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有了卖身契的人,上班自然没资格迟到。

季筱保持着不低的车速,直接开到景氏集团的停车场。

二手POLO停在一堆中档车之间,格外地扎眼,她还没来得及下车,外面突然大雨如注,淋了个天地变色。

更糟糕的是,车里没伞。

出去被淋成落汤鸡,说不定连景氏的门都进不了就会被轰出来,可现在回去拿伞,绝对来不及……

她焦躁地看着窗外的雨势,祈祷它能变小一点,可上天显然没有听到她的祈祷,连挡风玻璃外都已经是一片模糊。

一筹莫展之际,车门倏地被人从外面拉开。

景墨弦撑着一柄黑伞站在她的车旁边,"出来。"

季筱诧异,看着他身后那辆黑色的路虎,"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想看到我的人上班第一天就迟到。那样会让其他人怀疑我选人的专业性。"

他说出我的人三个字的时候,季筱心脏轻轻缩了一下。

可见他一脸坦然,她也没有办法再想歪。

没时间犹豫,她抓起自己的包站在了他的雨伞下。

车门被景墨弦合上,他抬步往前走,季筱连忙跟上。

伞下空间狭小,她垂在身侧的右手总是避无可避地擦到他的大腿外侧,即便隔着顶级的西装裤料,她还是能感受到那肌理分明的腿部线条。

昂藏,而充满了男性的力量。

下意识地捏了捏手,指甲快要刺破掌心,她强迫自己忽略掉这种感觉。

可还没成功忽略,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只大掌。

那手指修长,骨节雅致,掌心有缠枝缭绕,是他的右手。

季筱心里惊了一下,连忙摇头,"不用扶,我自己会走。"

景墨弦低笑一声,"你很期待我牵你手?"

"哪有!"季筱猛地抬头,一双星眸睁得老大,像是在证明自己没有任何杂念一样,"是你自己先伸手过来的好不好?!"

"嗯,我只是想问,你叫季xiao?"

"是。"

"是少不晓事的晓,还是小心翼翼的小?"

季筱涨红脸,少不晓事?小心翼翼?!

他分明就是在揶揄她!

她气鼓鼓地别开眼,"无可奉告!"

"你是我招进来的人,我总得给人事部打声招呼,把你的合同做出来。"他说的再自然不过,大掌又往她眼前凑了凑,"名字。哪个xiao?"

季筱咬了咬唇,这样的理由她没道理粗暴拒绝,只能伸出之间,在他的掌心中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名字。

她指尖微凉,落在他温热的掌心之中,像是放入了一团带着阳光的云朵里一样。

那热度丝丝缕缕地钻进她的皮肤,顺着血流刷地传遍四肢百骸。

她的耳垂,又热了起来。

飞快地写完,她收回手,"是风含翠筱的筱!"

"嗯。"他淡淡应了一声,面无殊色地收回自己的手垂在身侧,"到了。"

"谢谢,再见。"

季筱顺利走进大门,大堂的挂钟咔哒一声,正好指向八点半。

............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