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季筱手一抖,汤勺咚地一声砸进碗里。

陆国山一脸激动,"筱筱可是我当年的得意门生,京州许多大项目她都有参与过。得过很多建筑设计类的大奖!"

景墨弦挑眉,"是么?"

"她一定可以胜任的!"陆国山此举可以讨好大儿子,又能帮小儿媳妇解决工作问题,可谓一举两得,他求之不得,所以语气也热络起来,"来,筱筱,反正厨房汤还没好,你带墨弦去书房看一下你的那些奖杯和过去的作品!"

季筱:"……"

她想要拒绝,可景墨弦已经起身,十分绅士地对她微笑,"可以吗?"

…………

书房的门被关上,季筱看着那个立在书柜前接近一米九的男人,"景墨弦,你什么意思?"

景墨弦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些奖杯上收回,"你是在说,我没有按照你的那句'假装不认识'做吗?"

季筱被噎了一下,"我不会去景氏,更加不会再想见到你。你跟我公公说,我的设计风格不适合你们公司。"

景墨弦双手插回自己的西裤口袋里,沉步地走近她,"季筱,你这是在命令我?"

他目光冷凝,她被刺得不自然地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就业自由,我有我的选择。抱歉。"

景墨弦垂眸,她身高有一米六八左右,他这样看下去,刚好看到她头顶的两个小发旋儿。

两个发旋,代表倔强。

他轻笑,俯身猝不及防地凑近她的耳边,低沉地开口,"季筱,为什么你要想歪?我只是……求才若渴……"

温热的气息像小刷子一样刷过她的耳垂,酥酥麻麻的带着电流。

季筱在听到那个渴字的时候,下意识地伸出粉色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唇瓣。

"你知道能进景氏的设计部意味着什么吗?是挑战还是机遇,看你怎么想。至于你我,昨夜的事……我已经忘记。"

他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徒留季筱一个人站在房中,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好烫!

…………

一顿饭吃下来算不得宾主尽欢,可也绝对和气。

陆国山开了许多年前封存的茅台,一杯接一杯地喝,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

景墨弦拿着小瓷杯在旁边浅酌着,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轻点在杯沿上,却像鼓点一样打在季筱心口。

熬了许久,终于散席。

景墨弦起身,将一张烫金的黑色名片留在桌面上,"我改日再来拜访。"

送走了景墨弦,陆国山拿着那张名片,珍而重之地塞进季筱手中,"景氏可是大公司,你去了要好好表现!筱筱,我相信你的能力!"

季筱捏紧那张名片,看着亦师亦父的陆国山,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老人走后,她才转身将那张名片丢进了房间的垃圾桶内。

京州的建筑公司那么多,她就不信没有她季筱的容身之地!

...............................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