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冰冷和惧意,让我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可手却依旧不紧不慢的移动着。

我想大叫,却发现只是徒劳,嗓子震动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迷糊之间,我眼前不停的闪过纠缠着的蛇尾,雪白的肌肤,还有的两双搂抱在一块的胳膊。

第二天一早,我是猛然惊醒,从床上惊坐而起,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压着一条大蛇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跟着却感觉身下强烈的痛意。

掀开被子一看,红白相间,而大腿上,还有着划伤的痕迹--

这一切的一切,告诉我,昨晚那并不是一个梦。

听着外婆招呼着我娘别乱跑的声音,我强忍着痛,将床单换下来。

只是将床单抽下时,一条蛇骨从床单上落下。

那是一条完整的蛇骨,而不是一节节串起的蛇骨手串,拇指大小却首尾俱全,还有着尖悦的蛇牙,落在地上后,优雅的盘在那里,首尾相连,半昂着蛇头,如果不是没有肉,完全就是一条活着的蛇。

我天生对蛇带着惧意,外婆也几次跟村里人说过,不要再养蛇杀蛇,但暴利面前,谁又在意呢,但我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跟蛇有关的东西的。

这时外婆在外面叫我,我怕她担心,连忙将那条完整的蛇骨藏进床头柜里,然后把脏床单泡好,在外婆奇怪的眼神中,我只得硬着头皮跟外婆说我来大姨妈了,然后洗了个澡。

刚洗了澡出来,我娘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看着我先是一愣,跟着哈哈大笑,猛的朝地上一趴,可看着看着,她却突然大哭了起来,边哭边大叫:"阿舍,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她这样子,就跟昨天看到阿曼时一样。

"你娘这是怎么了?"外婆急急的从厨房出来,看着我道:"听阿得说昨天也哭了,怎么今天又哭?"

"这是好事吧,她认得我了。"看着哭得伤心的疯娘,我心里微微发暖,哄着她在桌子边坐下,可她却依旧哭个不停。

最后还是外婆低吼了她几句,她才不哭了,却看着我依旧抽搭个不停。

正吃着早饭,阿壮突然走了进来,只是跟前天相比,他脸色阴沉,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嘿嘿地笑道。

那笑十分怪异,就好像一条看着猎物的蛇。

"阿曼的蛇骨手串呢?"阿壮根本不顾我外婆叫他,声音沙哑的朝我道。

他怪异得很,可在外婆严厉的眼神中,我急忙去昨天的柜子里拿那条蛇骨手串,可一打开上了锁的柜子,那条手串已经不见了踪影。

"嘿嘿,找不到了--找不到了。"阿壮大笑着叫着,跟着转身就朝外跑。

我见他样子不对,跟外婆打了个招呼,忍着腿间的痛意追了出去,刚一出门,就见外面很多人朝一个方向跑,拉住一个平时聊得开的一问,才知道阿曼死了。

阿曼死了!

死在了自己床上,身伤到处都是刮伤的痕迹,屋内一股浓浓的蛇腥味,可她的脸上却带着笑。

那种满足而又快乐的笑,映在她那死灰色的脸上,显得诡异无比。

只是她双手紧紧的握着,不知道抓的是什么,她娘哭得伤心,有胆大的村民过去掰开她的手。

掌心躺着一片带血的鳞片,有着彩色的花纹,已经扎入了她的掌心。

屋子里看热闹的突然静了下来,不知道是谁先离开的,大家似乎都带着惧意走了。

在阿曼娘大嚎声中,我跟其他人静静的退了出来。

大家没有急着回家,都在路边热烈的讨论着阿曼是怎么死的,怎么手里有着鳞片,会不会是被柳仙给看中了。

柳仙是五大家仙之一,可能是为了安抚村民常年捕蛇杀蛇的惧意,村子里流传着柳仙会自己下山寻找人类新娘,让人类新娘为蛇族产生蛇种。

以前村民会供奉柳仙,从村子里讨选女孩子送上蛇仙庙,任由柳仙带走,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因此丧命。

后来破四旧,加上封建迷信没这么强,这风俗才慢慢没了。

带着疑云朝着村长家走去,我还得确认阿壮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古怪了呢。

到他家,村长却说他没有回来,从昨晚出去就再没有回来了,他们一家子都在急着找他呢。

我连忙将他今天一早的古怪说了,当我提到那条蛇骨手串时,村长脸色也是一变,急急的问我那条手串在哪里。

又是蛇骨手串,我心底隐隐的感觉那条手串似乎不同,看了一眼村长家餐厅门口挂了一墙的蛇骨手串,我摇头道:"不见了。"

村长脸突然一沉,朝我严厉地道:"阿曼戴过那条蛇骨手串的事情,你千万别说出去。这事算阿伯求你了,阿伯欠你个人情。你先回去吧!"

跟着他就叫家里人急急的去找阿壮了,看他的样子,似乎十分着急。

我听他话里话外,隐隐的感觉有点不对劲,似乎阿曼的死还有阿壮的失踪都跟那条蛇骨手串有关连。

但他们急着去找阿壮,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可退到村长家门外时,墙角背阴的大树下,是村长家养蛇的蛇屋,我听着里面嘶嘶的响个不停,那些被喂养着的肉蛇好像十分狂躁。

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蛇腥味,我强忍着惧意,慢慢的靠近气孔。

平时到这地方,我都是三步并两步小跑的,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似乎有什么告诉我,一定要看一眼,就看一眼。

我将眼睛凑在气孔上,朝里张望--

村长家的蛇屋是用黄泥和稻草制成的,据说土气重、藏得住湿气才能将蛇养好,从我爹的饭店倒了之后,村长的蛇羹店做得最大也最出名,所以蛇屋也建得大,还经常供应外面的饭店。

眼睛在蛇屋里面打着转,只见无数的肉蛇在蛇屋里翻滚,特意埋的树干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蛇,全都张大着嘴,嘶拉着蛇信,对着一个地方惊恐的叫着。

我顺着它们对着的地方望去,只见阿壮就这样坐在蛇屋里面,他周围一两米内没有一条蛇,可他手里却抓着一条跟他胳膊一样粗的过山峰,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嘴里用力的咀嚼着什么。

那条黑色的过山峰身上鲜血淋漓,正中已经被咬了好几个口子,露出森森的白骨,可在阿壮手里,它努力扭动身子,却怎么也逃脱不了阿壮的手。

它张着嘴,想咬阿壮,可嘴张得大大的却怎么也不敢下嘴,甚至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嘿嘿!"阿壮将嘴里的东西吞下去,抓起过山峰,猛的咬了一口。

过山峰痛得不停的扭动着蛇尾,却被阿壮死死抓在手里,其他的肉蛇看着阿壮张嘴呲牙发出尖悦的叫声,可声音带着的全是惧意。

阿壮将蛇肉连皮带肉的吞进了嘴里,鲜红的肉慢慢的涌出,顺着他的嘴角流下。

那样子,哪里还是那个腼腆的壮硕少年,明明就是一个怪物。

猛的,阿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眼朝我这边看来,双眼急骤收缩,那双眼睛居然如同蛇眸一般变得细长--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