯和小水去酒店的视频发给了丈母娘,同时还给她留言,说她闺女不正常。

很快陈雅就问我是谁,不过我没再回应她。

搞定完这一切后,我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感觉心里爽多了,也没那么憋屈了,我相信陈雅一定会找鲍雯的,而鲍雯明显还挺怕她妈妈的,这一次一定会让鲍雯吃大亏。

果然,第二天鲍雯妈妈就来了。

陈雅是下午来的,当时鲍雯还没回来,她就将我喊到了楼下大厅。

她打字问我:陈名,你给我说实话,你和雯雯感情深吗?是不是真的在竭力生小孩?

我点了点头,然后她又问我:那小雯对你怎么样?她平时是不是经常有应酬什么的,很少回家?

我打字说:还好,小雯还是挺顾家的,很少应酬,就算有朋友要玩什么的,也是带家里来,前几天还带了个朋友回家过夜呢。

我不露声色的将鲍雯带小水回家过夜的事说了出来,陈雅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我估摸着她一定更加相信鲍雯不正常了。

很快鲍雯就回来了,她们让我上楼,我上了,然后就听她两在楼下吵了起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陈雅似乎知道小水的存在。

因为她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小雯,你给妈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还跟那小狐狸精混在一起呢?"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