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清凉的夜风透过门缝钻进去,扑的桌子上的红烛明灭不定。

软纱红帐里人影交叠,女子伏在男人身旁,纤指在他胸膛游走,软软的唤着"王爷。"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刚将女子压在身下的男人惊得坐起身:"进来!"

"报告王爷,有人劫狱!"侍卫跪禀。

男人一手披上外套,红帐里的人影略显焦急:"结果如何?"

结果,是劫狱的人落网,罪犯未得逃走,听到回禀,男人似乎松口气,可劫狱之人的身份似乎勾起他的怒火。

楚漓被禁锢在别苑,整个院子黑漆漆的,没有灯火。

"放我出去,我要见王爷,王爷见王爷!"捶门声和嘶喊声响彻黯夜,楚漓在紧闭的门内疯狂捶打。

夜色似乎突然被火光划破,门外响起刘总管的劝解:"楚少君就安分点吧,梁楠背叛王爷难逃一死,您这样惹恼了王爷……"

他的话被楚漓粗暴打断:"梁楠绝无二心,他没有做对不起王爷的事,没有!我要见王爷,梁楠是冤枉的!"

"那……"刘总管略显迟疑,但还是开口了,"梁楠跟楚少君您的……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昏暗的夜色中,她红了眼睛,吐沫横飞:"那是个误会,我要亲自跟王爷解释!"

刘总管回头睃了睃站在暗处的颀长人影,那人影岿然不动,刘总管心下领悟。

"王爷不会见你,楚少君就在这儿说吧,老奴会代您转告。"

"那是个陷阱,梁楠半月前喜欢上一个女子,昨晚在竹林赴女子之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女子会跟我长的一模一样,我真的没有去,当时我在城北执行任务啊!"她急迫的解释,同时也非常困惑。

"呵!"门外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异常森冷,有点不像他,"果然跟梁楠串通一气,供词都是一样的,楚漓,你以为本王还会相信你吗?"

"王爷!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王爷,楚漓句句属实,是有人陷害我们,我和梁楠是清白的!"她拼命地晃门。

他决绝离去:"本王再也不想看到你!"

"慕容尧……慕容尧……不要走,你听我说……"

她的声音淹没在夜色里。

颀长的身影拐出了院门,立刻被迎面而来的女子挽住手臂:"这大半夜的作乱扫王爷兴致,真是讨厌,赶紧回房睡觉吧,当心受了风寒。"

"本王这不是来了吗?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跟了本王几个年头,自然要过来训斥两句。"

声音越来越远,楚漓顺着门一点一点的往地上跌下去,她蹙眉,眸子里泛出晶亮的水光,吃里扒外的东西?

"你们几个留下把人看好,出了岔子为你是问。"刘总管吩咐几句离开别苑。

为什么,为什么她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给她和梁楠安上"奸夫淫妇"的罪名,她跟梁楠在那期间根本没有见过面,何来奸情?

可恨的是,慕容尧对此坚信不疑,她和梁楠是他养的死士,从来都忠心耿耿,可是他现在要处死梁楠!

梁楠一直待她如亲妹妹,她怎能坐视不管?

刚才她孤注一掷去劫狱,见到了他,他说,那天晚上见到的的确是相貌跟她一样的女子,可世间哪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