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听到铁门复又被关上的声音,四周一片漆黑,绑在我身上的肉蛇嘶嘶的大叫着,洞顶时不时有水珠滴落。

石洞里阴冷的气息让肉蛇很是兴奋,就算是绑在我身上,依旧不停的扭动。

我连呼吸都不敢,竖着耳朵全身紧绷的听着四周的动静。

嘴里塞着的东西没有被拿出来,我想叫白水依旧叫不出来,据他说,七妹可能为了保全肚子里的蛇种也跑到蛇仙庙来了,可她会在哪里呢?

还有那个传说中,需要供奉人类新娘的柳仙,他会出来吗?

等待我的又是什么?

沉静了许久,我紧绷的神经因为阴冷而松散,突然听到远处沙沙的声音传来,还有着嘶嘶的怪声。

浓浓的蛇腥味扑鼻而来,绑在我身上的肉蛇开始奋力的挣扎,似乎连它们都感觉到了危机。

身上不时传来被咬的痛意,肉蛇为了逃命不停的撕咬着我。

"嘶!"突然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在我脸上滑过,然后一个低低的怒吼声传来。

漆黑的石洞里,我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感觉到那条蛇信从我的脸上慢慢的滑到脖子上,开始它似乎带着怒意,可慢慢的却又平静了下来,最后竟然重重的喘息着,似乎开始变得兴奋。

我身上的肉蛇被扯下,我想应该是黑暗在的那条大蛇将肉蛇吞了下去。

然后粗壮的东西慢慢的缠住我的腰,生生将绑我的绳子扯断,有什么细细的东西顺着我的小腿一路朝上。

这种感觉十分熟悉,白水对我的第一晚就是这样的。

无限的恐慌将我淹没,我不知道原来村长所说的救大家,就是将我献给柳仙。

可柳仙被关在石洞里,村里作恶的根本就不是它啊?

为什么又要将我献给它?

献给柳仙的女子,从来没有走出过蛇仙庙的,她们会被下了蛇种,跟阿曼一样,让小蛇从体内爬出,然后她们的尸体会变成小蛇最先的食物。

心底慢慢的变得绝望,我想我再也救不了外婆了,因为我再也走不出这石洞。

沉重的蛇身压在我身上,浓浓的蛇腥味几乎将我淹没,我喘不过气来,却依旧听到蛇信不停的嘶啦声,似乎这条大蛇无比的兴奋。

尖细的蛇尾已经撩到我大腿,戳得我腿根生痛,我慢慢的闭上了眼,脑中全是阿曼浑身赤裸满是伤痕,以及一条条小蛇从她体内钻出的样子。

突然左手腕上尖悦的痛意传来,白水低淳的声音传来:"你应该闻到我留下的味道了,却还是想染指,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吗?"

"嘶!"身上猛的一轻,跟着有什么重重落地的声音,夹着骨头被拉扯的嘎嘎声。

然后一双冰冷的手将我从地上搂起,飞快的把我身上的绳子和没被吃完的肉蛇扫开。

"没事了,别怕,我来了。"黑暗中,白水将额头与我相抵,将我嘴里的东西拿开,双手紧紧的搂着我,朝我沉声道:"只怪你对蛇族吸引力太大。"

绝处逢生,我张大嘴重重的喘着气,身子软瘫在白水怀里,几乎带着哭声道:"白水--"

"嘶!吼--"石洞中低吼声传来。

白水却不管不顾,搂着我慢慢的朝外走。

"她是村民献给我的。"一个沙哑而且吐词不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柳仙十分愤怒地道:"十八年前她就应该是我的。"

"现在她是我的女人。"白水猛的顿住脚,紧紧的将我推在一边,靠着石壁,沉声安慰道:"你等一会。"

我只感觉身后空,然后砰砰的声音传来,好像有什么被不停的拍打在地面上。

"走吧。"我还没听明白是什么声音,白水就已然走到我身边,伸手将我搂住。

铁门明明是从外面被锁住的,可白水却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重见日光,我双腿几乎发软,双手紧紧的扯着白水的衣服才没让自己滑倒。

白水扶着我在地上坐下,自己却静静的站在蛇仙雕象前,看着上面那条盘旋扭转的大蛇。

那大蛇是木雕而成,栩栩如生,蛇头昂起大张着嘴露着尖悦的獠牙,颈上鳞片森森竖着,似乎在发怒要冲天而起,连蛇身上的鳞片都一块块的雕得十分有层次感。

他盯着看了许久,我望着他的背影一直不敢说话,过了许久,我才站起来,将怀里那个他让我送到蛇仙庙的大蛇递给他道:"放在哪里?"

"你还记得啊。"白水转过身,脸上带着轻笑,将那被包成蚕茧般的大蛇拿了过去,随意朝大开的铁门里一丢:"你有看到七妹吗"

我摇了摇头,见他脸色缓和,沉吸了口气,才试着开口道:"阿壮身上长鳞片了,好像变成了一条大蛇。"

"嗯。"白水似乎并不关心这个。

心复又沉了几分,我慢慢的朝他走近几步,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几乎带着哀求地道:"我外婆被村长绑起来,被阿壮---"

后面的话,我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这事从一开始就处处透着诡异,村长和外婆明显知道一些事情,连七妹他爹娘都是知道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一开始就让我救了。

"你想怎么样?"白水伸手摸着我的脸,低下头,在我耳边轻轻的摩娑着:"让我帮你?嗯?"

"求你,救救我外婆。"我语气是从所未有的悲凉。

那条大蛇被抓时说,蛇性阴毒,可人阴毒起来,比蛇更让人害怕,因为人是吃蛇的。

"上次的条件是肉偿,这次你拿什么跟我换?"白水声音越来越沉,嘴唇因为说话,不时的碰触着我的耳垂。

酥麻的触感从耳垂边立马涌向全身,我想到上次在浴室里,他只是搂了我一下,我立马就软了。

蛇性本淫,大蛇成精迷惑人的本事可是大得很。

想想阿曼死后脸上那满足而快乐的笑,还有七妹青天白日跟那条大蛇在墙角扭缠,就知道他们有多厉害了。

我急忙推开他,飞快的后退几步,脸色发沉的看着白水:"我说让你帮我解决村里的事,并不是只指那条大蛇。"

"哦?我记得我们说的就只是那条到处下种的蛇。"白水挑眉,双眼里面风光流潋,朝我轻笑道:"交易归交易,我可不做亏本买卖。我答应你的已经做了,你答应我的,却还没有做到呢?"

我心猛的一沉,最先是我疏忽了,我以为村子里就只有一条蛇精,却没成想,下种的是一条,阿壮身上的又是一条。

还有那条不知来路的蛇骨手串,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条手串而起的,那蛇骨到底是什么的蛇的!

"这次我只要救我外婆。"我抬头看着白水,沉沉地道:"你既然呆在我体内,为什么--为什么--"

我咬着牙,双眼欲裂的瞪着白水,阿壮在外婆身上扭转缠动的样子在眼前闪过,心一阵阵的抽紧,痛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白水是藏在我体内的,他应该能看到外婆被阿壮--

可他为什么不帮我救外婆,为什么就这样看着?

还在村长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狠,这样逼我!

所以这次我只要救外婆,村长既然从来不顾我们的生死,我又何必太过圣母,去救他们呢。

"好。"白水又慢慢的靠了过来,却并未贴近我,只是沉声道:"只要你将上次的交易兑现,救你外婆,当是我额外的帮忙。"

说着,他缓缓的抬起手,似乎在等我投怀送抱,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道:"既然这是交易,就得你主动一些了,我也想享受一下。"

"你--"他话十分露骨,我心里几乎抓狂,现在想着外婆,我怎么会有心思做这个,瞪着他道:"你帮我救了我外婆,其他的事情我绝不反悔。"

"没有你反悔的机会了。"白水突然脸色一沉,伸手一把将我搂住,唇猛的就压了过来。

微凉的唇带着湿软,有点凉,跟着有什么飞快的渡了过来。

我想挣扎,却发现自己身子已经发软,白水的手飞快的在身上游走,瞬间将我的衣服剥了下来。

身子被放在冰冷的石头上,白水俊朗的脸慢慢的靠近,两具身子交缠在一块,我意识开始沉沦。

就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似乎看到祭台上,那条木雕的大蛇似乎动了一下,蛇身扭动的朝前拱了一拱。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