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脑袋里一升起让鲍雯怀孕的念头,我整个人都有点兴奋了起来,莫名的激动。

但我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我只是拿着化验单,迷茫的看向鲍雯,同时摇着脑袋,示意她我不愿意接受。

鲍雯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垃圾',还伸手在我耳朵上拧了一下。

然后她才用手机打字告诉我,她说她晓得我有个生病的妹妹,她说只要我能帮她骗她妈妈,只要骗过一年,以后我妹妹的医药费她全帮我出了。

我寻思自己资料肯定是我那朋友给鲍雯的,也不用担心装聋哑的事情暴露。而鲍雯的话一下子就让我动心了,最终为了妹妹,我暂时压下了报复的念头。

于是我就点头应了下来,而鲍雯非但没对我表示感激,反倒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还骂了声'窝囊废'。

没一会功夫,鲍雯的妈妈就来了,她似乎很喜欢穿旗袍,今天穿的是件紫色的旗袍,让她看起来雍容典雅,这也让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征服了这个女人?我为什么从来没见过鲍雯的爸爸?

不过我也只是随意想想,才没心思管这么多呢,很快鲍雯就下去和她妈妈谈话了。

我听到鲍雯对她妈说:"妈,你来啦,我还正准备联系你来着呢。"

鲍雯妈妈心情好像不错,笑着问鲍雯肚子里有动静没。

鲍雯突然就叹了口气,说:"妈,还真被我说中了,我前两天刚带陈名去男科检查过,他有问题,现在要不了小孩。"

我气的握紧了拳头,却不敢发出动静。

然后鲍雯妈妈就挺生气的说:"什么?陈名那方面不行?我看他身体不是蛮好的嘛,怎么会不行。小雯,你不会是又想办法骗妈妈了吧?"

鲍雯说怎么可能,婚都结了、证也领了,怎么可能还骗她。然后她就给我发短信,叫我带着化验单下来。

下楼后,我尴尬的看着鲍雯妈妈,羞愧的红着脸、低着脑袋。

她妈盯着我看,特别是我的下面,就像是想要看清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

我把化验单递给了她,同时用准备好的纸和笔写给她:岳母,对不起,我去医院检查过了,我那方面确实有问题,我对不起小雯,更对不起您,暂时不能给您添孙子了。

鲍雯妈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她质问鲍雯怎么选男人的,杂选了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她甚至还说我这是小太监。

我脸丢死了,但还是继续写给鲍雯妈妈看,我说:岳母,对不起,但医生说了,我这病不难治,只要好好调理,是可以恢复正常的,医生还说治好了以后,给我开个药方吃,可以生儿子呢。

这时鲍雯也附和了起来,她说反正婚都结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了,总不能刚结婚就离婚换男人吧,她丢不下这脸。

最终鲍雯妈妈也就没说啥了,她留下来吃了个午饭就走了,午饭是我做的,我感觉的出来,她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变了,对我很不满意,当时我真想给她解释,却又只能忍。

这事之后,鲍雯甩了我两千块钱,说是我的尊严费,我虽然不爽,但还是把钱收了。

接下来几天时间鲍雯都没在家,应该是上航班了,而我也抓住这几天去市里溜了一圈,我想给自己找份工作,将来要是和鲍雯闹掰了,也好有个退路。

但由于我怕被鲍雯发现,我就只能是个'聋哑人',聋哑人想要找个适合的工作真挺难的,一时半会我也没找到满意的。

而没有鲍雯在家,虽然寂寞,但我也乐得清静,有时候我也会偷偷翻鲍雯的衣柜,用她的衣物发泄。渐渐的,我发现我已经适应这样的日子了,就算几天不说话,也没啥感觉,感觉自己真成了个哑巴。

至于鲍雯妈妈,她对我那方面的事倒是挺上心的,时不时的还会给我发发短信,要么是叫我吃什么补品,要么就让我锻炼身体……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着,而就当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适应这个角色的时候,鲍雯却再次做了一件非常伤我自尊的事。

她居然把她那个相好的女人带回家过夜!

那天晚上九点多,我在楼底下给自己做夜宵的时候,鲍雯回来了,身旁站着一个女人,正是上次和她在香格里拉开房的那个女生。

这女生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穿着类似学生装的短袖衬衣和短裙,让很有狐狸精气质的她又多出了一丝别样的清纯。

我躲在厨房不敢出来,没脸去面对她们,但我却竖着耳朵听着。

我听到鲍雯对那女人说:"小水,今晚就在我家过夜吧。那个窝囊废也在家呢,居然有点偷星的感觉,挺好玩。"

那叫小水的女生立刻怯羞羞的说:"那男人长什么样啊?不会被他发现吧,男人狠起来可都是疯子啊。"

鲍雯轻哼一声,不屑的说道:"知道了又怎样,他就不是个男人,本来就是我花钱买来的东西而已。这些天,他连我的手都不敢摸,他要是敢胡来,我打断他的腿。"

这时,鲍雯她们听到了厨房里的动静,于是鲍雯立刻进了厨房,她看到了我,然后就将我拉了出来。

她指了指叫小水的女孩,然后用手机打字告诉我:今天我朋友在我家睡,你在楼底下打地铺。

我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这时小水噗嗤一声就笑了,她显然也知道我听不见,她笑着就说道:"这男人是挺窝囊的。"

我心中怒气升腾,但不得不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还挤着笑脸,做了个手势,问她们要不要一起吃夜宵。

鲍雯冰冷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就带着小水上楼了。

等她们上楼了,我才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空气中。

然后我就准备上楼拿我的被褥,可就在这时,鲍雯居然从楼上把我的被子给扔了下来,嘴上还嘟囔着:"一股男人的臭味。"

我虽然是农村的,但我其实很讲干净,鲍雯的话真的很伤我自尊,但我不得不默默的在楼底下给自己打了个地铺。

我也没心思吃什么夜宵了,一个人躺在地铺上,大脑完全一片混沌,我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家里给我戴绿帽子吗?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不止一次提醒自己,我只是个扮演老公,鲍雯不是我真正的老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但这理由并不能说服我,因为我观念很传统,我们都领证结婚了,我就是她的老公,她带别的女人回家鬼混,那就是骑在我头上拉屎!

最终,我一咬牙,蹑手蹑脚的就来到了楼上。

我刚站到了房间门口,就听到了房间里面的声音。她俩也是仗着我听不见,把我当空气一样,完全肆无忌惮。

我不知道她们具体在干什么,但我可以猜的到,想想就有点脸红。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喘,当时很有冲进房间的冲动,却又心痒的想多听一会。

而就在这时,那个叫小水的女孩却突然娇滴滴的开口说道:"雯雯,房间门口好像有人。"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