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你是什么人?给我滚出去!"谢永飞大怒,眼见到嘴的鸭子飞了,他怎么能忍?

更何况现在林初雪正以一种非常暧昧的姿势,被李暮晨抱在怀中,更是让谢永飞怒火中烧,恨不得一把撕了李暮晨。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位大主任,身穿纯洁的白大褂,做的事情竟是如此龌蹉。"李暮晨声音冰冷,他最恨这种人面兽心的东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是工作场所,请不要耽误我和林医生交流工作!"谢永飞面不改色的道。

"还交流工作?真是冠冕堂皇啊!"李暮晨讥讽道:"刚才的一切,我可是全都听到了。"

"听到了?"谢永飞一愣,索性也不再掩饰,冷笑道:"那又如何?我可以说林初雪为了转正的名额,所以主动勾引我,而我义正言辞的拒绝,所以她怀恨在心想要报复我,怎么样?我这么说是不是合情合理?"

"你卑鄙!"林初雪气的小脸发白,浑身颤抖。

"卑鄙?"谢永飞猖狂的笑道:"我就是这么卑鄙,你们又能如何?我是这里的主任,你说大家是相信我的话,还是相信你的话?"

"臭小子,我劝你最好跟我滚出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然的话,绝对没有你好果子吃!至于林初雪,你还是乖乖的躺到我的床上吧,嘿嘿……"

谢永飞说着,竟然伸手想要将林初雪给抢过去。

"哼!"李暮晨见状眼中冷光闪烁,然后一脚踢在谢永飞的肚子上。

谢永飞蹬蹬蹬的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尾巴骨差点摔断。

"哎吆,疼死我了……"谢永飞揉着屁股爬起来,脸色狰狞的对李暮晨吼道:"小子,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又怎么样?"李暮晨说着,又是一脚踢出。

谢永飞的身体倒飞而出,直接砸到里面的椅子上,然后连人带椅子,全都翻倒在地。

谢永飞被摔的七荤八素,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你,你……"看着李暮晨冰冷的眼神,谢永飞顿时无比恐惧,这哪里来的狠人,一言不合就打人?

"坏事做多了,总会遇到鬼,劝你以后小心一点。"李暮晨轻轻在谢永飞脸上拍了两下,然后揽着林初雪走了出去。

"王八蛋,我一定要弄死你!"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谢永飞的脸上满是怨毒和狰狞。

…………

……

李暮晨扶着林初雪,走到了急诊室门口的花园当中坐下。

现在已经是五月,夜风微凉,却是不冷,还夹杂着花香,带着些许浪漫。

可惜两人并不是情侣。

"你好,我叫林初雪,非常感谢你的帮忙。"林初雪感觉身上的力气已经恢复了些许,连忙从李暮晨的怀中离开。

想起刚才暧昧的姿势,林初雪白皙的脸蛋布满了红霞,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和任何男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

"我知道你,医科大学的校花嘛。"李暮晨笑了笑:"我叫李暮晨。"

"你怎么知道我?难道你也是医科大学的学生?"林初雪奇怪的问道。

"这倒不是,只不过我之前经常去你们学校,再加上你的名声又特别大,所以闻名已久,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李暮晨说着,眼中闪过一抹痛楚和黯然,他之前去医科大,自然是因为前女友李雯。

李雯也是医科大学的,和林初雪一个学校,也是这一届的毕业生。

"你有心事?"林初雪水灵灵的大眼睛在李暮晨脸上扫了一圈,发现他脸上线条刚硬,眼睛深邃而且带着一抹哀伤,竟然无比的吸引人。

更加难得的是,李暮晨的身上带着一股清新的气息,坐在李暮晨的身边,竟然感觉到无比的安静和平和。

"没什么,一切都过去了。"李暮晨好像是回答林初雪,又好像在安慰自己。

见状,林初雪也没有刨根问底,而是问道:"对了,这三更半夜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第一次住医院夜里睡不着,所以就出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正巧遇上这事。"李暮晨半真半假的道。

"那我们可真是有缘。"听到李暮晨的话,林初雪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但是说完她就后悔了,因为这句话很有歧义。

闻言,李暮晨心中一跳,不禁转头看向林初雪,从见面到现在,李暮晨还没有仔细看过林初雪。

这一看才知道林初雪第一校花的名头,绝对名至实归。

人说,等下看美人,更添三分美,更何况是林初雪这种祸国殃民级别的美人。

只见林初雪长发披肩,面如满月,在朦胧的灯光之下,散发着象牙般的光泽。

两道眉毛如柳叶一般,长长的睫毛微卷,下面是一双如水的大眼睛,眨动之间好像会说话。

鼻子小巧,鼻梁挺直,透着一抹坚定,两片嘴唇粉红水嫩,如玫瑰花瓣一般诱人。

一身宽松的白大褂,并不能掩饰她那傲人的身材,反而给她的身上,增添了些许圣洁的光辉。

"缘分?也许吧!"李暮晨微微一笑。

以前他并不相信缘分命运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现在他知道,这世上的确有很多未知的东西,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回头请你吃饭吧。"林初雪提议道。

"美女相邀,自然荣幸之极。"李暮晨点头笑道。

"那我们留个联系方式……"

两人随意的聊着,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聊的很投机,彼此之间竟然生出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正聊得开心时,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然后是一个男子焦急的呼喊:"医生,医生在哪,快来救人……"

李暮晨和林初雪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青年男子抱着一位老者慌慌张张的冲向急诊室,很显然是有急症。

看到这种情况,林初雪连忙跑了过去,李暮晨也跟在了后面帮忙。

只见老者浑身抽搐、面色青紫,喉咙当中发出浓重的痰音,病情很重。

看老者情况紧急,一个小护士连忙去找谢永飞,因为谢永飞是今晚的值班医生。

谢永飞过来之后,阴毒的瞪了李暮晨一眼,不过当他看到老者的时候,顿时惊呼了起来:"楚,楚老?"

眼前这个老者,竟然是楚氏集团创始人的楚天河。

楚氏集团拥有资产数十亿,地位显赫,势力庞大,是夏阳市四大家族之一。

至于青年男子,是楚天河的孙子楚正峰。

"你知道就好!"楚正峰扫了一眼谢永飞,道:"我爷爷突然发病,你快来看看!"

"楚少放心,我是脑外科的主任谢永飞,我一定肯定全力救治楚老爷子。"谢永飞感觉攀附大树的机会来了,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病人,反而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少他么废话,赶紧看病!"楚正峰怒道。

闻言,谢永飞不敢废话,连忙走到楚老爷子身边开始检查。

只见他先是拿着听诊器听心率,又用手电筒看了看眼球,再摸脉搏,同时还让旁边的护士抽血化验……

一番忙碌之后,谢永飞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有点尴尬的道:"病因无法确诊,老先生除体质较弱之外,其余指标均属正常,按理说不该出现这种状况……"

"什么?你折腾了半天,竟然什么结果都没有?"楚正峰阴沉着脸道。

"也不是没有结果,根据我的经验,这可能是神经系统的疾病,这种病最是难治,而且病因极其复杂,很难确诊……"谢永飞的声音越来越小。

楚正峰闻言顿时大怒,一把揪着谢永飞的衣领道:"真是庸医,要是我爷爷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这什么狗屁主任也不用当了。"

看着楚正峰的脸色,谢永飞不敢多言,连忙道:"我马上给我们院长打电话,请专家过来,相信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那还不赶紧?"楚正峰喝道。

"是是是,我立马打电话……"说着,谢永飞立马打了几个电话。

打完电话之后,谢永飞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对楚正峰道:"院长他们马上就来,不如先将楚老爷子转移到重症监护室?"

转移?!

李暮晨看到这里连忙阻止道:"楚老爷子现在情况很是糟糕,不能轻易移动!"

"这是哪位医生?"楚正峰皱眉问道。

"这人不是医生,而是医院的病人。"谢永飞解释了一句,然后对李暮晨喝道:"你算是什么东西,劝你赶紧离开,不然耽误了救治病人,你承担的起责任吗?"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