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七妹她娘以前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美人,可她爹长得一般也不是很争气,所以她娘经常跟人乱搞,后来有一天她娘的尸体被人在牛棚里发现。

据说身上一丝不挂,下面还被人塞了根胳膊粗的木棍,这是丑闻,七妹她爹也不好追究,只是将尸体拉回去,隔天就上山了。

那时七妹才八岁,却已经懂事了,经常被村里的小孩子追着骂野女表子生的贱种。

所以她一直很胆小,经常跟在阿壮和阿曼身后,从不穿短袖,稍稍露点肉,都会被她爹打骂,从来不跟我们做下河游泳洗澡这些事情。

可现在,她却抚着村长的腰下,扬着脸问他要不要跟他交尾,这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七妹了。

我扶着外婆,不顾身后村长压着怒意喘息,径直朝外走。

"嘿!嘿!"七妹得意的笑声传来,跟着就是村长低吼声。

我走到墙角,回头一看,却只见七妹那两条白花花的腿闪进了村长家的蛇屋,里面的肉蛇传来了惊恐的嘶叫声,还有着咔咔的断骨声传来。

"阿舍,阿舍--"外婆也听到了肉蛇的低叫声,迷糊的拉着我的胳膊,绝望地道:"我死后,你马上将我的尸体烧了,将家里所有的油浇我身上一块烧了。"

"外婆,不怕的。不怕!"我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外婆也是怕自己变成跟七妹一样吧。

"阿舍,我的钱都在柜子里,你带着你娘走,留点钱给你弟弟就行了。"外婆握着我的手,气若游丝的按排着后事,说到最后,却跟我娘一样,低喃着:"阿舍,阿舍,是外婆害了你,是外婆对不住你。阿舍,你恨我吧,恨我吧。可我是真舍不得你啊,阿舍。"

有水声滴落在地上,外婆已经嚎嚎大哭,我紧紧的抱着她,不停的安慰她没事的。

回到家里,我娘已经在院子里的凉椅上睡着了,我扶着外婆在竹凳上坐下,将拿到的蛇骨给外婆看,告诉她只要喝下这蛇骨泡的雄黄酒,她就没事了,就会好好的。

"蛇骨?这么大的蛇骨?"外婆喃喃的看着我掌心的蛇骨,双眼昏花,胡乱的说着我听都听不懂的话语。

我当着她的面,将蛇骨泡在雄黄酒里,然后从灶上打了热水给她洗头清理伤口。

她说要洗澡,她身上脏,我一个劲的安慰她,只要喝下蛇骨雄黄酒就好了。

"阿舍,这蛇骨是那条蛇的对不对?洞里那条蛇的?"外婆却猛的站起来,浑浊的眼里冒着精光,朝我哈哈大笑:"它终于死了,它终了。阿舍,是谁杀了它?"

我有点迷茫的看着外婆,不知道她说的那条蛇是不是柳仙,连忙低声的哄她,让她先去睡,等明天早上再洗澡。

"阿舍,那条被关的蛇终于死了?是你杀了它对不对?"外婆却突然亢奋无比,拉着我手不停的大笑。

我被她说是一头雾水,她却低哼着歌要说去洗澡,我怕她出事,说帮她洗,她却瞪我,说我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害臊。

说这话时,她情绪已经稳定了,伸手摸着我的头,眼里带着慈祥的光芒。

我帮她打好水,将干净衣服放进去,帮她关好门。

出来后,我娘在凉椅上翻了个身,低低的说着梦话。

这已经是后半夜了,凉气上来雾水重,我进屋拿了薄被,一出门,却见七妹她爹双眼泛着绿光靠在门口。

他脖子上鲜血淋漓,那些已经长出来的鳞片明显是被他生生拔了,被咬的伤口翻开着,露着里面鲜红的肉还有着继续朝外长的蛇鳞。

双眼却不是变得细长,双腿上都是伤痕,可他却依旧努力靠着墙站着,见我出来,眼里闪过精光的看着我道:"阿舍---"

阿壮发疯时的样子我是见过的,我有点害怕的朝后退了一步。

"你别怕。"他声音发沙,连忙朝后退了一步,让我放心:"村长被七叔公他们坑了,他们用对付你外婆的方法,将他身上绑了肉蛇丢在树下面,阿壮将他咬死了。"

我听着这话,手里的薄被一松,就掉在了地上。

村长被阿壮咬死了,还是用对付我外婆的法子,这是为什么?难道就因为那些蛇种?

七叔公他们为了不让村长阻止他们养七妹肚子里的小蛇,所以将村长弄死了?

难道养蛇的挣钱,比人命更重要?

七妹她爹慢慢的走过来,伸手捡起薄被,展开轻轻的盖在我娘身上,双眼在她脸上打了个转,然后就靠着凉椅坐在地上:"我知道你有本事救你外婆,我只是想求你救救七妹,她是个可怜的孩子,我没有带好她。"

我生怕他对我娘做什么,紧紧的绷着喉咙不敢说话。

"阿舍,你别怕。"七妹她爹用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硬生生的扯下一块肉,痛得他咝咝大叫,又用手摸着伤口,将那两块长出来的蛇鳞连肉一块拔掉,这才清醒了一点:"你娘跟我从小一块长大,我对她---"

他转过头,看着我娘笑了笑,然后朝我沉声道:"我在镇上有套房子,是用以前卖蛇的钱买的。钥匙跟其他东西都放在床下面的木箱子里,你帮我带着七妹去镇上,再也不要回村子里了。"

"可七妹她变成那样了,而且她手腕上那串蛇骨。"我急忙开口。

他却只是摇头苦笑,然后猛的转过头,看着墙角。

只听到啪啪的声音传来,几条肉蛇被人丢进了院子里,跟着许多肉蛇从院门口的蛇皮袋里爬了进来。

他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啊,我连忙拿着东西去赶肉蛇,却听到墙头"嘶嘶"的响声传来,只见体形硕大的阿壮趴在墙头,吞吐着蛇信,泛着精光的呢着我,两条明显变长的腿在墙上沙沙的扫着。

我吓得后退了一步,不明白村民为什么要引阿壮到我院子里来。

可转念一想到村长都被七叔公弄死了,那就是说,想养蛇的那一派占了上风,但他们靠的不是我这个供给柳仙还回来的蛇娘子,而是七妹。

他们怕蛇仙庙里那条被他们关了十八年的大蛇,所以他们想引着阿壮来找我,让阿壮跟柳仙两败尽伤。

人心一旦恶起来,真的比蛇还毒。

我双眼看着阿壮,小心的一步步的后退,这些蛇对我一直有着莫名的兴趣。

"嘶。"刚退出没两步,阿壮猛的就扑了过来,两条已然变长的腿朝我扫了过来。

我大叫一声,正要抬手腕叫白水帮忙,却听到身后沙沙作响,七妹他爹双腿一扫就朝阿壮扑了过去,跟他厮打在了一块。

"阿舍。"我娘被惊醒,抱着薄被带着哭声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却没有时间安慰她,抓起着扫把,飞快的将爬进院子里的肉蛇,一条条的弄出去,幸好肉蛇并不是很凶狠,被扫把勾着,也只是轻轻的扭动。

等我将肉蛇全扔出去,阿壮和七妹她爹已经缠斗到了院子外面,明显七妹她爹引着阿壮朝外翻滚。

四周除了他们俩嘶嘶大叫的声音,静悄悄的,那些朝我家扔肉蛇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附近看着。

我娘抱着被子跑出来,朝我大哭道:"阿舍,你外婆呢?外婆呢?"

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想法,外婆洗澡洗了挺久的啊,怎么一直没有动静。

连忙带着我娘朝院内走,敲了好几次门,里面没有半点声响,我急得用力撞开澡堂的门。

就见一双挂着的腿在我面前晃荡着,外婆衣服完好,连头发都梳得整整齐齐的。

却已经上吊自杀了---

绝望瞬间将我淹没,我只听得到我娘大叫的声音,泪水却已经迷蒙了我的双眼。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