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楚老爷子现在的情况不能移动,不然会让病情加重,甚至有生命危险!"李暮晨正色道。

看着楚正峰的脸色,谢永飞不敢多言,连忙道:"我马上给我们院长打电话,请专家过来,相信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那还不赶紧?"楚正峰喝道。

"是是是,我立马打电话……"说着,谢永飞立马打了几个电话。

打完电话之后,谢永飞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对楚正峰道:"院长他们马上就来,不如先将楚老爷子转移到重症监护室?"

转移?李暮晨看到这里连忙阻止道:"楚老爷子现在情况很是糟糕,不能轻易移动!"

"这是哪位医生?"楚正峰皱眉问道。

"这人不是医生,而是医院的病人。"谢永飞解释了一句,然后对李暮晨喝道:"你算是什么东西,劝你赶紧离开,不然耽误了救治病人,你承担的起责任吗?"

"楚老爷子现在的情况不能移动,不然会让病情加重,甚至有生命危险!"李暮晨正色道。

"这……"旁边的护士正要动作,听到李暮晨的话又迟疑起来,因为李暮晨的话好像也有道理。

"他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赶紧转移病房!"谢永飞见状顿时大怒。

就在这时,楚老爷子突然呼吸加重,浑身抽搐,双眼翻白,看样子好像快不行了。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爷爷……"楚正峰见状顿时焦急无比,一双通红的眼睛瞪着谢永飞:"快想办法,我爷爷要是死了,我让你们医院关门!"

"完了完了……"谢永飞哪有什么办法,现在的他只感觉手脚冰凉,同时懊恼不已,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正好自己值班遇到了楚老爷子病重!

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了一边皱眉思索的李暮晨,他脑袋里灵光一闪,计上心头。

谢永飞指着李暮晨喊道:"哼!小子,都是你害的,你延误了最佳抢救时间,楚老的死都因为你!"

谢永飞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李暮晨。

"因为我?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李暮晨一愣,然后冷笑道:"还有,什么叫楚老的死?楚老还没死呢!"

"休要狡辩,楚老现在这样子,和你绝对脱不了干系!"谢永飞大喝道。

李暮晨懒得搭理这货,想起脑海当中的传承,他走到楚老的身边,突然双手并成剑指,在楚老的身上迅速点了几下,然后又在楚老胸口猛然一拍。

"好了,楚老暂时不会有事了,接下来……"

李暮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声怒喝传来,伴随着背后还有一股凌厉的劲风。

"你干什么?我爷爷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敢在他身上随意拍打?!"楚正峰怒吼一声,伸手就向李暮晨抓去。

李暮晨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脚下一动,就轻易的躲开了楚正峰这一抓。

"混蛋,要是我爷爷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偿命!"楚正峰见自己一抓之下,竟然没有抓到李暮晨,不禁愣了一下,但此时他怒火中烧,并没有考虑太多。

李暮晨心中不快,但楚正峰是病人家属,情绪激动也情有可原,因此解释道:"我并不是随意拍打,而是用特殊的手法护住你爷爷心脉,等会我替他施展针灸就能够没事!"

"我记得你好像不是医生?"楚正峰冰冷的看着李暮晨。

"不是!"李暮晨摇头。

"你有行医资格证?"楚正峰再问。

"没有。"李暮晨答道。

"你什么都没有,竟然还要给我爷爷治病,还特殊手法,你以为拍电影呢,赶紧滚!"

楚正峰爆喝一声,他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还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一个家伙在这捣乱,他当然不会给好脸色。

李暮晨闻言脸色顿时冷了起来,他本来是一番好心,却全被当做了驴肝肺,心中也有了几分火气,因此转身就走。

李暮晨前脚刚走,就有一群人呼啦啦的走了进来。

当先一人是夏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徐有才,旁边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是夏阳市中医界的权威,刘清源教授。

"院长、刘教授你们可来了,楚老他突然发病,病情极为复杂,根本无法确诊!"谢永飞看到徐有才,立马上前汇报情况。

徐有才闻言心中一跳,要是楚老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他这院长恐怕也干不成了,不过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强行镇定道:"先不要急,让刘教授看看再说!"

说完,徐有才对刘清源客气的道:"刘教授,麻烦你了!"

"嗯!"刘清源点点头,然后走上前去,开始给楚老检查。

几分钟之后,刘清源脸上的凝重舒缓了下来,对众人道:"这病情的确古怪,不过让人用特殊手法护住了心脉,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不知道咱们医院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奇人?"

"奇人?"楚正峰闻言心中一跳,隐约感觉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谢永飞却是道:"楚老爷子是我救治的,不过这奇人倒是谈不上,我只是尽了自己的职责而已……"

还有这样揽功劳的?还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林初雪见状顿时讥讽道:"谢主任,刚才你还说检查不出病情,现在又是你救治的了?"

"我,你……"谢永飞顿时被噎了一下,竟然接不上来了。

徐有才和刘清源也不是傻子,见状顿时明白其中必然有猫腻,因此全都看向了林初雪。

林初雪忙道:"院长、刘教授,刚才李暮晨在楚老的身上拍了几下,说是用特殊手法护住了心脉!我猜测楚老能够好转,应该和他有关。"

"李暮晨是哪位专家教授?"徐有才皱眉问道:"我们医院没有叫李暮晨的医生吧?"

"院长,这李暮晨根本不是医生,而是医院的一个病人,哪里懂什么看病?"谢永飞插嘴道,他和李暮晨有仇,不管怎么样这份功劳都不能落到李暮晨头上。

"普通的病人?"徐有才闻言顿时道:"那就不是他了,可能是其他原因。"

"可是……"林初雪还要解释,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认定这事和李暮晨有关。

"别可是了,救人要紧!"徐有才对刘清源道:"现在楚老暂时没问题,因此我们倒是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专家会诊,争取尽快找出解决方案!我们先去会议室吧!"

刘清源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徐有才出去了,不过他的心中一直念叨着李暮晨的名字。

刘清源总感觉楚老病情能够稳定,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这个李暮晨。

徐有才却是已经将此事忘到了脑后,他非常担心楚老的病情,因此也顾不上此时已经是深夜,一个个电话打出,将那些专家教授全都叫了过来会诊。

急诊室门口,谢永飞知道楚正峰对自己的印象肯定不好,不禁想要将功补过,于是对旁边的小护士道:"小张,小李,你们将楚老转移到特护病房吧。"

林初雪见状忙阻止:"刚才李暮晨说了,楚老现在不能动。"

"之前情况紧急,楚老自然是不能动,但是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当然另当别论,楚少,您说呢?"

"也好,不过动作小心一点。"楚正峰犹豫了一下,就点头答应了下来,毕竟这是最疼爱自己的爷爷,他不忍心让爷爷遭罪。

对待楚老这样的大人物,医院的动作很迅速,不到五分钟,就已经转移到了特殊病房,然后上了各种监护仪器。

做完这些,谢永飞稍稍松了一口气,这一下应该能够挣回一点印象分吧?

滴滴滴!

就在这时,心电监护仪上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