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在无尽的欢愉中沉沦,周围都变成了苍茫的白色。

等我再次清醒过来时,就见白水依旧端坐在那蛇象前,静静的看着那座木雕的蛇象,通往后面石洞的铁门他已经关了上。

我身上除了酸痛,以及许多青紫交加的痕迹之外,倒也没什么不舒服,白水更甚至帮我将衣服都穿好了。

"怎么救我外婆?"这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村里的事情,自然有村长去操劳。

而我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真的是任人宰割,外婆在时她还会护着我,外婆不在,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白水慢慢的转过身,手里捏着一节白色的东西,递给我道:"你见识过蛇骨雄黄酒的厉害了?"

那坛酒,是我外婆用跟我一块出生的蛇骨泡的,而那条蛇骨在罐子里泡了十八年,依旧活着,还跟白水十分亲昵的样子。

"你将这节蛇骨,用雄黄酒泡一晚,明天一早给你外婆喝下,全部。"白水将那节蛇骨递给我,朝我沉笑道:"我们第一笔交易算是两清了,我就不陪你去了。"

说完,他脸上的笑越发的明媚,伸手摸着我的脸,然后慢慢的凑了过来,与我厮摩着:"你要小心哦。"

终非不是同类,我心里微微发沉,却知道这个世界只能靠自己,握了握手里那节几乎有我掌心大小的蛇骨,朝他点头致谢,转身就朝庙外走去。

"这个给你吧。"走出两步,身后白水突然沉叹了口气,伸手朝我手腕轻轻一点:"这条蛇骨能给我传信,如果你有事,可以找我,但我的原则你是知道的。"

一条蛇骨顺着白水的手指朝我飞了过来,静静的缠在我手腕上。

这跟前两次见过的都不同,这条蛇骨细了许多,虽然首蛇俱全,却没有獠牙,缠在我手腕上,还朝我蹭了一下。

我转头看着站在蛇象下面的白水,光线阴暗不明,连同他的脸,我也看不大清楚。

只是在我转过头时,那座蛇雕象似乎慢慢的昂起头,朝我看了过来。

出了蛇仙庙,我一路想着怎么跟村民解释,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村子里不能再住了,那串蛇骨手串和七妹都没有找到,阿壮的病看样子迟早会化成一条人形大蛇,被他咬过的都会长出蛇鳞。

蛇仙庙在山沟沟里,我一直走到了半夜才回到村子里,一入村子,四处都是雄黄味,还时不时有拿着勾子叉子的人走过,我避开那些巡逻的人,就急急的朝村长家里去了。

到村长家门外,却见里面灯火通明,墙角洒的雄黄厚的都能用眼睛看到了,门大开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我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里面有人大吼道:"就算将阿舍供给了柳仙,阿壮身上的蛇怪也还没有解决,我们最多能从里面拿到蛇种。除非----"

听到这里,我心猛的一痛,原来我被供给柳仙,也就只是配种的作用,根本就不能救外婆。

"你疯了?"不知道是谁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声音却刻意压低:"你想放柳仙出来,当年的事情你忘记了吗?"

"当年如果不是--"最先说话的那人说到一半,猛的顿住了,似乎也带着惧意,却依旧嘴倔地道:"我们村子里世代供奉柳仙,蛇仙庙里面那条都供了这么多代人了,给我们配了多少蛇种啊?你们说关就关,现在柳仙不再庇护,外面的蛇怪来闹事,你们居然还只想着配种。"

"不配种你想饿死?"跟他斗嘴的那个人冷哼,低声道:"反正我不管,等几天阿舍孵化出来的小蛇被吃光了,我就引小蛇种。"

"都给我闭嘴!谁都不准去捉小蛇,当年那些蛇种控制不住,出了多大的事你们忘记了吗?等明天一早,我就会去找到铁门,放出柳仙,求柳仙看在我们供奉了阿舍的份上,庇护我们。"村长声音里夹着怒气。

我突然明白了,村子里的人分成两派,一派只记得怎样养野生蛇来发家致富,一派是村长这种记得十八年前惨状的人,只想着怎么安稳渡日。

这也是为什么村长知道阿曼死后立马强压烧了她的尸体,而村里一些人见群蛇灭火后,还想着从阿曼体抓出小蛇来养。

人心皆利已,村长想放出柳仙,怕也是为了救他的独生子阿壮吧。

我轻轻的敲了敲门,慢慢的走了进去,不顾这些人眼里的惊色,静静的盯着村长:"把我外婆还给我。"

"阿舍--"村长一脸的惊色,站起来都有点晃:"你--,你居然自己出来了?"

"柳仙也出来了。"我学着石洞里那条蛇一样,声音低沉而又平板地道:"它就快下山了。"

"啊!"那些想着养蛇种的立马脸色发白。

村长脸上闪过矛盾的光芒,却依旧轻声朝我道:"那铁门你们是怎么打开的?"

"柳仙自己打开的。"我声音依旧平板,却刻意将戴着蛇骨的手腕朝村长伸了伸:"我外婆呢?"

我手腕一伸出去,那条蛇骨似乎被惊醒,在我手腕上转动了一下,慢慢的昂起头,又空洞的眼盯着村长。

"蛇骨--"村长猛的后退一步,朝旁边的人道:"快将姑婆扶出来,快。"

扶?

我想着昨天他生生打晕外婆,在她身上绑蛇拖着她扔在阴湿树底,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阿壮欺辱时,他怎么不记得这是他姑婆。

"阿舍。"村长笑昨慈祥的走了过来,朝我轻声道:"柳仙已经认同了你,你以后就是我们村里的蛇娘子,你看能不能借你手腕上的蛇骨,给我们泡点酒,毕竟阿壮和七妹他爹那样子你也看到了,我们得救他们。其他的蛇精蛇怪,柳仙出来了,自然由柳仙解决。"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打着这个主意,想着救他的宝贝儿子。

"柳仙会解决。"我直视着前面,一个字一个字的朝外蹦。

这时有人扶着外婆出来了,她头发散乱,后脑的头发更是贴合在头发上,明显村长他们一直没有给她处理伤口。

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学着阿曼和七妹走路的样子,腰身扭动得跟要断了一样,走过去扶着外婆,不顾身后众人吸气的声音,扶着外婆不紧不慢的朝外走。

外婆这时似乎有点迷糊,说不出话来,双腿打着颤,几乎是被我架着朝外走。

等我走到门口,却只到一个低低的笑声传来,跟着就见一双白得耀眼的手掰着墙,手腕上套着一串森然的蛇骨手骨,正轻轻的晃动着。

然后"唆"的一声,一具白花花的身子顺着手上用力就从墙角窜了出来。

"阿舍--阿舍--"那人从墙角窜出来后,抬着一张阴森惨白的脸,吐着舌头朝我嘶嘶的叫道:"你身上蛇腥味好重?是跟了柳仙了?"

七妹依旧光着身子,双腿就好像蛇尾一样在地上扫动,她脸上五官有了明显的变化,细眼尖腮,原本坚挺的鼻子似乎也在朝里缩。

见到我似乎很兴奋,原本趴在地上的她,就这样直直的昂起了上半身,朝我轻声道:"那你也是蛇娘子咯?"

也?

我听着这话眉头轻跳,却听到后面有着急急的脚步声,跟着村长冷着脸带着刚才屋里那些人跑了出来。

当中一心想着养小蛇挣钱的七叔公,立马笑着跑出来,朝七妹笑道:"蛇娘子,您来了。"

我心中猛的一动,原来他们没关门,就是在等七妹,怪不得七妹没有去蛇仙庙,是因为跟村子里的某些人达成了交易。

"嘶!"七妹斜了我一眼,惨白的手轻轻的扶过她已经隆起的小腹,然后嘶哑着嗓子道:"东西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七叔公立马点头。

村长却死死的拉着他,朝七妹道:"七妹,你好呆也算是村里人,你得为大家着想。将那蛇骨手串交给我们想办法销毁。"

"为大家着想?那阿曼是怎么死的?"七妹抬头,脸色森森的看着村长,慢慢的朝着村长爬了过去。

她双手如同灵蛇一般,顺着村长的双腿慢慢朝上缠,一直到他腹下,双手轻轻的撩动:"听说阿壮已经交尾了,你说我要不要跟你也交尾试试?"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