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于道人的这句话让我惊骇不已,光是想想那副画面就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只吃掉头反而更加可怕,于道人告诉我,半截缸是介于鬼和怪之间的一种怪物,说它是鬼怪,倒不如说是活尸。

经过于道人这么一说,我仿佛明白了,那不就跟传说中的僵尸一样吗。

果然,于道人颇为担忧的又说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半截缸就不止一个了。"

加上村子唯一的路又被封了,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那个背后炼制半截缸的家伙,是想灭掉整个村!

我心中哑然,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我彻底迷糊了,据我知道的情况,只有小玉才会对我们村有这么大的怨恨,但是小玉接二连三的举动,表明一切都跟她无关,那还能有有如此大的怨恨?

一股强烈不安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急忙问于道人现在该怎么办,要不马上去找那些女人问问,看她们究竟看到了什么。

于道人摇摇头,千万不可,闹不好,会害了那些女人。

紧接着,于道人沉思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盯着我开口说道:"既然一切都是因为小玉开始的,说不定找到她就能搞明白了。"

我一愣,小玉?

我忽然想到,昨天她在梦里告诉我的那句话,让我谁都不要相信,现在想想,跟我接触的也只有于道长,难道小玉是不让我相信于道长说的话?

可是,我实在找不到于道人害我的理由,反而他就像一个师傅一样,告诉了我许多东西。

"对了,道长,你曾说过鞋对床入洞房的事,能不能详细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想到这里,我又想到老瞎子教给我的法门,以及于道人说的话。

现在我多少也明白了,老瞎子应该是用这个法门让我和小玉结成夫妻,只不过是被娘无意中给打断了。

于道人沉吟了片刻,然后道:"我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让你们没有结成真正的夫妻,她现在很可怜,这一辈子只能做你的妾。"

啥?做我的妾?

我长大了嘴巴,这事儿未免太离谱了吧。

于道人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看来我猜的不错,那个法门,是娶鬼妻的法门,只要你们圆了房,她再跟你七七四十九日后就可以去投胎转世了,可惜,你并没有和她圆房。"

我说那会儿只感到害怕了,那里还敢跟她那啥啊。

于道人疑惑的道:"难道她没来硬的?正常人碰到这事儿都会害怕,所以女鬼都会主动用强硬的手段,一般的男人也反抗不了,你是咋从她手里逃掉的?"

我脸一红,小玉当然来硬的了,脱光衣服都扑上来了,要不是娘无意中把鞋子给我摆好,估计我肯定会被小玉给啪了。

我刚要把实情说出来,突然想到娘和小玉说的话,娘让我留个心眼小玉让我谁都不要相信,于是我改口说,"最后的关头给我吓醒了,她就没弄成我。"

于道人恍然道:"难怪,可惜了,对于她来说,第一次没弄成,以后就彻底失去跟你圆房的机会了,可你们又有了夫妻之礼,所以以后只能做你的鬼妾,连胎都投不成了。"

我惊讶的道:"那岂不是说我把小玉给害了!"

于道人摇头说那倒不至于,给她写一封休书就行了,只要你休了她,她还有机会再找个人,圆了房后就能投胎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总算还有办法解决。

既然一切都是因为小玉而起,于道人让我回去再问问小玉,看她知道不知道解决的办法。

于道人又说,他能暂时对付半截缸,可是找不到背后的那人,就无法彻底消灭,如果昨晚失踪的那些人也成了半截缸,连他也没办法了。

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下就说现在我就回家睡觉去,马上找小玉问问。

但于道人说这样不行,必须要在现实里找到她才行。

可我那里知道小玉现实里在那,她的尸体都不见了。

结果,于道人让我今晚去小树林,到了十二点,自然能见到小玉。

我问他跟我一起去么,我一个人有点儿怕,再说现在还闹着半截缸呢,万一碰到半截缸咋整。

于道人摸了摸八字胡,"放心,今晚我在小树林外守着,就算半截缸来了也不用怕,现在我还能对付的了。"

我想了想,既然现在连村儿都出不去了,那也只能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后,把背后那个人找出来才能解决村里的事了。

看来今晚,我必须得去小树林去见小玉了。

做出决定后,于道人又去找村长了,做为请来的先生,他现在得想办法稳住村民们恐慌的情绪。

我直接回了家,等待夜晚降临。

回家之后,我犹豫了下还是将晚上要去小树林的事告诉了娘,出乎我意料的是,娘这次反应很平淡,并没有慌乱的阻拦我。

娘只是叹了口气,说了句小心点儿便同意了。

天黑吃过饭后,于道人就来找我了。

这次他背上了个包裹,做好了应付半截缸的准备。

幸运的是,今天是农历十五,月亮特别明亮,不用照明工具就能看到路,有了明亮的月光,我心里稍微宽松了些,这样一来就不用害怕突然会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快到小树林的时候,我忽然想到:"道长,等下小玉出现了我也看不见她啊,你有没有牛眼泪啥的,给我抹点儿。"

于道人笑了笑:"电视里哪种抹牛眼泪在眼睛上就能看到鬼的方法是忽悠人的。"

说着话,于道人从包裹里拿出了两片树叶递给了我,"含在嘴里咬着,她一出来,你就可以看到她了。"

我拿在手里一看,两片很普通的叶子,但我看不出来是什么植物的,咬在嘴里麻麻热热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等到了小树林,于道人让我在曾经埋小玉尸体的地方等着,他会在外面守着,万一有啥不好的情况,大声喊他就可以了。

虽然我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这一会儿我还是感觉有些害怕。

小树林里除了槐树就是白桦树,一旦有点儿风,树叶便哗啦啦的作响,最吓人了。

不过我还是有点儿怀疑,小玉的尸体都没了,她真会在这里出现?同时我又有点担心,不知道小玉一旦出现了我该怎么面的她。

听于道人说的话,小玉被我害的不轻,现在连胎都投不成了,只能做我的鬼妾,不过我也想好了,等下小玉出现以后我就跟她商量商量。

看看能不能把她给休了,让她再找个人去。

时间距离午夜十二点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害怕,也期待。

当十二点来临的那一刻,我忽然看到前方一个红色的影子慢慢向我走了过来。

借着明亮的月光,我一眼认出她就是小玉。

很快的,小玉来到了我的面前,感觉她比梦里还要漂亮,鼓鼓囊囊的胸脯特别有女人味儿,我明明知道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可我仍旧感觉口干舌燥的,,心脏直扑通。

她似乎有些害羞,低着头不敢看我,也不说话。

我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但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身上一阵燥热,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一种原始的冲动瞬间淹没了我的脑海。

我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她的胸脯上,突然间,我感觉下身跟着火了一样,猛的一把抱住了小玉,拼命的亲她。

小玉好像也很激动,热烈的回应着我,她的唇软软的,冰冰的,正好能灭掉我身上的火。

然而我刚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感觉舌头一疼,然后就听到小玉哽咽的说:"不...不可以!你快醒过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