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出事了!"谢永飞的只觉得浑身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脑海当中更是轰轰作响,整个人几乎要晕过去。

"谢主任,我爷爷这是怎么了?"楚正峰见状脸色大变。

"楚少不要急,我立马去叫刘教授!"谢永飞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慌张跑去找刘清源和徐有才。

刘清源匆匆来到病房,看到楚老的情况时,顿时脸色大变:"胡闹,简直是胡闹!是谁让你们动楚老的?"

"是谢主任,他非要给楚老转移病房,我怎么劝他都不听!"林初雪将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

徐有才闻言顿时暴跳如雷,此时就算他再好的涵养也忍不住了,指着谢永飞的鼻子骂道:"废物,真是废物!你自己死就算了,还拉着整个医院陪葬!"

楚正峰冷冷的的瞪了谢永飞一眼,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事他也答应了。

想到这里,楚正峰就懊恼不已,自己根本就不应该相信这个庸医的话!

谢永飞脸色发白,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刘清源苦笑一声,知道此时多说无益,于是再度给楚老检查一番。

片刻后,刘清源脸色凝重的道:"他这病,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尽力一试!另外,你们尽快找到之前出手给楚老治病的人,也许他有办法!"

"我知道他在哪,马上就过去找他!"林初雪闻言,顿时跑了出去。

李暮晨刚回到病房,被窝还没有暖热,就看到林初雪进来了。

"李暮晨不好了,楚老爷子病情恶化了,你快去看看吧!"

"什么?不可能吧?我已经用特殊手法护住了他的心脉,怎么可能突然间恶化?"李暮晨奇怪的问道。

"还不是那个谢永飞,非要让楚老爷子转移病房……"

"这人还真是够可以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患者家属不相信我,我去了也没用。"李暮晨想起楚正峰的态度,不禁心中有气。

"李暮晨,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条性命,你既然有这个能力,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林初雪劝道。

"好吧,我们走。"李暮晨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虽然他不是烂好人,但是也不能做到见死不救。

而且先祖传承说的很清楚,让他治病救人,弘扬中医,李暮晨谨记在心。

因此他没有过多犹豫,就和林初雪一起向外走去。

当李暮晨跟着林初雪来到特护病房时,发现刘清源正在给楚老爷子施针。

刘清源下手极快,片刻便扎下十几处金针,这些金针皆准确的刺中楚老爷子胸口处的几处穴位。

"五行针法?"见状,李暮晨不禁微微一惊,在他的传承当中,倒是有这种针法的记载,不过这种针法,并不能治疗楚老爷子的病。

听到有人叫出自己针法的名字,刘清源诧异的看了一眼李暮晨,道:"不错,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有这等见识!"

"五行针出,百病消除!"李暮晨点头笑道:"我之前也是听过,今天能够见到,实在三生有幸!"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们等会再聊!"刘清源听到李暮晨的话,眼睛顿时一亮,不过现在正忙着救人,也没空多言,于是继续专心施针。

但是随着刘清源的施针,楚老爷子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抽搐的更加严重了。

看到这种情况,刘清源心中大惊,连忙停止了继续施针。

看着病情加重的楚老,刘清源的脸色很是难看,有愧疚,也有尴尬。

犹豫了一番,刘清源叹息一声,颓然道:"抱歉,我也无能为力!"

"什么?连刘教授都没有办法了吗?"楚正峰大惊。

"我已经尽力了!"刘清源摇头道。

"难道我爷爷该有此难?"楚正峰见状脸色凄然,刘清源的话,几乎宣判了楚老的死刑。

徐有才也是脸色难看,自己这院长看来真的是到头了!

只有谢永飞松了一口气,连刘清源都治不好,楚家应该不会怪罪自己了吧?

"也许这位小兄弟有办法!"这时,刘清源竟然看向了李暮晨,道:"你就是李暮晨吧?"

"他?他根本不是医院的医生,根本不懂看病,刘教授你们千万不要被这小子骗了!"谢永飞顿时叫了起来,如果李暮晨真的治好了楚老,这里以后还有他的立足之地吗?

不管李暮晨有没有这个本事,他都要防患于未然。

"我是没你懂得多,要不是你,楚老也不会病情恶化吧?"李暮晨冷笑道。

"你凭什么认为是我的问题,为什么就不是因为你拍的那几下?"谢永飞现在也是豁出去了,不管怎么样,害死楚老的罪名,他不能担,也担不起。

听到这里,徐有才、楚正峰等人,全都怀疑的看向李暮晨,因为谢永飞这话,并不是没有可能。

徐有才和楚正峰根本不相信之前楚老病情好转是因为李暮晨,因为从没有听说过拍几下就能治病的。

李暮晨见状,顿时明白了几人的心思,心中不禁冷笑起来,自己好心出手救人,却被他们怀疑别有用心,既然这样,不救也罢,想到这里,李暮晨转身要走。

但是谢永飞突然拦在了李暮晨身前,道:"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怎么?"李暮晨眉头一挑,问道:"你想留下我?"

看到李暮晨凌厉的眼神,谢永飞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不过他还是叫道:"你暗算楚老,我就算拼了命也要拦下你!"

"谢永飞,我看你才是做贼心虚吧?"闻言,李暮晨反而不走了,因为他要真的走了,这暗算楚老的罪名恐怕就无法洗脱了。

刘清源突然道:"谢主任,我看这件事和李暮晨无关,你们就不要吵了,现在救人要紧。"

谢永飞虽然不甘心,但是刘清源都发话了,他也不敢多说。

刘清源走到李暮晨身前,问道:"我托大叫你一声小李吧,不知道你学的是中医还是西医?"

"中医!"李暮晨回道。

"中医?"谢永飞闻言,再度冷笑起来:"中医没有数十年的浸淫,根本难成气候,你小小年纪,就算从娘胎开始学,也不过才二十来年吧?能有什么水平?"

"我水平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正好能够治这个病!"李暮晨淡淡的道。

"治病?恐怕你连病情都弄不清楚吧?"谢永飞不屑的。

徐有才也是微微摇头,刘清源就是中医界的权威,连刘清源都没有办法,李暮晨这个小年轻更是不可能了。

"他这其实不算病,而是撞邪而已!"李暮晨越说越离谱了。

"撞邪?"听到这话,所有人全都惊呆了,谢永飞更是冷笑不已道:"撞邪?你怎么不说鬼上身呢?"

"这不是鬼上身,但是和鬼上身差不多!"李暮晨竟然点头。

"我没有听错吧?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你竟然在这里宣扬封建迷信?"谢永飞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封建迷信,而是中医,你看不起我可以,但是不能侮辱中医。"李暮晨脸色微沉,道:"中医认为,人体有正邪之气,对人体有益的为正气,有害的为邪气,现在楚老爷子就是邪气入心所致!"

"胡说八道,楚少,我建议您报警将这小子抓起来!"谢永飞斜睨这李暮晨。

"慢着,我倒是感觉小李说的有道理。"刘清源的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向李暮晨问道:"不知道你准备怎么治?"

"针灸,这个我之前已经和楚少说过。"李暮晨毫不犹豫的道。

"针灸?"谢永飞闻言顿时笑了,只不过是讥讽的笑:"论针灸,你能够和刘教授相比吗?"

"不能。"李暮晨如实回答。

"你这不是自相矛盾?"谢永飞脸上讥笑更甚。

"刘教授是国医圣手,我和他相比,自然是差远了,但是我正好懂得一种针法,可以治疗楚老爷子!"李暮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自信之色。

刘清源看着李暮晨,竟然没有怀疑,反而热切的道:"你有多少把握?"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